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7, 2009

部长胡扯为干训局自圆其说


自雪州民联政府在今年11月25日宣布禁止让政府官员、子公司职员以及大专生参与国家干训局的课程后,干训局课程内容是否散播种族主义成为报章和网络连日来讨论的焦点。此后,曾经参与干训局的多名人士,纷纷现身说法证实自己在干训局里,曾被灌输“非马来人是寄居者”、“非土著应该遵守社会契约”等意识。

坦白说,虽然政府多次否认干训局课程内容含有种族主义,但是其实只要问问身边的朋友,就随时可以发现,原来在我们身边,有许多人早就领教过干训局的“功力”。这里我们无需在多讨论干训局的课程内容是什么,因为干训局散播种族主义,其实就如我们知道警察喜欢“喝咖啡”一样,是众所周知的事。

但是我们依然可以看见,一些人坚持干训局课程内容没有问题,只要再纳入“一个马来西亚”概念,那就更完美无缺!这些人在捍卫干训局无错的同时,举出了许多经典反驳,实在值得令人回味。

其中,就属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被揭露,曾在当年授课的录影最为轰动,内政部长希山慕丁更呼吁民联对安华人格要重新评估。其实希山慕丁想要将干训局是否曾对学员“洗脑”的焦点转向安华身上的举动实在令人感到好笑,因为当年身在巫统的安华,在影片中明显证实了,干训局散播种族主义不容置疑。希山慕丁批评安华前后不一,那是当然的,如果安华前后如一,仍像当年秉持着巫统倡导的种族思想的话,人民还会将安华送回国会吗?安华实在应该感谢希山慕丁,证明了安华不再是当年的安华!

另外一个因为干训局课题,而频频曝光的首相署副部长阿末马兹兰就更有趣了。他在12月15日于国会召开的记者会上表示,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所列举的3封指责干训局的《星报》读者来函,只是学员里的少数。“这么少的比率就可以概括全部吗?就算3封信再加上部落格上的一些指责,也最多只有30名学员,但我们有49万9970名学员完全没有投诉”,马兹兰振振有词。

但是我亲爱的副部长,这30名投诉干训局课程内容有问题的学员,难道和其他49万学员,所聆听的课程内容有别吗?其他人没有投诉可能是没有意见,可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和他们一同听课的学员,将亲身经历化成文字,马兹兰是否应该详细对学员所阐述的内容,具体解释一下,什么叫做“非马来人必须遵守社会契约”?

马兹兰辩称“社会契约的内容,本来就是事实”这一点简直可以令人喷饭,公众应该很想知道,到底在纳入“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后的干训局,是否还会坚持“社会契约”的内容,如果是的话,那不就说明,“一个马来西亚”原来强调我国人民继续分化为土著跟非土著,非土著只是寄居者,不应享有平等的地位诸如此类的观点吗?

国家干训局内容是否妥当,其实公众自有判断,副部长真以为“一个马来西亚”是万灵丹,可以将黑的变成白的?内容到底是否已经煽动种族情绪,又岂是副部长一句“赞扬政府政策没有错”可以掩盖的呢?

p/s:此稿也刊登在自由今日大马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