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1, 2009

Altantuya

Altantuya...
Altantuya...
Altantuya...
Altantuya...
Altantuya...
Altantuya...
Altantuya...

勋亮的,就是嘛,为什么不能讲?

Monday, March 30, 2009

巫统大会

我对纳吉真的没有好感。
听到一个评论人说,
他的演讲词简直一流,
语带双关,
还未正式上台,就已经压制言论自由。

表面说,谢谢阿都拉以后不会干预施政
(意思就是警告阿都拉不要违背承诺)
表面说,会顾及成员党的声音,希望凡是好商量
(意思就是说,以后不要随便对外发言)

他,很恐怖!

无论如何,
巫统大会结束了,铁腕政治也诞生了。


和可怜人!


和失意人!


和高傲人!


还有老人!

Wednesday, March 18, 2009

鳄鱼潭一游

不得不谈谈这个特别的“旅程”。
辩论队大伙到Desaru游玩。
宇晖途中看见“鳄鱼世界”告示牌
就誓言回途中一定要到那儿走走。
于是就这样,
跟他车的人都得到鳄鱼园一趟。

车子停在鳄鱼潭前,
我还惊叹:
“哇!入门票要8块,都不懂有没有8条鳄鱼。。。”
对于这个桑卡拉地方的鳄鱼园,
我一开始就持有保留态度。

门口放着3副鳄鱼的骸骨,
老板当时扬言里面有1000条鳄鱼。
最好笑是,
老板收了钱后,
只是轻轻一句
“等下看到一个马来人拿着棍,就跟着他,他会带你们看的”

于是我们一路走,
就一直寻找马来人的踪影,
起初看到的鳄鱼
跟马六甲鳄鱼园没什么分别,
就死死躺在那儿,
一动不动。



不过,走上一条桥就不同了,
原来老板还算用心,在一个废矿湖上建了一道桥
让游客从桥上往下望,
可以看见鳄鱼在水里游走,
就像平时看纪录片一样
看见鳄鱼最自然的生态。



然后就遇见了老板要我们跟随的马来人了,
马来阿伯很好笑,
手持长棍,往水里一插,
原本毫无动静的水池
突然波浪四起,
水中的庞大鳄鱼才现身反抗,
看了令人惊叹。



马来阿伯一路走一路为我们解释,
每一个水池都插一插,
让我们看鳄鱼的凶态,
偶尔还会跳过一个
“Ini sudah tua, dia takkan peduli kita... ”
他也带我们
看了两只没有尾巴的鳄鱼,
“Ini cacat punya...”



马来阿伯另外也教我们
如何分辩雄鳄鱼和雌鳄鱼,
并让我们参观一直正守着自己鳄鱼蛋的母鳄鱼,
他说当小鳄鱼快要破蛋而出时,
他们就必须进去偷蛋,
我说母鳄鱼死守在那儿,怎么偷?
他正亦凌然地说
“Fight dengan dia...”

有了马来阿伯的热情款待,
再加上鳄鱼园的独特设计
让游客可以站在桥上观看湖里的鳄鱼,
这一次的参观算是比较特别,
因为鳄鱼都不像平时在动物园里
看到的那样死死不会动,
所以我还觉得挺满意的,
只是业健看起来就非常怕 ,
每次拍照听到身后鳄鱼动时,
就忍不住跳开,
哈哈!

Friday, March 13, 2009

民联不会执行回教刑事法

*很久之前写的文章,一直没有上载到自己的部落阁,想想还是不要浪费,毕竟我很用心写的,哈哈!

瓜拉登嘉楼补选票箱一开,其实由回教党赢得这次补选并不意外,选民唾弃国阵多年来的腐败政策是必然的事,况且国阵频频在大选或补选中大派政治糖果之举,已经令人感到厌恶。
不过有一点值得质疑的是,国阵企图在补选中炒作回教刑事法课题,令人怀疑是否真的奏效?原本之前一般评论都预测,马来选票在补选中已经是五五波,华裔将会成为补选的“造王者”。不过,令人出乎预料的是,瓜登华裔选票这次竟然有回流国阵之势。相比起去年的308大选,回教党在这次补选4个以华裔为主的票箱,得票皆比308大选来的少。

无可否认的,回教党副主席拿督胡山慕沙最近重申该党以往所许下的诺言:一旦回教党执政中央政权后,回教党将会推行回教刑事法。此言论一出引起非回教徒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而马华更是死咬不放。先不谈回教党是否真的以回教刑事法为党的终极目标,可是投给回教党,真的会壮大回教刑事法的力量吗?

先看由回教党执政的吉兰丹州,那里的非回教徒是否自1999年回教党执政起,就渐渐被边缘化?当然不是,回教党本身主要以宗教为根基,而回教原本就不是邪教,它也跟其他宗教一样倡导人人平等,怎么会“边缘化”非回教徒呢?不要忘记,吉兰丹是最先推行“以地养校”计划的州属,回教党曾拨地1千英亩给州内独中,这是国阵执政50年都不曾看到的。国阵利用国家机关多次抹黑回教党剥削华人权益,可是你是否知道?全马来西亚最多佛庙的州属是哪里?在吉兰丹。全马最大佛像又在哪里?在吉兰丹道北!吉兰丹有没有华文路牌?有!吉兰丹有没有猪肉卖?有!就在人来人往的士站旁,不需要隔离、不需要盖黑纱,如果你真的以为吉兰丹华人失去应有的权利,那你就是被国阵所掌控的媒体机关蒙骗了!

