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2, 2009

Trainee 闹笑话

公司进来来了很多Trainee。
她们很勤劳,
什么都肯做,
偶尔也闹出了一些笑话...

******

“麻烦你帮我找Khalid Ibrahim的画面,他带眼镜的。”
“哦,没问题。”
5分钟后
“我找到了,戴眼镜的,对吗?不过他带着BN的帽子...”
“怎么可能?让我看看...”
我走过放映机一看,
“这个是Hishammuddin...”

******

我采访了一则人神共愤的新闻,
一名一岁女童怀疑被保姆的儿子性侵犯。
回来我看着短片,
她们站在我身后问长问短。
“那是baby的妈妈?蛮年轻的...那是爸爸?哪这个呢?...哦,原来是她婆婆...这个呢?是不是她公公?”
“那是林立迎...Segambut的YB。”

Wednesday, February 11, 2009

礼运大同篇

我跑了一整天沈慕羽出殡的新闻。
很辛苦,
不过不得不说场面真的感人。

尤其培(三)小学学生
在抗日纪念碑前
诵读《礼运大同篇》的那一幕。

他们年纪还小
可能不认识沈老,
后面那排没背熟的,
手上还拿着小抄。

不过我可以感受到
沈老看了一定很欣慰。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啊~

当地一个南洋经理
告诉我
这是《大同篇》,
我记起来,
然后回来找。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选贤与能,讲信修睦。
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
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
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男有分,女有归。
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
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
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
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华教尚未平等,
同道仍须努力。
何时马来西亚的教育体系
可以迈向平等?

Monday, February 9, 2009

货不对版204

我接受916,我要916,马来西亚需要916.但是可惜916当天天气晴朗,马来西亚政局在成功否决国阵3分2后,没有更近一步地政党轮替。不过,没有人,应该说很少人因此讨厌安华。同样以“跳槽”来组织政府,为什么纳吉和安华所说所做,带来的反弹有天渊之别?其实稍微回顾一下,就可以发现,为何人民比较可以接受安华以跳槽手法推翻政权。

2008大选前,没有人会相信308大海啸会冲击大马50年来一成不变的政局。安华成功在308前,借着大马已经点起的反风火苗,例:林甘短片事件、兴权会、bersih等,“做起個势”,让公正党、回教党、行动党放下歧见,连成一线,制造了一个大马独立50年来首个“打破种族政治的梦”。安华因此乘胜追击,再度编制916变天的梦想。虽然当时有人非议手段是否恰当,不过普遍民众非常期待。这可以从915民联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庆祝马来西亚成立日时就可发现,当时民众口中“nine one six,nine one six...”如雷贯耳,响彻天际。

这里不是要回味安华如何风光,而是我们知道,也谅解916的必要性。第一,选民是善忘的,反风常吹,不代表每一次可以吹倒扎根50年来的种族政治。安华年纪不小,从一个前副首相沦落至阶下囚,想要翻身谈何容易,因此既然308反风大吹,还吹倒了5州政权,安华选择乘胜追击,在政治上乃正常选择,因为没有人肯定,再过5年,这个“势”是否依然存在。

当然你可以坚持,无论如何都应该等下一届大选。不过有谁不知道,安华的对手不是等闲之辈?国阵虽被否决3分2,但是许多国家机关仍掌握在他们手中,要安华再等5年,难不成突然在法庭上搬一个床褥,又或是援引内安法令,关他个6年,到时候再说他肺部积水,草草下葬,要安华等下一届,情何以堪?安华知道自己不能等,选民也知道不能等,因此916之梦就这样被允许了。

反观纳吉,自己的阵营都还未进行改革,在国阵还背着“贪污、腐败”的象征时,推出204配套,对比916打破种族政治之梦,如何相比?前首相马哈迪苦苦相劝,将两名涉嫌贪污罪名的议员拉入国阵,只会吃力不讨好。他们罪成,别人会加深对巫统贪污的印象;他们无罪释放,别人会加深司法不公的印象。可惜纳吉为了夺权,不顾一切,这证明纳吉根本无心再为国阵树立良好形象,这太浪费他的时间。他选择走捷径,来硬的,也来阴的。整个跳槽计划暗地里进行,没有愿景,也没有明确施政方向,连编个好一点的藉口都懒,直接借用安华做挡箭牌。如今主流媒体和卡巴星竟然随着纳吉口吻说安华玩火自焚,看了实在令人心痛。

一个努力在民联塑造“公平、平等、廉洁”,并寻求符合程序手法跳槽夺权(安华曾多次强调,只要拥有足够议员,就会在国会提呈对首相不信任动议);另一个背着“贪污、腐败、黑箱作业”,连州议会都等不及,夺权前还要将议员藏起来,用一个“跳槽”字眼,就将他们说成是一样的,我不能苟同!

我接受916,我要916,马来西亚需要916。如今来了个204,这个“水货”,太货不对版了。。。

变天笑话

从黄泉安部落阁看到的,
觉得很有意思。
就copy过来了。
详细文章内容你们就自己看他的部落阁吧!

"Do you know why Najib had to come to the Istana twice on February 5 before the new MB was announced?" a guy asked me. I shook my head, listening on in anxiety.

"Najib came in at 9.50am, left at 10.35am, and came back again at 11.21am and left in a hush by 11.34am. Why? Forgot to bring the cheque booklah!"

Thursday, February 5, 2009

痛心疾首

爸爸打电话问我:
“为什么苏丹不解散州议会?”

我说:
“老懵懂了。。。”

爸爸很失望,
我也很失望,
相信还有很多人都很失望,
可是,
还有什么力量可以扭转局势?

这一夜,
我只能形容,
现在的心情,
痛心疾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