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9, 2009

人在做,天在看!

Friday, July 17, 2009

只是要公义彰显


反贪会大厦外,
他们口里喊着
“We Want Justice!”
很震撼!

原因简单,
没人相信,
他会自杀。

他们要求也很简单
只是要公义彰显,
还他一个清白,
但是突然间,
大家都不知道,
要靠谁
才能伸张正义?
警察?
司法?
首相?
王储?
原来我们找不到
一个有把握的方法。。。

Tuesday, July 7, 2009

我写洪都拉斯政变



虽然洪都拉斯临时政府
已经发出逮捕令,
但是洪都拉斯被罢黜的总统
塞拉亚
依然誓言将在星期天
如期回国。

(虽然霹雳州秘书
已经发禁令,
但是霹雳州议长西华古玛
依然誓言将会在
3月3日如期召开州议会)


不过,塞拉亚的飞机
最终却只能在空中盘旋
而无法降落,
因为临时政府调派了大量军人
驻守在特古西加尔巴机场,
导致塞拉亚最终不得不在
邻国尼加拉瓜降落。

(不过,西华古玛和民联议员
最终却只能在州政府大厦外和警察纠缠
而无法进入州议会,
因为霹雳州总警长调派了大量镇暴部队
驻守在州政府大厦外,
导致西华古玛不得不在
临近的大树下召开州议会)

而在机场外,
大批塞拉亚的支持者
堵满了附近的街道,
他们手持布条,
高喊“我们要民主”的口号。

(而在州大厦外,
大批民联的支持者
堵满了附近的街道
他们头戴丝巾
高喊“解散州议会”的口号)


民众的诉求
换来的是军人武力的镇压,
赤手空拳的民众
就只能以石头还击,
又怎能敌得过军人的真枪实弹呢?

(人民的诉求
换来的是镇暴队强力的镇压,
赤手空拳的民众
只能以地上的催泪弹还击
又怎能敌得过镇暴队的水炮车和催泪弹呢?)


多人因此在镇压行动中受伤
甚至有一人
头部中枪,当场丧命。

(多人因此在镇暴过程中被逮捕
甚至有一人
只是在附近晨运,也当场被捕)


无论如何,
率领临时政府的米切莱蒂
态度强硬,
他表示,
坚持不让塞拉亚回国,
直到一切恢复正常为止。

(无论如何,
拉拢议员政变的纳吉
态度强硬,
他表示,
坚持不让民联解散州议会
直到一切恢复正常为止。)

另一方面,
塞拉亚则向媒体透露
他被罢黜完全是一项政治阴谋
他描述,被逐出国的那一天,
至少有200军人
闯进总统府,
并把他“绑架”离国。

(另一方面,
西华古玛则向媒体透露
他被撤换完全是一项政治阴谋
他描述,被抬离州议会那一天,
至少数十名便衣警察
强行拖走他
并把他关在更衣室里)


我在日前工作时写了一篇有关洪都拉斯的新闻,
当时一边写,脑海就一边闪出霹雳政变画面
当然,现在写的这篇,跟我工作写的不完全一样
但是似曾相似的感觉却依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