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30, 2008

欢送


这几个月来,
都有在安亲班里教小朋友做功课。

五年级,
不大不小,
已经很会讲话。

"Miss Tuan, you side for who?
if you side for Mdm XX, you side for BN,
if you side us, you side for DAP."

我问为什么不能选PKR或PAS?

"Cannot la!
PJ got DAP and BN only..."

连小孩都这样区分
难怪国阵在大选狂输。

“老师,你有孩子吗?”
我答有!
“叫什么名?”
我念出他校服前的名字。
他愣了一下,
一阵不好意思。。。

相处的时间不长,
也没特地和他们打成一片。
连要离开也没强调。

就那一天,
聊着聊着,
"Today is my last day!"
女生们huh的叫了出来,
我还惊讶,
通常安亲班时不时换个老师他们应该很习惯。

我也没太在乎,
就在要走时,

“老师,等多一下,我们有东西给你!”

原来几个女生在知道我是最后一天时,
就开始用有限的资源,
为我做卡片!

哎哟~
害我都不好意思。
不过心还是很warm!!!


Wednesday, August 20, 2008

毕业



我毕业得很匆忙,
不管是大学或辩论。

拿着毕业照让教练看时,
俊仁说我笑得很别扭,
拿文凭拿得一幅“不好意思,我不配!”的样子。

不过无论如何,
能够脱离读书、功课、考试,
的确令人开心。

还有,
从今天起,
叫我“马大教练”!

哈哈!

Monday, August 18, 2008

最后一夜

那一晚, 心里一直哼着这首歌。。。

踩不完 恼人舞步
喝不尽 醉人醇酒
良夜有谁为我留 耳边轻语柔

走不完 红男绿女
看不尽 人海沉浮
往事有谁为我诉 空对话灯愁

我也曾陶醉在两情相悦 像飞舞中的彩蝶
我也曾心碎于黯淡离别 哭倒在露湿台阶

红灯将灭酒也醒 此刻该向它告别
曲终人散回头一瞥
嗯。。。最后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