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3, 2010

获奖的感觉真的很爽!


暂别了辩坛,来到汶莱,我竟投身于戏剧表演!

是的,在和其他两位老师的配合下,我们负责筹备了一个话剧表演,参加了全汶华校戏剧比赛。
在资源极度匮乏,经验不足的情况下(我只参加过马大灯笼节。。。),我们三个臭皮匠所带领的这只10人剧组,竟夺得了亚军!而我们力捧的男主角,也荣获“最佳男演员”一奖!真是可喜可贺!

当然,最高兴的当然就是小朋友们,他们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咯~!

Monday, April 19, 2010

国阵何止杀人那么简单


乌鲁雪兰莪国席选战开打数天,各政党所挑起的不同课题突显了各自的备战策略。从民联频频提出的“安可国际”、国防部遗失战机引擎、潜水艇无法潜水,再到国阵重提“马来人主权”至“再益道德沦丧”等课题,双方阵营一来一往的攻势,势必考验乌雪人民分辨是非的能力。

而在补选期间,负责统领国阵竞选团队的副首相慕尤丁于本月18日,公开否认国阵如民联所说,属于残暴的政党,还挑战敌对阵营拿出证据,证明国阵残暴不仁。

“国阵从来没有杀过人,同样身为一名父亲,我对赵明福的死感到悲伤,但是,如果在野党要指责我们残暴,就应该拿出证据。”慕尤丁一副大义凛然地说。

先不说国阵是否真的买凶杀人。在国阵执政底下,到底有多少人因为国阵的无能而冤死, 信手拈来的例子可说是多不胜数。根据今年4月期间国会所提供的数据,从2005年至今年2月,警方所记录的扣留期间死亡案件共66起。虽然警方声称只有1宗死亡案例是因为警方暴力所致(就是轰动一时的印裔青年古甘案例),但是大家心知肚明,其他所谓的生病或打架案例,根本无从追究。我们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嫌犯好端端地进去扣留所后,会无端端死于心脏病突发或胃溃疡等疾病。

而根据人权组织大马人民之声所调查 的结果显示,从2003年至2007年之间,我国共发生了1535宗扣留所、监狱与扣留营死亡案件,而当中到底有多少死亡案例获得当局设立验尸庭查明真相?实在是少只又少。就这样,在国阵政府的“庇佑”下,我们人民的保姆成功成为人人都害怕的对象,仿佛越靠近警方,生命危险就越大。

除此之外,国阵政府又何尝只是让人“冤死”在扣留营及监狱。我们被国阵“谋杀”的,还包括了司法、行政体制上的独立公正性;人权、宗教自由等。

是国阵这双血腥的手,让我国的司法制度从1988年后,就沦为国际的笑柄。如今有多少人相信我国的司法制度,可以真真正正为我们伸张正义?冤死的蒙古女郎阿丹杜雅的父亲不会相信;赵明福的家人也还在怀疑;而清清楚楚出现在司法丑闻短片里林甘,如今更是逍遥法外。

也是国阵这双残忍的手,导致霹雳州出现宪政危机。除了绕过议会铲除大臣,议长被流氓抬出议会这样荒谬的事,竟然可以发生在一个独立了50多年的国家。

还是国阵这双残暴的手,亲自剥夺了大学的校园自主,还允许镇爆队进入校园镇压学生;黑色大马大逮捕如今仍历历在目:人民代议士被捕、晨运人士被捕、甚至给予法律援助的律师也被捕。你说我们的校园民主和基本言论及集会自由,是不是已经被“谋杀”?

慕尤丁口口声声说国阵不曾杀人,但是仔细回顾我国政治环境,国阵的恶行,又何止是杀人那么简单?它可是吞噬及典当一个国家尊严的恶啊!

p/s:此稿也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

Saturday, April 17, 2010

" 1 个马来西亚" 候选人


“我是国阵的候选人,我代表《1个马来西亚》品脾,我是由将军点名上阵的士兵。”在巫统及国大党争执多日后,凭着渔翁得利姿态出线的国阵乌鲁雪兰莪国席补选候选人卡马拉纳登,在被宣布成为国阵候选人后,在本身的演讲词中,讲了这么的一句话。

