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8, 2009

离开马新社

终于,还是要在这里表明一下,
离开马新社,绝不是一个仓促的决定。

我自工作半年后,就认定媒体不是一个一生一世的行业。
不过,跑新闻,的确很爽,
但是他妈的马新社9场国内补选,
我竟然一场都没机会跑,
这是唯一的遗憾。

而当主播,只是为了增加收入,
我还是适合当回那个整天讲话大大声,骂粗口的恩怡,
好过被你们叫段主播,全身不舒服。

转换跑道,原本就是30岁前要完成的目标,
马新社的一成不变,将这个计划提前落实了。
闷?当然怕。但是一个不怎么唱K,不爱喝酒,不clubbing的人,
城市生活原本就对我没什么吸引力。

虽然未来有很多未知,
我也不肯定我一定可以过得很好,
但是我要搏!
总好过在这里原地踏步。

我也祝福自己,前程似锦。

另,谢谢猷荃。

Thursday, December 17, 2009

部长胡扯为干训局自圆其说


自雪州民联政府在今年11月25日宣布禁止让政府官员、子公司职员以及大专生参与国家干训局的课程后,干训局课程内容是否散播种族主义成为报章和网络连日来讨论的焦点。此后,曾经参与干训局的多名人士,纷纷现身说法证实自己在干训局里,曾被灌输“非马来人是寄居者”、“非土著应该遵守社会契约”等意识。

坦白说,虽然政府多次否认干训局课程内容含有种族主义,但是其实只要问问身边的朋友,就随时可以发现,原来在我们身边,有许多人早就领教过干训局的“功力”。这里我们无需在多讨论干训局的课程内容是什么,因为干训局散播种族主义,其实就如我们知道警察喜欢“喝咖啡”一样,是众所周知的事。

但是我们依然可以看见,一些人坚持干训局课程内容没有问题,只要再纳入“一个马来西亚”概念,那就更完美无缺!这些人在捍卫干训局无错的同时,举出了许多经典反驳,实在值得令人回味。

其中,就属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被揭露,曾在当年授课的录影最为轰动,内政部长希山慕丁更呼吁民联对安华人格要重新评估。其实希山慕丁想要将干训局是否曾对学员“洗脑”的焦点转向安华身上的举动实在令人感到好笑,因为当年身在巫统的安华,在影片中明显证实了,干训局散播种族主义不容置疑。希山慕丁批评安华前后不一,那是当然的,如果安华前后如一,仍像当年秉持着巫统倡导的种族思想的话,人民还会将安华送回国会吗?安华实在应该感谢希山慕丁,证明了安华不再是当年的安华!

另外一个因为干训局课题,而频频曝光的首相署副部长阿末马兹兰就更有趣了。他在12月15日于国会召开的记者会上表示,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所列举的3封指责干训局的《星报》读者来函,只是学员里的少数。“这么少的比率就可以概括全部吗?就算3封信再加上部落格上的一些指责,也最多只有30名学员,但我们有49万9970名学员完全没有投诉”,马兹兰振振有词。

但是我亲爱的副部长,这30名投诉干训局课程内容有问题的学员,难道和其他49万学员,所聆听的课程内容有别吗?其他人没有投诉可能是没有意见,可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和他们一同听课的学员,将亲身经历化成文字,马兹兰是否应该详细对学员所阐述的内容,具体解释一下,什么叫做“非马来人必须遵守社会契约”?

马兹兰辩称“社会契约的内容,本来就是事实”这一点简直可以令人喷饭,公众应该很想知道,到底在纳入“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后的干训局,是否还会坚持“社会契约”的内容,如果是的话,那不就说明,“一个马来西亚”原来强调我国人民继续分化为土著跟非土著,非土著只是寄居者,不应享有平等的地位诸如此类的观点吗?

国家干训局内容是否妥当,其实公众自有判断,副部长真以为“一个马来西亚”是万灵丹,可以将黑的变成白的?内容到底是否已经煽动种族情绪,又岂是副部长一句“赞扬政府政策没有错”可以掩盖的呢?

p/s:此稿也刊登在自由今日大马

Thursday, November 19, 2009

马华不曾守护民主 现在如何谈民主


马华纠纷,纷纷扰扰,翁派、蔡派、廖派在双十特大后,都对特大结果各有诠释。翁诗杰仗着党章里头未曾说明被投不信任票的总会长必须下台的灰色地带,仗义执言强调自己“个人毁誉事小,社会期望事大”而执意坐在总会长的位置上。蔡派明明在双十特大上,将恢复党职和党籍,分成两个提案,让中央代表投票决定,但是在事后却表示恢复党籍就等同于恢复党职,两者突然二合一。而廖派人马投票前一天还高喊“一个团队。一个马华”,尔后却与原本同一阵线的翁诗杰,站在对立立场。

