Friday, August 26, 2011

选委会随口up,记者当秘籍

当我看到今天一些媒体报纸,
打上选委会“准备修宪接纳点墨”、
“承认点墨比生物识别系统问题少”等标题和内容时,
我不得不说,媒体的报道真是太“将之完美化”了。

当然,我不是说我们的媒体报导错误,
新闻里的内容完全属实,
所有摘录的对话,也的确是Abdull Aziz说的,
但是。。。要怎么说呢?总之,就是感觉“美化”了。

我昨天也在选委会汇报会现场。
整个汇报会约3个小时(印象中某媒体说的),
我只待了约一个小时多或两个小时就离开了,
所以我所知道的肯定不如其他媒体多,
但是凭着我在上半场汇报会的印象,
我要说,选委会主席简直就是在Bullshit.
(那真的是我的第一感觉。。。不好意思。)

从他一踏进汇报会现场,
一副“我听说今天主要是向国外媒体汇报”的模样,
再加上现场投映的ppt。
我的感觉就是,汇报会的主要目的,
就是要反击所有Bershi的指控和诉求,
希望借此机会,重塑选委会乃公平和独立的形象。

可是,他的整个汇报,
又是如此地。。。差!

“轻浮”、"saiko"、"吹水"就是我能想到的形容词,
整个演讲过程,他的言语用词,虽然不时逗得记者哄堂大笑,
但是令人感觉非常不专业。
例如:
“他们说有两个很相似的名字,前面这位记者,你叫什么名啊?”
“Mastura....你们应该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Mastura啦~”
“也有人叫kampung baru啦~”
“有一百多岁的选民?要知道,没有死亡证明书,我们不能随便乱删除选民的。。。”
“警察军人有两个证件号码,有时候登记时,忘了删除原来的。。。”

注:以上说词全是依我印象中而记录的,
内容可能跟现场说的有出入,
但是重点不是他说了什么,
而是他的整个言语用词、态度,
根本就不是一个选委会主席应有的,
他的态度让人觉得,
他丝毫不觉得选民册出现可疑选民是件很严肃的事,
也没有郑重表达选委会在这类人为疏忽的错误上怎么改进,
就只是“有时候。。。是酱的”来敷衍了事。

至于媒体所报道的“考虑点墨或生物识别系统”一事,
更是。。。我不知道要用什么字眼来形容
有些“过分诠释”,但又没有那么严重。

Abdul Aziz一开始就有透露,
Bersih投诉那么多,
所以他们就推出了一个更好的biometric system。
然后提及点墨制,就诸多推搪,
“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点墨的。。。有人皮肤敏感。。。”
可是他又不敢直接说反对点墨制,
于是就说“我们会考量”。

于是记者就顺着问:“那到时会提呈国会?”
他也“随意”回答,“我们会探讨,看那个比较好,或者两个同时进行。。。”
我听了简直要吐血!

试想想,你投票后,
走到一个柜台,
“小姐,你要点墨,还是scan finger print?”

这样的选委会,
我真得要说,我对他们彻底失望。
他们连“假扮中立”都不会。

会特意写这篇感想,
是因为觉得很“感慨”,
看他讲是一回事,读新闻又是另一种感觉。
要说记者写错了吗?又不是。
可能要怪记者文笔太好,竟然将如此“saiko”的话,
写成了堂堂一个主席推动改革的宣言,
而且有的还上头版。

我从友人面子书的帖子看见类似
“bersih成功推动选委会改革”的感言,
要跟大家说,
如果你在现场,
你就会感觉到,
他真的是“在up”罢了,
千万不要认真听。









Wednesday, February 2, 2011

新年数来宝2011

恩怡自创数来宝,一年一首不会少。
但是今年忘记了,还好欣怡向我要。
想想今年真是糟,东西起价钱变小。
纳吉短讯更好笑,一个大马骗选票。
我的家人更烦恼,淹水制水一起到,
新年不能到处跑,只好在家火气冒。
虽然现况很糟糕,还是祝你财运高,
求求大家行行好,来年快让国阵倒!

*哎哟,差点就忘记了,还好欣怡传简讯问我,不然忘了我一年一度的数来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