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9, 2010

国阵何止杀人那么简单


乌鲁雪兰莪国席选战开打数天,各政党所挑起的不同课题突显了各自的备战策略。从民联频频提出的“安可国际”、国防部遗失战机引擎、潜水艇无法潜水,再到国阵重提“马来人主权”至“再益道德沦丧”等课题,双方阵营一来一往的攻势,势必考验乌雪人民分辨是非的能力。

而在补选期间,负责统领国阵竞选团队的副首相慕尤丁于本月18日,公开否认国阵如民联所说,属于残暴的政党,还挑战敌对阵营拿出证据,证明国阵残暴不仁。

“国阵从来没有杀过人,同样身为一名父亲,我对赵明福的死感到悲伤,但是,如果在野党要指责我们残暴,就应该拿出证据。”慕尤丁一副大义凛然地说。

先不说国阵是否真的买凶杀人。在国阵执政底下,到底有多少人因为国阵的无能而冤死, 信手拈来的例子可说是多不胜数。根据今年4月期间国会所提供的数据,从2005年至今年2月,警方所记录的扣留期间死亡案件共66起。虽然警方声称只有1宗死亡案例是因为警方暴力所致(就是轰动一时的印裔青年古甘案例),但是大家心知肚明,其他所谓的生病或打架案例,根本无从追究。我们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嫌犯好端端地进去扣留所后,会无端端死于心脏病突发或胃溃疡等疾病。

而根据人权组织大马人民之声所调查 的结果显示,从2003年至2007年之间,我国共发生了1535宗扣留所、监狱与扣留营死亡案件,而当中到底有多少死亡案例获得当局设立验尸庭查明真相?实在是少只又少。就这样,在国阵政府的“庇佑”下,我们人民的保姆成功成为人人都害怕的对象,仿佛越靠近警方,生命危险就越大。

除此之外,国阵政府又何尝只是让人“冤死”在扣留营及监狱。我们被国阵“谋杀”的,还包括了司法、行政体制上的独立公正性;人权、宗教自由等。

是国阵这双血腥的手,让我国的司法制度从1988年后,就沦为国际的笑柄。如今有多少人相信我国的司法制度,可以真真正正为我们伸张正义?冤死的蒙古女郎阿丹杜雅的父亲不会相信;赵明福的家人也还在怀疑;而清清楚楚出现在司法丑闻短片里林甘,如今更是逍遥法外。

也是国阵这双残忍的手,导致霹雳州出现宪政危机。除了绕过议会铲除大臣,议长被流氓抬出议会这样荒谬的事,竟然可以发生在一个独立了50多年的国家。

还是国阵这双残暴的手,亲自剥夺了大学的校园自主,还允许镇爆队进入校园镇压学生;黑色大马大逮捕如今仍历历在目:人民代议士被捕、晨运人士被捕、甚至给予法律援助的律师也被捕。你说我们的校园民主和基本言论及集会自由,是不是已经被“谋杀”?

慕尤丁口口声声说国阵不曾杀人,但是仔细回顾我国政治环境,国阵的恶行,又何止是杀人那么简单?它可是吞噬及典当一个国家尊严的恶啊!

p/s:此稿也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

1 comments:

ZYH said...

写得很愤慨!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