不得不说,这三派人马当中,廖派的“还党诚信”口号喊得最为动听,毕竟他们由始至终所争取的,与双十特大的议决最为接近,而双十特大也就是在整个马华党争过程中,最为民主的一次,各派人马凭着各自的基层势力,以一人一票投出这样的结果。虽然廖中莱免不了被盖上“二五仔”的称号,但是要求被投不信任票的总会长下台,实在没有什么大错,只是形象上有点背信弃义罢了。

如今翁派、蔡派并肩作战,两人称兄道弟,一同掌控马华理事会。并在11月18日大砍廖派人马,搞得马华两大臂膀组织领导人魏家祥和周美芬泪洒记者会,控诉党内民主死亡,看见这一幕当然也会觉得同情,但是深想一层,马华领袖从来就不曾守护民主,现在又凭什么和别人谈民主呢?

霹雳政变时,马华嘴角扬起微笑等着做行政议员;让警察大闹州议会,将议长拖出州议会,也不为所动。穿黑衣、点蜡烛的人士,甚至是前往警局的律师,被警方无理逮捕,也从来不曾获得马华的声援。

柔佛州议会修宪,削弱议长决定议席是否腾空的权力,用行政权架空立法权,破坏三权分立原则,马华当时可曾想过守护民主?

为废除内安法令、反对数理英化政策、或者是争取种族平等权力的集会,有哪项不是民主原则赋予人民的权力,但是马华永远还是站在打压的那一方,支持巫统或警方,将这些集会都称之为“非法集会”。

赵明福冤死反贪会大厦,马华默不出声。虽然表面上支持查出真相,但是却不曾要求将凶手绳之以法。涉及司法丑闻的林甘逍遥法外,马华还是默不出声,政府一句“证据不足”,就心服口服。如今马华领袖控诉被自己人,剥夺了民主权力,曾经因为你默不出声而受害的人民,会否还会向你伸出援手?

德国新教马丁.尼莫拉牧师的“我没有说话”忏悔短诗的最后一句 – “当我被抓时,已经再也没有人可以抗议的”,和马华现有的情况也有相似之处,周美芬、魏家祥哭得再心酸,人们也只会把你当戏看。人们有更多关乎民生的民主权力还必须积极争取,有谁还理会你争取党内的利益分配?

无论如何,强权必有倒台的一天。有朝一日,等马华这个任意妄为、忽视民主议决的强权倒台后,马华会有新的一番景象也说不定呢?

p/s:此稿也刊登在自由今日大马

Saturday, September 12, 2009

我中了大奖!

这是一个非常突发的经验!

刚才放工回家,到家里附近买些面包,准备充作隔天早餐。走到一个转角,突然被一名年轻人叫着。他手里拿着一张传单,然后似乎要派给我,我心地善良,可以了解派传单却又被人拒绝的感觉。于是我接过传单,以为这样就做了一件好事。怎知道年轻人还很长气...

“Miss, 这个是明天Mid Valley有一个展销会...”
(他妈的,谁得空跑Mid Vally...)

“它是有关电器的voucher...”
(电器?如果有折扣还可以看看,一般电器都太贵了。)

“你怎么站在这么奇怪的地方派传单?”我忍不住问。

“我们这种,哪里有人就到哪里...”
(他站的地方是个店屋的转弯处,店屋已经关门,根本是人烟稀少。)

他继续说:
“你必须现在拆开来,看里面填写多少巴仙的折扣”
(我这才发现它不是传单那么简单。)

“一定要现在看吗?我回家再慢慢看吧!”

“因为如果里面只是写着"谢谢",我就要收回让我回去claim工钱...”

我只好当场将它拆开了,它就像平时银行单或薪水单,卡片旁边有齿印虚线,让你沿着虚线将它撕开。里面没有写着"谢谢",也没有写上任何折扣的数字。我还很疑惑时,突然年轻人翻开他手上的文件夹。原来卡片中央有个银色的圈圈,要和他手上的资料对照,就可获知什么颜色代表多少折扣。

我当时期望,至少给我2、30巴仙吧。

四五个颜色圆圈中,我中的是最下面的一个,旁边写着‘special prize’。

(奇怪,他会给我什么special prize?)

“Oh, Miss, 原来你中了我们的special prize!”由于站在路灯旁,他还仔细看多一遍,确定我手上的圈圈是银色的。

(我开始知道他绝不是派传单那么简单,接下来他应该会叫我给他钱?还是叫我开户口?)

