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9, 2009

马华不曾守护民主 现在如何谈民主


马华纠纷,纷纷扰扰,翁派、蔡派、廖派在双十特大后,都对特大结果各有诠释。翁诗杰仗着党章里头未曾说明被投不信任票的总会长必须下台的灰色地带,仗义执言强调自己“个人毁誉事小,社会期望事大”而执意坐在总会长的位置上。蔡派明明在双十特大上,将恢复党职和党籍,分成两个提案,让中央代表投票决定,但是在事后却表示恢复党籍就等同于恢复党职,两者突然二合一。而廖派人马投票前一天还高喊“一个团队。一个马华”,尔后却与原本同一阵线的翁诗杰,站在对立立场。

不得不说,这三派人马当中,廖派的“还党诚信”口号喊得最为动听,毕竟他们由始至终所争取的,与双十特大的议决最为接近,而双十特大也就是在整个马华党争过程中,最为民主的一次,各派人马凭着各自的基层势力,以一人一票投出这样的结果。虽然廖中莱免不了被盖上“二五仔”的称号,但是要求被投不信任票的总会长下台,实在没有什么大错,只是形象上有点背信弃义罢了。

如今翁派、蔡派并肩作战,两人称兄道弟,一同掌控马华理事会。并在11月18日大砍廖派人马,搞得马华两大臂膀组织领导人魏家祥和周美芬泪洒记者会,控诉党内民主死亡,看见这一幕当然也会觉得同情,但是深想一层,马华领袖从来就不曾守护民主,现在又凭什么和别人谈民主呢?

霹雳政变时,马华嘴角扬起微笑等着做行政议员;让警察大闹州议会,将议长拖出州议会,也不为所动。穿黑衣、点蜡烛的人士,甚至是前往警局的律师,被警方无理逮捕,也从来不曾获得马华的声援。

柔佛州议会修宪,削弱议长决定议席是否腾空的权力,用行政权架空立法权,破坏三权分立原则,马华当时可曾想过守护民主?

为废除内安法令、反对数理英化政策、或者是争取种族平等权力的集会,有哪项不是民主原则赋予人民的权力,但是马华永远还是站在打压的那一方,支持巫统或警方,将这些集会都称之为“非法集会”。

赵明福冤死反贪会大厦,马华默不出声。虽然表面上支持查出真相,但是却不曾要求将凶手绳之以法。涉及司法丑闻的林甘逍遥法外,马华还是默不出声,政府一句“证据不足”,就心服口服。如今马华领袖控诉被自己人,剥夺了民主权力,曾经因为你默不出声而受害的人民,会否还会向你伸出援手?

德国新教马丁.尼莫拉牧师的“我没有说话”忏悔短诗的最后一句 – “当我被抓时,已经再也没有人可以抗议的”,和马华现有的情况也有相似之处,周美芬、魏家祥哭得再心酸,人们也只会把你当戏看。人们有更多关乎民生的民主权力还必须积极争取,有谁还理会你争取党内的利益分配?

无论如何,强权必有倒台的一天。有朝一日,等马华这个任意妄为、忽视民主议决的强权倒台后,马华会有新的一番景象也说不定呢?

p/s:此稿也刊登在自由今日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