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7, 2010

好一部赌球闹剧


细细回味我国赌球合法化这个课题的演变,真不得不说它和港剧的高潮迭起不相上下,剧中人物的情绪与立场转变让人出乎意料,实在满足了观众追看剧情的基本欲望。

首先,在世界杯开打前就已有消息传出,我国著名企业大亨陈志远将赶上世界杯热潮,让大马子民有机会合法赌球。而这项传闻也在5月12日获得证实,成功集团当时声称将收购重新获颁发赌球执照的爱胜阁公司的70%股权,成为大马唯一拥有赌球执照的集团。

此后,反对声连连,除了在野党声讨政府不曾咨询国会下议院就仓促通过赌球合法化之外,许多非政府组织也和在野党联手成立“人民反赌球运动”(Gerakan Rakyat Membantah Judi)准备和政府在这项课题上展开战役。

这项运动获得了民联政府全力支持,雪州八打灵再也和槟城更成了首个全面禁止赌球活动的地方政府和州属。吉打和雪兰莪也紧随在后,势必和中央政府抗衡到底。中央政府在消息公布后的首2个星期里,还对这项反赌球运动不闻不问,只有区区一个马华雪州公共投诉局主任汤木,促请民联不要立下州政府和中央政府搞对抗的先例。而成功集团主席陈志远也在6月5日宣布将捐出5.25亿令吉,来舒缓反对赌球合法化的声浪,不过同样不讨好。

一直到6月8日,赌球合法化消息传出的大概1个月后,首相纳吉才表示,原来政府不曾发出赌球执照,一切尚在收集意见中。财政部副部长林祥才也呼应首相的说法,表示政府仅是发出“批准信”而已。

剧情就在这里急转直下,陈志远也开始看着煮熟的鸭子快要飞走了。本来只是赞成与反对的争论,开始涉及金钱的亏损。首相这么一讲,成功集团的股价立即狂泻19%,持股的民众看来也只能喊冤。

成功集团是否涉及发放假消息,误导投资者?赌球执照到底发了没?这就是该剧中悬疑之处。

正当观众还在思考政府要如何诠释和包装赌球合法化来说服群众接受赌球合法化时,前首相马哈迪和马华也加入战围,力挺赌球合法有助抑制地下赌球运动。新闻、通讯及文化部长莱士雅丁更声称赌球合法等于承认非回教徒权益。
而另一边厢,柔州和砂州巫统却出乎意料地和国阵政府唱反调,表示反对赌球。到底赞成还是反对,观众此时还是一头雾水。

终于在6月25日的巫统最高理事会上,纳吉宣布巫统议决取消发放赌球执照。在马来西亚,巫统等于政府,政府等于巫统,它们党政不分,反正最终大结局显示政府已经无限期展延发出赌球执照。

结局一出,大家终于松了口气,闹剧终于看完了。不过,谁说不会有下集呢?毕竟,陈志远那一单还没有解释清楚呢?

*此稿也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

Wednesday, June 9, 2010

如果宣誓就任的是再益


在过去两场补选中胜出的两名候选人,即诗巫国会议员黄和联以及乌鲁雪兰莪国会议员卡马拉纳登,终于在本月7日走马上任。对于民主行动党砂拉越主席黄和联首次踏足国会,民联议员可说是势气大增,毕竟能在身为国阵“定期存款”的东马取得胜利,诗巫奇迹依然令人津津乐道。这也就是为什么当黄和联在议长班迪卡阿敏前宣誓时,民联议员都感到兴奋无比,纷纷拍打桌子示意支持黄和联。

反观较黄和联早一步宣誓的卡马拉纳登,就没有获得国阵议员多大的支持。这也再一次证明了把卡马拉纳登送进国会,根本就是多余。如果当场宣誓的是公正党乌雪候选人再益依布拉欣的话,我想此次国会复会将更具意义。

首先,至少再益不会如卡马拉纳登那般“失礼”,连到国会的穿着都会出问题。稍有留意的人都会发现,针对卡马拉纳登宣誓出任国会议员的主要新闻,都围绕在卡马拉纳登花了400令吉,在国会买了件大衣。这和黄和联首日到国会即表明自己已经提呈多项于补选期间承诺争取的权益课题相比之下,实在是有点丢脸。

其实早在乌雪补选期间,卡马拉纳登因为不熟悉国内政治而频频说错话,就早已让人发现,这个因为乌雪巫统反对让国大党署理主席巴拉尼维出征补选,而以黑马姿态成为候选人的新兵,实在不适宜成为人民代议士。他不止在补选期间,因为发表“我们都是土著权威组织”以及“多数人已经忘记兴权会”等言论而让对手捉紧痛脚,直到补选后期,对手对他发出的多项指控,如:他是否属于和丰幽灵选民,他也无法回应,仅能以“我想专注选举… …不想评论”来回应媒体。而在拜票过程中,他也被叮嘱“多握手,少说话”。这样的人民代议士,除了让乌雪人民在补选前后获得大量政治糖果之外,往后还能做些什么实质改革,实在令人怀疑。

而如果当初乌雪人民可以将再益送进国会,那么一切将大不同了。再益政治立场鲜明,拥有丰富的从政经验。如果7日首先宣誓的是再益,可想而知他必然将继续在国会里。捍卫原有废除内安法令的立场,也懂得如何对抗巫统,刺破“一个马来西亚”谎言,不分种族地为乌雪人民进一步解决土地问题。

虽然事与愿违,事实终究是卡马拉纳登成功以“小刀锯大树”的姿态,打败了再益,并以1725张多数票成为乌雪国会议员。但是不管左看右看,卡马拉纳登仍然是把“钝刀”,因为真正砍掉再益让他败选的,是国阵肮脏的竞选手段以及银弹攻势,卡马拉纳登无论如何都只能说是搭上了幸运的列车,渔翁得利而已。

*此稿也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