因此,从回教党执政吉兰丹州的“成绩”来看,回教党没有理由推行一个会剥削非回教徒利益的政策,就算他们真的有一天要落实回教刑事法,也只会针对回教徒,这也是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多次重申的。

第二,民联政府本身根本不会推行回教刑事法。民联目前由公正党、民主行动党以及回教党结盟而成,三党各自拥有平等的发言权,平起平坐,任何政纲都必须在三党达成共识才能通过,而当中,行动党立场尤其鲜明,绝不向回教刑事法低头,行动党向来强调的是“大马人优先”。既然宪法阐明保障各族权益,行动党就绝不容许违背任何族群权益的政策在马来西亚实行。因此目前我们可以相信,有行动党在民联的一天,民联政府绝对不会实行回教刑事法。

况且,在马来西亚,也不是所有的回教徒本身都支持回教刑事法。看看目前的世界趋势,就连土耳其这个拥有百分之90以上的人民都是回教徒的国家,也拒绝成为回教国,就不难发现,就连回教徒本身,也开始拒绝回教刑事法。在世界倡导人权自由的趋势下,越来越多人,甚至是越来越多回教徒相信人权治国比宗教治国更为恰当。当你向马来西亚四周的回教徒朋友询问,你就会发现他们并不热衷于国家是否推不推行回教国,而是更注重大马实际的经济发展情况。

如此一来,当我们详细推敲后就可发现:首先回教党不会剥削其他族群;不会强制其他非回教徒遵守回教教义,因为回教党本身也尊重人的宗教自由。二来在行动党的制衡之下,回教党不可能漠视非回教徒的声音,贸然推行回教刑事法。况且世界人权概念的潮流明显迫使回教党从以前的回教国调整成福利国,别以为回教党不会吸取过往教训,马来西亚人民根本不会让回教刑事法的幼苗,有机会在这倡导人人平等的土壤上滋长。

国阵慢性自杀

*好久之前写的文章,一直都没有上载到自己的部落格,想想还是不要浪费,毕竟我很用心写,哈哈

霹雳州变天至今,不管报章和网络仍可看见针对跳槽的论述。跳槽对或不对,其实本就是一个辩题,而且不是一面倒的辩题。这也意味着目前朝野互相抨击就好像辩手站在辩场上,有各自的论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到底谁有理,人民来评理。活在民主体制下,人民本就是老板,而从一般民众的反应来看,国阵似乎不只难以巩固己方立场,还有慢性自杀的迹象。

首先,根据独立中心今年2月公布的民调:纳吉的支持率原本就已创新低,仅有41%。随后霹雳州公正党怡保西区区部主席费兹慕达做出惊人揭露,声称纳吉曾以5000万利诱他拉拢议员跳槽。而在他揭发后的两天,闹失踪的议员就接站在纳吉身边支持国阵组织新政府。就连斩钉截铁声称自己对党有20年感情的许月凤、跳槽公正党只有10天的纳沙鲁丁,也现身在记者会上。这一幕国阵欢喜人民生气。纳吉虽然变天得逞,却似乎同时也印证了金钱利诱的指控。再加上站在身边的议员,两个涉及贪污、一个出尔反尔、还有一个墙头草政治青蛙,这样的组合只会让人有同流合污的感慨,完全不见霹雳何时换了一片蓝天。

纳吉速战速决,速度固然比民联快,不过却跳过合法程序。整个计划偷偷摸摸,没有愿景,没有方向,不敢通过州议会光明正大证明自己获得多数支持。虽然获得苏丹点头,可同时也引发宪法危机,不能服众。州务大臣匆匆宣誓就任,连行政议员也有数个位子正在悬空。对比安华虽然只闻楼梯响,但后者至少曾经依循合法途径,要求首相阿都拉召开国会紧急会议,并声明只要有足够议员,将会在国会对首相投下不信任动议。所以不难发现,即便安华变不了天,没有人会怪他。因为他所做的,合情合理合法。反观,纳吉如今还在想办法怎样绕过州议会,选出新任霹雳州议长。因为害怕反变天意识继续扩张,内政部没收公正党和回教党党报。再一次让人看见,巫统把自己当成法律。试问,有谁还会相信?巫统在308后曾痛定思痛,真心悔改?

巫统是不可靠的了,那就靠国阵其他成员党吧!马华?党选是声声要转型,要在国阵争夺一个署理主席职,如今不了了之。总会长声称存异求同,蔡细历也表明自己懂得老二哲学,明眼人却也一目了然,两人从未真正合作。新春大团拜“翁蔡”还要分台而坐。在还没有搞好内部派系纠纷之际,要期望马华可以辅助巫统,仅是一个“难”字可言?民政和国大党更是大势已去,靠他们重振国阵雄风只怕是有心无力。

所以,国阵要在308的败仗中重新振作,其实很大部分还是要依赖巫统给人怎样一个印象。而直到今天,巫统仍滥用国家机关为自己巩固势力,你说,它不是慢性自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