到底谁是卡马拉纳登?坦白讲,在副首相慕尤丁公布人选前,有多少人是认识卡马拉纳登的?大家心里有数。不过不管这名国大党全国宣传主任是什么来头都好,他和国阵其他人一样,都以为只要高喊《1个马来西亚》就足以将自己化身成为广受全民欢迎的人物。

殊不知《1个马来西亚》在国阵媒体与一众领袖持续的“轰炸”下,已经漏洞百出,卡马拉纳登如果真要成为“1个马来西亚候选人”,就应该解释以下令人感到混淆的课题。

第1,宣布他成为候选人的副首相慕尤丁日前公然表态,“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和《1个马来西亚》毫无冲突。而他自己既然已经站在慕尤丁身边,就应该表态一下,他是否支持这样的言论?这绝不是个人看法与否的问题,因为这说明了日后国阵政府施政的方向与理念。抑或卡马拉纳登本身也是“印度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国阵的《1个马来西亚》到底和308前国内的种族政治有什么不同?

第2,频频出席乌雪补选多个活动的农业部长诺奥玛,日前在雪州国阵大会发表的“公民权”论,又是否符合卡马拉纳登口中所谓的《1个马来西亚》,卡马拉纳登是否真的赞同诺奥马所说的“是马来人牺牲权力来和非巫裔分享政权”?既然他宣称自己代表1个马来西亚品牌,身为印裔的他,在让诺奥马为他助选的当儿,是否愿意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来感激诺奥马愿意牺牲权力?

第3,身为国阵成员党的国大党,对于亲巫统的《土著权威组织》,频频挑起种族议题,又有何看法?国大党是否赞同巫统领袖高调出席此类年度大会,甚至还响应前首相马哈迪的呼吁,应该听取他们的意见?(该组织强调势必捍卫马来人权益,避免让吉隆坡陷入浴血,)虽然捍卫本身族群权益没有错,但是如果土族权威组织的“捍卫”,是要贬低或是剥夺其他族群享有公平、平等的权力,卡马拉纳登是否认同,有是否乐于看见自家的成员党,参与举剑仪式,然后威胁人民随时面临第二次513?

不止这些,对于前阵子的特定族群使用‘阿拉’字眼风波、首相前助理纳西尔的“华裔女性来马当妓女,印裔来马当乞丐”等言论,卡马拉纳登是否肯正面回答,你既然是《1个马来西亚》候选人,如果真的在补选中胜出,要如何带领乌雪人民,来唾弃这些由自家盟友所发表的种族言论?

最后,奉劝卡马拉纳登,不要以为任何东西冠上《1个马来西亚》就是万灵丹!要真的成为乌雪人民的代表,可要以实际行动,告诉大家什么才是真正的《1个马来西亚》!

p/s:此稿也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

Tuesday, April 13, 2010

政府又要向人民要钱!


我们的国阵政府又有新动作了!这个动作还是脱离不了跟人民要钱的举动!看来我们的国的国库真是被贪官贪完了,不然政府又何必次次寻找“起价”或“征税”的机会呢!

继原定于今年3月进行二读的消费税法案以及原定于5月1日推行的大马卡添购津贴汽油的措施都铁定搁置和取消后,我国政府似乎没有放弃任何“找钱”的机会,在本月12日的国会下议院里,提呈2010年陆路公共交通法案一读,准备让在高峰时段进入市区的驾车人士,缴付交通拥挤费,而且这个权力交给我们日理万机的国家行政最高首长纳吉,现在就连纳吉都管起交通了,看来身为交通部长的翁诗杰在党选落败后,可说是越来越得空了!

