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8, 2008

谁要谁好看?

中央政府突然宣布展延槟城两大发展计划,
令人不得不怀疑这是否与政治报复有关。
曾经,每一次大选,选民都在恐吓中投票,
你不投我,华裔就没有力量!
你不投我,就不让你发展!
你不投我,513就会重演!

选民是吓大的。

这一次,也不知道选民吃了什么豹子胆?
尽然不再被恐吓,
投下了反对票。
虽然突然换了几个州政府,
大家也有点始料不及,
不过相信选民也不害怕,
做不好你的下场也不会好看!

所以,我相信。。。
或者说我希望阿都拉不会如此愚笨,
以为用回老伎俩就可以吓坏选民,
以为人民真的会相信投了反对党就没得发展。。。

我告诉你,
这没有用。

州政府频频高调支持发展计划,
让人民觉得一切只欠东风,
等着中央的批准而已。

如果中央还在自以为是,高高在上
吊高来卖。。。
只会被视为阻碍。
而以后,
要去除这个阻碍,
当然不是投票求它,
而是投票换掉它,
让愿意批准计划的人当中央政府。。。
就不会有只欠东风的问题。

如果展延发展计划真的如反对党所说的,
是一种对选民的报复,
要让选民好看,
我想,
选民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用选票恐吓你!

到时是谁让谁好看,
真让人期待!

Wednesday, June 25, 2008

请记住他们的嘴脸。。。

日前我国国会首次开先例,以安全为由而限制记者活动范围。
这项继限制记者人数后,再次无理地限制媒体不能在国会走廊自由采访,
招惹各媒体的不满,以致媒体们不说二话即刻杯葛国会议厅外的所有记者会。

看到这样的一个新闻,
第一反应是:
国会傻了啊!

再从夜报追踪此新闻,
发现记者们真的是怒气冲冲。

其中一篇由光明夜报记者所披露的心声,最为我所认同。
文稿中透露,两位巫统议员在所有议员都要求开放国会走廊时,
竟然不削地说:
“没有必要讨论,太浪费时间”

文稿的结论更令人觉得痛快。
这位仁兄告诉读者,
既然这两位巫统议员对“媒体禁足令”不足为提,
请大家记住他们的嘴脸,
这两幅自私自利的嘴脸。。。

可见,那些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国会议员多么令人讨厌~

本人认为,这两位巫统议员真是不知死活,
他们还以为事到如今,我们的媒体还会像当初一样,
对他们唯命是从?唯唯诺诺?逆来顺受?
他们真的是傻了!
得罪了无冕皇帝,忘了媒体是第四权,
而这个第四权背后撑腰的有我们越来越聪明的人民百姓!
而人民是政府的老板!

我现在期待的是看这两位高傲的巫统议员会受到媒体怎样的“宽待”?
当然,结束以前不会忘了提醒各位,
请记住他们的嘴脸,
他们的嘴脸是:


利拉耶辛莫哈末卜艾

Thursday, June 5, 2008

百物涨价心忧忧

我是个学生,
快要踏入社会工作,
但还未正式踏入以前,
就已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屋租、
担心车油、
担心给不到家用、
更担心存不到钱。

我也有理想,
希望在自己土生土长的国家好好奋斗,
但在这一刻,我想起爸爸的建议:

“倒不如去新加坡试试,马来西亚怎样可以赚钱?”

这个政府太恐怖了,
他们坐官车、住官邸;
他们有眼睛,却睁眼说瞎话;
他们说政府很辛苦,却只是在为党争辛苦;
他们说以民为本,却处处针对人民。。。

皇冠城事件如此,
物价调涨也如此,

这一刻,
恨不得,
大选。

换掉这个只会起物价,
不会起薪水的政府!

Wednesday, June 4, 2008

“新家”

不知不觉,搬进新房间已半个月,
来不及回味搬家的过程,
因为我是马大有史以来第一个半夜十二点搬家的人,
可见,多么匆忙。

没有固定工作的我,很穷。
但很谢谢宝诗给我的床褥与衣架,
这让我省了至少一百元。

也要谢谢文彬宇晖,
半夜十二点用小小两辆车把我一箱箱的行李搬过来。
这至少也省了两百元搬家费。

当然要谢谢伟翔,
虽然开始很不习惯maxis broadband,
但如今一切还算顺利。

再来就是谢谢晓蕙,
一直对她家的冰箱虎视眈眈,
以后可以在早上喝到美味的鲜奶也拜她所赐。

我的小小房间,
是有很多人的帮助,
才“形成”,
如今,很舒服、很安静,
绝对是一个完美的私人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