“由于你拿到银色的圈圈,你可能获得这里(他指向手上的文件)任何奖品。”
(文件上显示有很多物品,轿车啦,电器啦...我没有看很清楚到底上面有什么,反正我已经开始想着要怎样打发他了。)

“你现在可不可以打个电话,给我的office,让他们Scan看你到底得到什么奖项”他越说越说越兴奋了。
“你领奖后,什么都不比做,只要帮我们拍一张你领奖的照片,让我们打广告”

他突然又拿出一份报纸,上面有个广告,登着许多得奖者

“太麻烦了...”

都还没说完,他立刻继续:
“因为如果你中奖,我也有得抽,帮帮忙啦!”

我突然好奇
“这是什么报纸?”

他翻了翻
“中国报。”

(还挺聪明的,这不是复印的,而是真的刊登在中国报的一个广告。)

我继续我的打发计划,
“那你拿去给你的朋友,然后说是他拆的,再叫他打电话吧”

“Miss,如果我可以给我的朋友,就不用出来派啦”

“那你给下一个路人,让他领奖吧!”

说完,我把'巨奖'还给了他。实在阔气~

我一生人从来都不曾中大奖,唯一一次是中学参加Hong Leong义跑中过一辆脚车。你说,我有可能在买了面包后中大奖吗?到现在我还在想,如果我真的依他的话,打了电话,对方会开出什么要求呢?

Monday, August 31, 2009

工作一周年


正当大家都在Selamat Merdeka时,
国庆日对我来说是相对没有感觉的。
更有感触的
是9月1日
我就要迎来我人生的第一个工作一周年。

哇,酱就毕业一年了,
我到现在都还可以记得小学老师
当初苦口婆心
叫同学们用功读书
以后要读大学的样子。
很想跟老师说,
早就读完了,
还工作了一年。

这一年工作以来,
没有非常好,
但绝对不坏。
完成了一些小小的目标,
离大目标还有很远。

经历了很多,
连马新社大地震都给我遇到了,
不过也还好,
我对我30岁前要做些什么
脑海有一定的画面。

他妈的,30岁离我只剩5年,
很多东西要快马加鞭了。。。

Friday, August 14, 2009

如果我有1000万


如果我有1000万,
我首先一定会在先挪出400千,
让爸爸在怡保买一间房子,
让他以后可以回他的故乡养老。

(1000万 - 40万 = 960万)

然后再为自己在吉隆坡买一栋公寓
不用很豪华,只要舒服安静就好,
这样就可以结束租房子的生活。
我想手续、装修、家私
大概总计300千吧。

(960万 - 30万 = 930万)

然后再花10万,买个Old Town版权
找个适合的地点
做老板娘。

(930万 - 10万 = 920万)

再拨5万,给马大辩论队。

(920万 - 5万 = 915万)

再捐部分给赵明福基金,
念群好像还欠65万。

(915万 - 65万 - 850万)

再投资,买基金,20万就好。

(850万 - 20万 = 830万)

再逼姐姐拿假,
说好要一起去台湾的计划
终于实现了!
反正钱多,连香港、日本、纽西兰
也去吧,
何必像业建、欣怡要去採柑
这样折堕!
这样又花了20万。

(830万 - 20万 = 810万)

整套《柯南》买正版的!
现在收集的都是翻版。。。
现在出到65集
全部大概。。。才1000块。

(810万 - 1千 =809万9千)

我的妈!200万都还没有花到!
看来哥哥、姐姐、爸爸、妈妈
全部都换新车好了。。。

(809万9千 - 50万 = 759万9千)

没有办法,再捐10万做慈善吧!

(759万9千 - 10万 = 749万9千)

还是没办法,
再捐5万给辩论队吧!

(749万9千 - 5万 = 744万9千)

我想到了,换新手机!

(744万9千 - 2千 = 744万7千)

哎哟,原来花钱也是很难的。。。
我想不下去了,
全部放定期吧!

p/s:
原来1000万是那么多、 那么多、那么多,
如果我有1000万,那该多好!
我有1000万吗?
没有。
所以我还是原来的我。。。

Monday, August 3, 2009

《窃听风云》



一句话,一流!

Sunday, July 19, 2009

人在做,天在看!

Friday, July 17, 2009

只是要公义彰显


反贪会大厦外,
他们口里喊着
“We Want Justice!”
很震撼!

