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9, 2010

跑车电话




中国货果然无奇不有!

Thursday, January 28, 2010

刘华才,错失良机啊!


继民青团全国总秘书刘华才在本月22日发表校园选举电子投票势在必行的言论后,刘华才进而被抨击根本不了解校园选举。不过,刘华才显然并没有对自己发表的谬论感到羞愧,反而亲自动身前往马来亚大学会晤马大副校长,并和校方唱双簧,共赞电子投票实在完美。

首先,这里要恭喜刘华才,顺利进入马大校园。要知道,马大向来都害怕政治人物进入校园。政治人物在大专院校里,和恐怖份子没太大差别。马大8名大专生,就曾经因为邀请政治人物出席活动而被传召,甚至面对被开除的可能。去年9月,行动党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就在出席一项辩论活动时,当场向学生表示,她知道自己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进入校园,因为校方在获知她出席该项活动后,已经向学生表达不满。

而担任雪州大臣政治秘书的聂纳兹米就更可怜,他虽然也和刘华才一样,也是担任类似秘书的政治人物,但是却没有刘华才那么好运,可以和副校长平起平坐。聂纳兹米为了帮助学生主持一项活动的开幕,多番被校方保安阻止,最后必须由学生以摩多车乘载‘偷渡’进入校园,才顺利完成有关活动。

所以,刘华才这一次,只和校方谈谈电子投票实在太可惜,要知道进入校园机会实属难得,刘华才应该把握机会,好好协助马大校方,推动更民主的校园风气。

不过,刘华才在校方声称电子投票系统拥有一流的‘监视功能’就轻易相信该套系统没有问题的反应,实在太过随便。如果该套系诚如刘华才所言,拥有严谨的‘监票功能’,那么刘华才好不好解释一下,校方有办法监视所有票源,对投票的大学生来说,是不是一种威胁?刘华才如何确保校方在校园选举后,不会追查票源,并对亲学生阵线的支持者秋后算账?

马大校方由始至终坚持在学生宿舍设立投票站,其最终目的就是要确认票源投给亲校方阵线。校园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投票给亲学生阵线的学生,在选举后遭无故逐出宿舍的事件。所以刘华才仅仅以‘选举成绩不会被窜改’就想说服学生屈服于电子投票系统之下,再一次显示刘华才根本不了解校园选举的真正问题。

就如马大新青年的文告所说,博特拉大学当初在实行电子投票时,校方也保证一切将会公平举行,不过最终还不是出现候选人只得1票的成绩!(单是候选人、提名人和附议人就至少有3票。)

再来,既然刘华才那么重视校园选举的公平性,在与马大副校长会面时,就应该提出更多具体方案,如延长竞选期,或批准让公民组织监督选举的建议。这样的做法肯定更可以获得学生的共鸣。

另外,刘华才既然那么想要为大专生解忧,其实应该把握良机,要求校方清楚解释在校园选举期间被揭发的‘拨款6万充作亲校方阵线选举基金’的指控。虽然这项指控已经遭亲校方竞选主任否认,但是校方为何没有后续行动,查出事件的真伪?

刘华才独自一人和马大副校长会面机会难得,可是会面成果却依然解决不了校园选举多年来面对的问题,也只能感叹一句,真是错失良机啊!

*此稿也刊登在自由今日大马

Tuesday, January 26, 2010

他乡遇知己

第二次入境砂拉越,
终于被我遇见了一个“知己”。

他就是我居住的民宿老板。
他经营的Minda Gusethouse
就是上次我在部落格聊过的那间。

为什么说他是“知己”?
不是因为他帅、或善良
而是因为该民宿的老板和我一样,

极度痛恨国阵!!!


要知道,
在汶莱或是砂拉越,要找个和我一样喜欢骂政府的人,
不难,
但是要找一个和我一样
痛恨国阵,极希望国阵倒台的人就很难了。。。
而这个民宿老板,完全颠覆了我对土著的一般看法,
而且他还是东马选民!

这让我贪婪地希望,
东马在来临的选举就可以掀起反风!
(不过,我对此仍很有保留。。。东马跟西马真的是两个世界。)

那天早起,我们两人坐在客厅各自看报纸,
他在翻阅报纸的时候,爆出的一句
“What the hell is this One Malaysia?”
立即打开了我们的话匣子,
他表示无法明白,
为什么我们独立了50年来,才来“一个马来西亚”
并质疑难道前面50年是“很多马来西亚”吗?

我们谈及了马来西亚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阿拉”风波,
也谈及了巫统的贪污,
他还告诉我许多关于砂拉越买卖土地的舞弊案,
并表示他恨不得砂拉越首长赶快下台,
更希望民联继续强大。

此外,他也认为,
马来西亚人民在足够年龄后
应该自动登记为选民,
他的种种言论虽然并不新鲜,
但是在砂拉越人口中说出来
就是让我钦佩!

这次交谈后。我就铁下心肠,
我将是这家民宿的忠实顾客,
以表我认同他“国阵倒台”的立场!




