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9, 2009

货不对版204

我接受916,我要916,马来西亚需要916.但是可惜916当天天气晴朗,马来西亚政局在成功否决国阵3分2后,没有更近一步地政党轮替。不过,没有人,应该说很少人因此讨厌安华。同样以“跳槽”来组织政府,为什么纳吉和安华所说所做,带来的反弹有天渊之别?其实稍微回顾一下,就可以发现,为何人民比较可以接受安华以跳槽手法推翻政权。

2008大选前,没有人会相信308大海啸会冲击大马50年来一成不变的政局。安华成功在308前,借着大马已经点起的反风火苗,例:林甘短片事件、兴权会、bersih等,“做起個势”,让公正党、回教党、行动党放下歧见,连成一线,制造了一个大马独立50年来首个“打破种族政治的梦”。安华因此乘胜追击,再度编制916变天的梦想。虽然当时有人非议手段是否恰当,不过普遍民众非常期待。这可以从915民联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庆祝马来西亚成立日时就可发现,当时民众口中“nine one six,nine one six...”如雷贯耳,响彻天际。

这里不是要回味安华如何风光,而是我们知道,也谅解916的必要性。第一,选民是善忘的,反风常吹,不代表每一次可以吹倒扎根50年来的种族政治。安华年纪不小,从一个前副首相沦落至阶下囚,想要翻身谈何容易,因此既然308反风大吹,还吹倒了5州政权,安华选择乘胜追击,在政治上乃正常选择,因为没有人肯定,再过5年,这个“势”是否依然存在。

当然你可以坚持,无论如何都应该等下一届大选。不过有谁不知道,安华的对手不是等闲之辈?国阵虽被否决3分2,但是许多国家机关仍掌握在他们手中,要安华再等5年,难不成突然在法庭上搬一个床褥,又或是援引内安法令,关他个6年,到时候再说他肺部积水,草草下葬,要安华等下一届,情何以堪?安华知道自己不能等,选民也知道不能等,因此916之梦就这样被允许了。

反观纳吉,自己的阵营都还未进行改革,在国阵还背着“贪污、腐败”的象征时,推出204配套,对比916打破种族政治之梦,如何相比?前首相马哈迪苦苦相劝,将两名涉嫌贪污罪名的议员拉入国阵,只会吃力不讨好。他们罪成,别人会加深对巫统贪污的印象;他们无罪释放,别人会加深司法不公的印象。可惜纳吉为了夺权,不顾一切,这证明纳吉根本无心再为国阵树立良好形象,这太浪费他的时间。他选择走捷径,来硬的,也来阴的。整个跳槽计划暗地里进行,没有愿景,也没有明确施政方向,连编个好一点的藉口都懒,直接借用安华做挡箭牌。如今主流媒体和卡巴星竟然随着纳吉口吻说安华玩火自焚,看了实在令人心痛。

一个努力在民联塑造“公平、平等、廉洁”,并寻求符合程序手法跳槽夺权(安华曾多次强调,只要拥有足够议员,就会在国会提呈对首相不信任动议);另一个背着“贪污、腐败、黑箱作业”,连州议会都等不及,夺权前还要将议员藏起来,用一个“跳槽”字眼,就将他们说成是一样的,我不能苟同!

我接受916,我要916,马来西亚需要916。如今来了个204,这个“水货”,太货不对版了。。。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