原因简单,
没人相信,
他会自杀。

他们要求也很简单
只是要公义彰显,
还他一个清白,
但是突然间,
大家都不知道,
要靠谁
才能伸张正义?
警察?
司法?
首相?
王储?
原来我们找不到
一个有把握的方法。。。

Tuesday, July 7, 2009

我写洪都拉斯政变



虽然洪都拉斯临时政府
已经发出逮捕令,
但是洪都拉斯被罢黜的总统
塞拉亚
依然誓言将在星期天
如期回国。

(虽然霹雳州秘书
已经发禁令,
但是霹雳州议长西华古玛
依然誓言将会在
3月3日如期召开州议会)


不过,塞拉亚的飞机
最终却只能在空中盘旋
而无法降落,
因为临时政府调派了大量军人
驻守在特古西加尔巴机场,
导致塞拉亚最终不得不在
邻国尼加拉瓜降落。

(不过,西华古玛和民联议员
最终却只能在州政府大厦外和警察纠缠
而无法进入州议会,
因为霹雳州总警长调派了大量镇暴部队
驻守在州政府大厦外,
导致西华古玛不得不在
临近的大树下召开州议会)

而在机场外,
大批塞拉亚的支持者
堵满了附近的街道,
他们手持布条,
高喊“我们要民主”的口号。

(而在州大厦外,
大批民联的支持者
堵满了附近的街道
他们头戴丝巾
高喊“解散州议会”的口号)


民众的诉求
换来的是军人武力的镇压,
赤手空拳的民众
就只能以石头还击,
又怎能敌得过军人的真枪实弹呢?

(人民的诉求
换来的是镇暴队强力的镇压,
赤手空拳的民众
只能以地上的催泪弹还击
又怎能敌得过镇暴队的水炮车和催泪弹呢?)


多人因此在镇压行动中受伤
甚至有一人
头部中枪,当场丧命。

(多人因此在镇暴过程中被逮捕
甚至有一人
只是在附近晨运,也当场被捕)


无论如何,
率领临时政府的米切莱蒂
态度强硬,
他表示,
坚持不让塞拉亚回国,
直到一切恢复正常为止。

(无论如何,
拉拢议员政变的纳吉
态度强硬,
他表示,
坚持不让民联解散州议会
直到一切恢复正常为止。)

另一方面,
塞拉亚则向媒体透露
他被罢黜完全是一项政治阴谋
他描述,被逐出国的那一天,
至少有200军人
闯进总统府,
并把他“绑架”离国。

(另一方面,
西华古玛则向媒体透露
他被撤换完全是一项政治阴谋
他描述,被抬离州议会那一天,
至少数十名便衣警察
强行拖走他
并把他关在更衣室里)


我在日前工作时写了一篇有关洪都拉斯的新闻,
当时一边写,脑海就一边闪出霹雳政变画面
当然,现在写的这篇,跟我工作写的不完全一样
但是似曾相似的感觉却依然存在。

Monday, June 22, 2009

电脑白痴

我是读电脑毕业的,
成绩还不错,
可是却是名副其实的电脑白痴!

以前大学时,
凡是电脑出现问题,
大把救星,
每一个同学都会乐意帮忙。

而今,毕业了
很多同学不是那么常联络了,
也各分东西了,
电脑突然开始sot sot了
担心死人了。。。

于是,下定决心,
自己来!
format电脑!

对别人来说,这没什么大不了,
但对我来说
真的是大事一桩。
前前后后用了讨教了7、8人,
还打电话到槟城问建宾
(谁叫他那个原本答应帮我终身修电脑的弟弟去了南京!)
现在完成了,
电脑没毒了,
才敢稍微得意一下,
嘻嘻!

Saturday, May 23, 2009

黑色国家

我原本已经将部落阁黑色的Template remove...
不过,我决定换回来,
因为马来西亚每天都是黑色的!
我怎能不配合一下?

他妈的!

Monday, May 18, 2009

谢谢大家啦~



谢谢美清和心皓
给予的机会和指导。

谢谢郑荣老师
作为我纠正语音的启蒙指导老师。

还要谢谢那些通过电话、
短讯、facebook留言支持的朋友。

谢谢大家啦!

Wednesday, May 6, 2009

一个黑色马来西亚




一个黑色马来西亚,民主为先,立即选举 !
1 Black Malaysia, Democracy First, Elections Now !

Monday, May 4, 2009

中华独中辩论队



我跟他们不是很熟。
偶尔接触到,帮他们陪练,
好一群家伙,
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把课业丢一旁,辩论最重要。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个个都是优等生,
不像我当年,低调渡过学术人生。

他们的教练说:
“你们不要讨论到太晚!”
他们会不满:
“要啦,比赛要到了。”
这种辩论精神令人钦佩,
陪练起来,也特别有劲!