老板万岁!
砂拉越人民万岁!

Sunday, January 24, 2010

刘华才,别做民主罪人!


还记得内政部在去年8月于该部官方网站所设立的《内安法令民调》吗?

该民调在开放的头5天里,显示有1万2千多人支持废除内安法令,而支持检讨后保留内安法令的,却仅有约1333人。而在引起了媒体关注后,支持内安法令的民调突然在第6天里,激升到1万3千多人,而支持废除者,则没有多大变动。短短24小时内出现如此戏剧化的变动,这直接令人联想该民调已经遭人“做手脚”。

这里要谈的不是内安法令的利与弊,而是要提醒各位,电子网络这个东西,就是有这样的弊病,由谁设立的电子系统,就由谁拥有更大的操控权力。所以,这些网络民调,充其量只能作为参考,毫无公信力可言。

可是来自民青团总秘书的刘华才(左图) 却认为,电子投票是未来的趋势,马大新青年应该欣然接受以电子投票进行校园选举,否则就是开倒车。一看到这样的言论,心中那把火就烧了起来,什么叫做开倒车?我想刘华才还没有搞清楚,要求干净与公平的选举,绝不是开倒车的行为。

真正开倒车的行为,是那种在宗教自由的年代里,还支持‘阿拉’字眼只有特定人士可以用的人;真正开倒车的行为,是在产油国里,人民从以前使用97无铅汽油;落到到现在使用质量较差的95无铅汽油;所以刘华才应该先分辨清楚何为开倒车,才来做出控诉。

第二,刘华才认为马大新青年担心电子投票将引来诟病的行为,是技术问题,只要适时改进,做到透明化就没问题了。他可说得天下无敌,可是刘华才从何认为马大校方现阶段可以做到透明化?多年来,马大校方一直拒绝让公民组织组成的选举监督员进入校园监督选举,更透过在宿舍投票的方式,来威胁学生,投亲校方阵线的候选人,才可继续住在宿舍内。如果真要做到公平透平,马大校方应该立即许可监督员进入校园,作为第三方的人士,他们绝对有助于协助校园选举透明化,而不是仓促实行电子投票。如果刘华才真认为是技术问题,请先呼吁校方解决这些基本的‘技术问题’。

最后,最不能接受的,是刘华才呼吁新青年要了解,大学生的使命是课业。我不得不说刘华才真小看了大学生,要知道大学生本就是时代的眼睛,社会的良心,国家之栋梁。当马大校方无理关闭宿舍华人熟食摊时,我们不应只专注课业,然后不闻不问;当马大校方准备对付邀请政治人物出席活动的学生时,我们也不应以功课为借口就不理不睬。刘华才鼓励的,是一种政治冷感的大学生,马大新青年推动的,是培养有社会责任,追求公平正义的大学生。这两者,你选何者?

马大新青年拒绝电子投票合情合理,恳请刘华才作为政治人物,应该给予鼓励,不要成为民主罪人。

*此稿也刊登在自由今日大马

Thursday, January 21, 2010

童言童语

小朋友为长颈鹿斑纹上色:
“Oh my god! So many dot!!!”

------------------------------

“小朋友,你们看,XXX彩得多漂亮啊!”
老师称赞。
“老师,我的也是很漂亮嘛!”
“......”

------------------------------

“你的铅笔盒那么漂亮,谁买给你的啊?”
“My Mother.”
“说华语。”
“......”
“我的妈妈买的”老师给提示。
“我的妈妈”小小声回答。

老师转向另一个同学
“你的铅笔盒也很漂亮,谁买的?”
小朋友仔细想了想:
“我的爸爸”

Monday, January 18, 2010

汶莱生活:美里周末


是的,汶莱人都没有什么娱乐。而去美里,就成了汶莱人最爱的消遣。

由于第一次入境砂拉越,所以很丢脸地坚持要拍张关卡的照片,这里真的很简陋,西马许多大道(大盗)收费站,都比它漂亮。


汶莱关卡


砂拉越关卡


这里的人去美里,就好像新加坡人到新山一样,都会疯狂购物!

当然,我并没有晋升到像他们一样,凡是都折合汶币来计算,所以我在去之前,私自找了间Guesthouse ,明示我不想在住宿上花太多的钱。

结果,我介绍的Guesthouse大受欢迎!干净、舒服、便宜、还位于市中心。由于我们没有提早订房,所以就住在8人一房的dom,只要RM20,而当天dom里也只有一位住客,所以环境非常幽静。





就这样,我似乎立了大功,同事们都大赞我厉害,找了个那么好的住宿。我很想告诉他们,我以前的Housemate是旅游维生的,而且要不是我是穷人,不然又怎么会拒绝他们长期支持的美里大酒店呢?

Friday, January 15, 2010

汶莱生活:童年记忆

日前在超市陪同事买洗衣剂时,站在一堆洗衣粉和柔软剂前,我突然发现一个非常不搭调的东西。

蓝靛水!