不难想象,之后国阵各部长一定为这个征收交通拥挤费涂脂抹粉,也一定搬出其他国家已经实行的例子来佐证政府在做对的事情,然后做出比较,说马来西亚的收费比起邻国是算很便宜的了,就如上次要实施消费税一样。

纵观各个目前已经实行征收交通拥挤费的城市,如:新加坡和伦敦等城市地区。不难发现,该法案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为了减少市区繁忙时段的车流量。而根据网络上的数据,新加坡在征收了交通拥挤费后,每日进入繁忙区的交通流量就减少了15%。这样看来,征收交通拥挤费的确可以有助于舒缓交通。

不过任何好的方案搬到马来西亚半岛来实行,都会变得一团糟,因为我们有一个超级烂的政府。

首先,要征收交通拥挤费,最基本的步骤就是要先鉴定西马半岛的交通黑区。就拿雪隆一带的地区来说,坦白讲,有哪个地区不是交通黑区?旺沙玛朱、八打灵再也、沙登、武吉免登、蕉赖、文良港等,统统都是塞车黑区。简言之,如果政府真想要舒缓交通,这些地区都应该列入需要改善的名单里。而如果这些地区都成为了所谓的“繁忙市区”,那么倒不如建议政府,限定所有进入雪隆的车辆,都征收费用更好,不必操劳到我们的首相每天傍晚去巡视“塞车黑区”。

说到最后,为什么马来西亚的交通会如此的拥挤?还不是因为国阵政府常年没有好好规划我们的公共交通,轻快铁无法抵达各个重点市区,公共巴士和轻快铁的衔接又总是差那么一点,使到几乎每一个在隆雪工作的人民都必须购买汽车代步,否则就不能到达目的地。新加坡和英国等地收取交通拥挤费前,公共交通已经弄得非常完善,马来西亚有什么条件去有样学样?

所以,是这个烂政府害得我们都把钱花在买车身上(而且只能买国产车);是这个烂政府迫使我们不得不对公共交通感到失望。而这个政府到现在都还没有一套可以规划好国内交通的计划。现在反而还想向人民要钱,你说,到底是我们应该向政府索偿,还是忍气吞声,被政府继续剥削呢?

p/s:此稿也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

Friday, April 2, 2010

纳吉是好人


坦白说,虽然我极度痛恨巫统和国阵。但是我国首相纳吉(图)无论如何都可算是这几年来最“像样”的首相。虽然纳吉背负着一身臭名上台,不止被人指责是杀人凶手,还被指在上任前,曾向前任首相阿都拉逼宫,十足像个“权力狂”,但是他既然可以成为国阵和巫统自308大选惨败后所寄予厚望的领袖,自然就有他的实力。

首先,虽然纳吉来自 巫统,但是其实他深知马来西亚人民已经唾弃种族政治,所以他也曾努力改善党内极端种族主义的思维。这可从他一上任后,就建议巫统开放党籍成为多元种族政党的论述来获得证明。此外,我们连日抨击的《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绩效为先》的口号,也证实了纳吉的的确确知道,只有摆脱种族主义的论述,才能获得人民的支持。

这也就是为什么随即而来的就是开放27个服务业次领域以及撤销30%土著股权限制,纳吉绝对不是像外界般所评论的只是给给‘糖果’而已。他要夺回霹雳州政权也是情有可原的,因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霹雳子民才真是有难,因为真正种族主义的人就是行动党这类的政府,他们表面上口口声声捍卫全民,但是实际上所做出来的都是‘沙文主义’!

纳吉以民为本

纳吉深深知道改变对马来西亚来说是多么重要,他不想操控媒体、也不想操控司法。无奈,他尊重那是人人的言论自由,他必须让《马来西亚前锋报》和其他国人一样,拥有免于恐惧的发言权力。

近日来,纳吉政府积极展开检讨与修改《内安法令》以及《出版与印刷法令》的举止,也获得了国人的大力赞赏。他还表示,近期内将和选举委员会展开对话,探讨重新实行地方议会选举的可能性。不只如此,根据可靠消息透露,纳吉为了挽回民心,如今已经下令副手慕尤丁为本身所发表的‘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的言论作出道歉。

所以,不要怀疑纳吉,他本来就是好人一个,只要我们再给纳吉多一些时间,他一定能重振马来西亚政、经、文、教各个领域。届时,独中文凭将受政府承认,华小制度化拨款也不是梦;我们将拥有像香港廉政公署般高效率的反贪污委员会,政府也绝对不会放过所有涉及巴生港口自贸区丑闻的贪官。

纳吉是全民首相;是捍卫民主的先锋;也是大马之光。

愚人节快乐!

*此文章笔于4月1日。并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