加油啦,中华独中,
虽然我只是你们辩论生涯中的一个过客
但是和你们自由辩的那一刻,
很爽!

Wednesday, April 8, 2009

武吉甘当,棒!

什么悖逆皇室,
什么行动党傀儡,
纳吉是全民首相 也罢,
4000人拥戴马哈迪也罢,
最重要的,
是武吉甘当选民已经做出决定,
将尼查送入国会!

武吉甘当选民,我们以你为荣!

Tuesday, March 31, 2009

Altantuya

Altantuya...
Altantuya...
Altantuya...
Altantuya...
Altantuya...
Altantuya...
Altantuya...

勋亮的,就是嘛,为什么不能讲?

Monday, March 30, 2009

巫统大会

我对纳吉真的没有好感。
听到一个评论人说,
他的演讲词简直一流,
语带双关,
还未正式上台,就已经压制言论自由。

表面说,谢谢阿都拉以后不会干预施政
(意思就是警告阿都拉不要违背承诺)
表面说,会顾及成员党的声音,希望凡是好商量
(意思就是说,以后不要随便对外发言)

他,很恐怖!

无论如何,
巫统大会结束了,铁腕政治也诞生了。


和可怜人!


和失意人!


和高傲人!


还有老人!

Wednesday, March 18, 2009

鳄鱼潭一游

不得不谈谈这个特别的“旅程”。
辩论队大伙到Desaru游玩。
宇晖途中看见“鳄鱼世界”告示牌
就誓言回途中一定要到那儿走走。
于是就这样,
跟他车的人都得到鳄鱼园一趟。

车子停在鳄鱼潭前,
我还惊叹:
“哇!入门票要8块,都不懂有没有8条鳄鱼。。。”
对于这个桑卡拉地方的鳄鱼园,
我一开始就持有保留态度。

门口放着3副鳄鱼的骸骨,
老板当时扬言里面有1000条鳄鱼。
最好笑是,
老板收了钱后,
只是轻轻一句
“等下看到一个马来人拿着棍,就跟着他,他会带你们看的”

于是我们一路走,
就一直寻找马来人的踪影,
起初看到的鳄鱼
跟马六甲鳄鱼园没什么分别,
就死死躺在那儿,
一动不动。



不过,走上一条桥就不同了,
原来老板还算用心,在一个废矿湖上建了一道桥
让游客从桥上往下望,
可以看见鳄鱼在水里游走,
就像平时看纪录片一样
看见鳄鱼最自然的生态。



然后就遇见了老板要我们跟随的马来人了,
马来阿伯很好笑,
手持长棍,往水里一插,
原本毫无动静的水池
突然波浪四起,
水中的庞大鳄鱼才现身反抗,
看了令人惊叹。



马来阿伯一路走一路为我们解释,
每一个水池都插一插,
让我们看鳄鱼的凶态,
偶尔还会跳过一个
“Ini sudah tua, dia takkan peduli kita... ”
他也带我们
看了两只没有尾巴的鳄鱼,
“Ini cacat punya...”



马来阿伯另外也教我们
如何分辩雄鳄鱼和雌鳄鱼,
并让我们参观一直正守着自己鳄鱼蛋的母鳄鱼,
他说当小鳄鱼快要破蛋而出时,
他们就必须进去偷蛋,
我说母鳄鱼死守在那儿,怎么偷?
他正亦凌然地说
“Fight dengan dia...”

有了马来阿伯的热情款待,
再加上鳄鱼园的独特设计
让游客可以站在桥上观看湖里的鳄鱼,
这一次的参观算是比较特别,
因为鳄鱼都不像平时在动物园里
看到的那样死死不会动,
所以我还觉得挺满意的,
只是业健看起来就非常怕 ,
每次拍照听到身后鳄鱼动时,
就忍不住跳开,
哈哈!

Friday, March 13, 2009

民联不会执行回教刑事法

*很久之前写的文章,一直没有上载到自己的部落阁,想想还是不要浪费,毕竟我很用心写的,哈哈!