哦,那是多少年前的是事?
以前妈妈总是将我们的白校服浸在蓝靛水里,将它“漂白”。
看见这个玩意,突然很多童年记忆都涌上心头了。

Tuesday, January 12, 2010

政府成功稳定局势?


自纵火攻击教堂事件在本月8日开始引爆以来,禁止非回教徒引用‘阿拉’字眼风波所带来的反弹和争议 ,已经正式敲响我国警钟。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在11日的记者会上,以“连续4天只有8宗攻击教堂案,且只有1间严重受损”为由,证明政府成功控制国内局势。

一看到相关记者会的新闻,就不得不回想自8日以来,到底政府做了什么应对措施,有那么大的功劳可以稳定局势?一一细数,8日一天里爆发3起纵火攻击教堂事件,遭殃的分别是吉隆坡的美罗帐幕神召会、八打灵再也的圣母升天堂、以及八打灵再也17区的生命堂。同日,首相、内政部长及数名巫统领袖即刻做出回应,强烈谴责暴徒的行为,更坚持攻击事件不是巫统所为。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右图)更誓言援引内安法令对付暴徒,不过话才刚说完,就引来了反弹:恶人再恶,也不应被恶法对付。

隔日,雪兰莪州再爆发另外2宗破坏事件,安邦一间基督教堂的牧师被4名恶徒推倒在地,再眼睁睁看着他们大肆破坏。另有1间瓜拉雪兰莪的天主教堂被警告有关教堂将可能步其他教堂的后尘。而在同一天内,八打灵再也旧区的新基督信义回良牧堂则成为了雪隆一带第4宗遭纵火的对象,汽油弹熏黑了教堂的墙壁。


当时,总警察长慕沙哈山只声称警方正在鉴定恶徒的国籍,却没有带来进一步的消息。而首相纳吉则在同一天里宣布拨款50万令吉给第一宗受害的教堂–美罗帐幕神召会。警方是否已经锁定谁是嫌犯,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慕沙哈山当时坦诚警力不足,呼吁教堂自行聘用保安人员加强保安。而首相拨款和制止恶徒继续破坏,更没有直接关系。

1月10日,攻击教堂事件出现跨州现象。霹雳太平有2间教堂和一所教会学校遭人抛掷汽油弹。马六甲浸信会也遭人泼黑漆。就连反风怎么吹都吹不过去的东马砂拉越,也证实美里罗东的一间天主教堂,遭人抛石砸窗。而当时,希山慕丁还在强调,谁将攻击事件和巫统划勾,谁就将自食其果。

再过一天,国内第8间教堂遭殃。芙蓉新城的婆罗洲基督教堂在临晨时分遭人纵火,而这一天,也就是希山慕丁,宣布国内局势受到控制的一天。

看到这里,大家回想一下,到底政府在这连续4天,做了什么实质举动制止暴徒?拨款?马华借礼堂?呼吁教堂聘保安?还是多次强调别把事件和巫统划上等号,我看来看去都还是非常不明白。但是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却的的确确说明了,政府已经控制了局势,还表示政府已经掌握了嫌犯身份。难道这个“人民为先,现在就表现”的政府,表现就这样子罢了吗?

Monday, January 4, 2010

汶莱生活:欢迎周


锵锵锵锵锵!

我就知道很多人想了解,到底这个死恩怡来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生活会怎样。生活的第一周,和在吉隆坡临走前的那一周很相似,很多人找你吃饭,但是差别在于前者在欢送你,后者在欢迎你。每个宿舍的老师都是背井离乡之人,所以主动伸出援手,教你打点一切的人很多。

先有一对情侣老师煮饭邀请我吃,再来又有老师带我去买日用品。我刚刚就吃过了“滑蛋河”+Pepsi,需花费$5.50。小地方的人就是比较有人情味,已经有人教我订伙食,每餐只要$2.50。我到现在还没能买个新电话号码,因为必须等拿到这里的“青IC”,才能登记。

房间虽有黑玻璃窗,但是却没有窗帘,所以我常常都将它开得大大的,再对着窗外上网,所以每个老师一经过我就打招呼,很快就认识完所有的“邻居”。

宿舍其实很旧了,但是校工在我搬进来前已经为我粉刷过了。房间比我在吉隆坡住的还要大,但是我还缺少一些书架,害得我只好将书满地丢。

我负责小四的华语课,今天看过一班了,班上有三分之一的学生属于非华裔,所以他们的华文程度简直是。。。差到!!!我无法想象之后我要叫他们写作文。。。我叫他们自我介绍,一位学生跟我讲“Teacher, i cannot speak Chinese one, i can only speak a few words...”

所以,这其实跟马来西亚的幼稚园没什么差别。

另外,我竟然遇到了一位从居銮来的老师,她还是我的舍监。

一切都还好,正慢慢适应着。

ps:原来汶莱是有猪肉吃的,不过我还没吃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