瓜拉登嘉楼补选票箱一开,其实由回教党赢得这次补选并不意外,选民唾弃国阵多年来的腐败政策是必然的事,况且国阵频频在大选或补选中大派政治糖果之举,已经令人感到厌恶。
不过有一点值得质疑的是,国阵企图在补选中炒作回教刑事法课题,令人怀疑是否真的奏效?原本之前一般评论都预测,马来选票在补选中已经是五五波,华裔将会成为补选的“造王者”。不过,令人出乎预料的是,瓜登华裔选票这次竟然有回流国阵之势。相比起去年的308大选,回教党在这次补选4个以华裔为主的票箱,得票皆比308大选来的少。

无可否认的,回教党副主席拿督胡山慕沙最近重申该党以往所许下的诺言:一旦回教党执政中央政权后,回教党将会推行回教刑事法。此言论一出引起非回教徒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而马华更是死咬不放。先不谈回教党是否真的以回教刑事法为党的终极目标,可是投给回教党,真的会壮大回教刑事法的力量吗?

先看由回教党执政的吉兰丹州,那里的非回教徒是否自1999年回教党执政起,就渐渐被边缘化?当然不是,回教党本身主要以宗教为根基,而回教原本就不是邪教,它也跟其他宗教一样倡导人人平等,怎么会“边缘化”非回教徒呢?不要忘记,吉兰丹是最先推行“以地养校”计划的州属,回教党曾拨地1千英亩给州内独中,这是国阵执政50年都不曾看到的。国阵利用国家机关多次抹黑回教党剥削华人权益,可是你是否知道?全马来西亚最多佛庙的州属是哪里?在吉兰丹。全马最大佛像又在哪里?在吉兰丹道北!吉兰丹有没有华文路牌?有!吉兰丹有没有猪肉卖?有!就在人来人往的士站旁,不需要隔离、不需要盖黑纱,如果你真的以为吉兰丹华人失去应有的权利,那你就是被国阵所掌控的媒体机关蒙骗了!

因此,从回教党执政吉兰丹州的“成绩”来看,回教党没有理由推行一个会剥削非回教徒利益的政策,就算他们真的有一天要落实回教刑事法,也只会针对回教徒,这也是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多次重申的。

第二,民联政府本身根本不会推行回教刑事法。民联目前由公正党、民主行动党以及回教党结盟而成,三党各自拥有平等的发言权,平起平坐,任何政纲都必须在三党达成共识才能通过,而当中,行动党立场尤其鲜明,绝不向回教刑事法低头,行动党向来强调的是“大马人优先”。既然宪法阐明保障各族权益,行动党就绝不容许违背任何族群权益的政策在马来西亚实行。因此目前我们可以相信,有行动党在民联的一天,民联政府绝对不会实行回教刑事法。

况且,在马来西亚,也不是所有的回教徒本身都支持回教刑事法。看看目前的世界趋势,就连土耳其这个拥有百分之90以上的人民都是回教徒的国家,也拒绝成为回教国,就不难发现,就连回教徒本身,也开始拒绝回教刑事法。在世界倡导人权自由的趋势下,越来越多人,甚至是越来越多回教徒相信人权治国比宗教治国更为恰当。当你向马来西亚四周的回教徒朋友询问,你就会发现他们并不热衷于国家是否推不推行回教国,而是更注重大马实际的经济发展情况。

如此一来,当我们详细推敲后就可发现:首先回教党不会剥削其他族群;不会强制其他非回教徒遵守回教教义,因为回教党本身也尊重人的宗教自由。二来在行动党的制衡之下,回教党不可能漠视非回教徒的声音,贸然推行回教刑事法。况且世界人权概念的潮流明显迫使回教党从以前的回教国调整成福利国,别以为回教党不会吸取过往教训,马来西亚人民根本不会让回教刑事法的幼苗,有机会在这倡导人人平等的土壤上滋长。

国阵慢性自杀

*好久之前写的文章,一直都没有上载到自己的部落格,想想还是不要浪费,毕竟我很用心写,哈哈

霹雳州变天至今,不管报章和网络仍可看见针对跳槽的论述。跳槽对或不对,其实本就是一个辩题,而且不是一面倒的辩题。这也意味着目前朝野互相抨击就好像辩手站在辩场上,有各自的论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到底谁有理,人民来评理。活在民主体制下,人民本就是老板,而从一般民众的反应来看,国阵似乎不只难以巩固己方立场,还有慢性自杀的迹象。

首先,根据独立中心今年2月公布的民调:纳吉的支持率原本就已创新低,仅有41%。随后霹雳州公正党怡保西区区部主席费兹慕达做出惊人揭露,声称纳吉曾以5000万利诱他拉拢议员跳槽。而在他揭发后的两天,闹失踪的议员就接站在纳吉身边支持国阵组织新政府。就连斩钉截铁声称自己对党有20年感情的许月凤、跳槽公正党只有10天的纳沙鲁丁,也现身在记者会上。这一幕国阵欢喜人民生气。纳吉虽然变天得逞,却似乎同时也印证了金钱利诱的指控。再加上站在身边的议员,两个涉及贪污、一个出尔反尔、还有一个墙头草政治青蛙,这样的组合只会让人有同流合污的感慨,完全不见霹雳何时换了一片蓝天。

纳吉速战速决,速度固然比民联快,不过却跳过合法程序。整个计划偷偷摸摸,没有愿景,没有方向,不敢通过州议会光明正大证明自己获得多数支持。虽然获得苏丹点头,可同时也引发宪法危机,不能服众。州务大臣匆匆宣誓就任,连行政议员也有数个位子正在悬空。对比安华虽然只闻楼梯响,但后者至少曾经依循合法途径,要求首相阿都拉召开国会紧急会议,并声明只要有足够议员,将会在国会对首相投下不信任动议。所以不难发现,即便安华变不了天,没有人会怪他。因为他所做的,合情合理合法。反观,纳吉如今还在想办法怎样绕过州议会,选出新任霹雳州议长。因为害怕反变天意识继续扩张,内政部没收公正党和回教党党报。再一次让人看见,巫统把自己当成法律。试问,有谁还会相信?巫统在308后曾痛定思痛,真心悔改?

巫统是不可靠的了,那就靠国阵其他成员党吧!马华?党选是声声要转型,要在国阵争夺一个署理主席职,如今不了了之。总会长声称存异求同,蔡细历也表明自己懂得老二哲学,明眼人却也一目了然,两人从未真正合作。新春大团拜“翁蔡”还要分台而坐。在还没有搞好内部派系纠纷之际,要期望马华可以辅助巫统,仅是一个“难”字可言?民政和国大党更是大势已去,靠他们重振国阵雄风只怕是有心无力。

所以,国阵要在308的败仗中重新振作,其实很大部分还是要依赖巫统给人怎样一个印象。而直到今天,巫统仍滥用国家机关为自己巩固势力,你说,它不是慢性自杀是什么?

Sunday, February 22, 2009

Trainee 闹笑话

公司进来来了很多Trainee。
她们很勤劳,
什么都肯做,
偶尔也闹出了一些笑话...

******

“麻烦你帮我找Khalid Ibrahim的画面,他带眼镜的。”
“哦,没问题。”
5分钟后
“我找到了,戴眼镜的,对吗?不过他带着BN的帽子...”
“怎么可能?让我看看...”
我走过放映机一看,
“这个是Hishammuddin...”

******

我采访了一则人神共愤的新闻,
一名一岁女童怀疑被保姆的儿子性侵犯。
回来我看着短片,
她们站在我身后问长问短。
“那是baby的妈妈?蛮年轻的...那是爸爸?哪这个呢?...哦,原来是她婆婆...这个呢?是不是她公公?”
“那是林立迎...Segambut的YB。”

Wednesday, February 11, 2009

礼运大同篇

我跑了一整天沈慕羽出殡的新闻。
很辛苦,
不过不得不说场面真的感人。

尤其培(三)小学学生
在抗日纪念碑前
诵读《礼运大同篇》的那一幕。

他们年纪还小
可能不认识沈老,
后面那排没背熟的,
手上还拿着小抄。

不过我可以感受到
沈老看了一定很欣慰。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啊~

当地一个南洋经理
告诉我
这是《大同篇》,
我记起来,
然后回来找。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选贤与能,讲信修睦。
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
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
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男有分,女有归。
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
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
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
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华教尚未平等,
同道仍须努力。
何时马来西亚的教育体系
可以迈向平等?

Monday, February 9, 2009

货不对版204

我接受916,我要916,马来西亚需要916.但是可惜916当天天气晴朗,马来西亚政局在成功否决国阵3分2后,没有更近一步地政党轮替。不过,没有人,应该说很少人因此讨厌安华。同样以“跳槽”来组织政府,为什么纳吉和安华所说所做,带来的反弹有天渊之别?其实稍微回顾一下,就可以发现,为何人民比较可以接受安华以跳槽手法推翻政权。

2008大选前,没有人会相信308大海啸会冲击大马50年来一成不变的政局。安华成功在308前,借着大马已经点起的反风火苗,例:林甘短片事件、兴权会、bersih等,“做起個势”,让公正党、回教党、行动党放下歧见,连成一线,制造了一个大马独立50年来首个“打破种族政治的梦”。安华因此乘胜追击,再度编制916变天的梦想。虽然当时有人非议手段是否恰当,不过普遍民众非常期待。这可以从915民联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庆祝马来西亚成立日时就可发现,当时民众口中“nine one six,nine one six...”如雷贯耳,响彻天际。

这里不是要回味安华如何风光,而是我们知道,也谅解916的必要性。第一,选民是善忘的,反风常吹,不代表每一次可以吹倒扎根50年来的种族政治。安华年纪不小,从一个前副首相沦落至阶下囚,想要翻身谈何容易,因此既然308反风大吹,还吹倒了5州政权,安华选择乘胜追击,在政治上乃正常选择,因为没有人肯定,再过5年,这个“势”是否依然存在。

当然你可以坚持,无论如何都应该等下一届大选。不过有谁不知道,安华的对手不是等闲之辈?国阵虽被否决3分2,但是许多国家机关仍掌握在他们手中,要安华再等5年,难不成突然在法庭上搬一个床褥,又或是援引内安法令,关他个6年,到时候再说他肺部积水,草草下葬,要安华等下一届,情何以堪?安华知道自己不能等,选民也知道不能等,因此916之梦就这样被允许了。

反观纳吉,自己的阵营都还未进行改革,在国阵还背着“贪污、腐败”的象征时,推出204配套,对比916打破种族政治之梦,如何相比?前首相马哈迪苦苦相劝,将两名涉嫌贪污罪名的议员拉入国阵,只会吃力不讨好。他们罪成,别人会加深对巫统贪污的印象;他们无罪释放,别人会加深司法不公的印象。可惜纳吉为了夺权,不顾一切,这证明纳吉根本无心再为国阵树立良好形象,这太浪费他的时间。他选择走捷径,来硬的,也来阴的。整个跳槽计划暗地里进行,没有愿景,也没有明确施政方向,连编个好一点的藉口都懒,直接借用安华做挡箭牌。如今主流媒体和卡巴星竟然随着纳吉口吻说安华玩火自焚,看了实在令人心痛。

一个努力在民联塑造“公平、平等、廉洁”,并寻求符合程序手法跳槽夺权(安华曾多次强调,只要拥有足够议员,就会在国会提呈对首相不信任动议);另一个背着“贪污、腐败、黑箱作业”,连州议会都等不及,夺权前还要将议员藏起来,用一个“跳槽”字眼,就将他们说成是一样的,我不能苟同!

我接受916,我要916,马来西亚需要916。如今来了个204,这个“水货”,太货不对版了。。。

变天笑话

从黄泉安部落阁看到的,
觉得很有意思。
就copy过来了。
详细文章内容你们就自己看他的部落阁吧!

"Do you know why Najib had to come to the Istana twice on February 5 before the new MB was announced?" a guy asked me. I shook my head, listening on in anxiety.

"Najib came in at 9.50am, left at 10.35am, and came back again at 11.21am and left in a hush by 11.34am. Why? Forgot to bring the cheque booklah!"

Thursday, February 5, 2009

痛心疾首

爸爸打电话问我:
“为什么苏丹不解散州议会?”

我说:
“老懵懂了。。。”

爸爸很失望,
我也很失望,
相信还有很多人都很失望,
可是,
还有什么力量可以扭转局势?

这一夜,
我只能形容,
现在的心情,
痛心疾首!

Tuesday, January 20, 2009

变天,从马大开始!

我曾跟同事说:
“大学,是社会的缩影。”
所以看校园选举
好像看大选一样,
很爽。

尤其每年看PMI创意的口号,
总是叫好又叫座,
今年去东姑礼堂
还是会听到
“Hidup hidup, mahasiswa”
可是竟然发现,
喊得人隶属请校方阵线。。。

哇。。。
蓝牌虽然抄青派口号,
不过他们今年学会喊口号,
也算是进步吧!

所以两派人马
喊着类似的口号,
很令人混淆。

不过最重要的
当然是等开票箱。
心中想,
明天报章标题应该是打
“马大两线制初成”。
毕竟校园里反风还是有的。

副校长做出宣布,
校园级青派9席赢8席,
刹那间,
大有“逆转胜”的感觉。

结果蓝派比青派
20对19
法律系两位独立候选人
成了关键。

真拜托他们两位,
争气点,
马大能不能变天,
好做个明智选择。。。

Monday, January 19, 2009

他妈的 DBKL!

我一直以来都对DBKL没有好感。
无端端在我家附近
竖立几个停车付款机,
就要附近居民连去杂货店都要付停车费!

我从来都不给!

这一次更过分,
停车在自己组屋旁,
竟然被开罚单,
原因是停在黄线,
妈的!
停车位不见得你建多一点,
连停在自己家楼下
都要被开罚单,
DBKL到底想怎样?

总而言之,
罚单,我是不会给的。
他妈的,DBK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