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2, 2008

点滴回忆。在马大(14)~
12月31日:恩怡可怜日



翻阅志伟为全辩筹备过程所拍的照片当中,
发现了一张自己在白板上吐怨言的照片,
题目为:恩怡可怜日

内容是:
-原以为可以吃火锅,但最后沦落到讨论一整天。
-原可以穿美美去Malam Gemilang,但又没有$美美的衣。
-原想吃Curry Tom Yam,但Kolej竟不让Canteen开档,最后沦落吃RM2.80。
-不小心早到,想看报纸,又忘记带,最后沦落看辩论稿
-从Kolej到SR,有忘记带雨伞,晒到要死。
-讨厌穿有领的衣,偏偏今天被逼要穿,热得要死。

哈哈,现在看回,
自己当天还真的很倒霉。
由于那一天是新年前夕,又是辩论队拍照日,
原本大家讨论说要不要拍了照就去吃火锅庆祝,
但最后为了不拖慢进度,
讨论照旧,所以才会有以上第一句的怨言。

那一天,也刚好是宿舍晚宴,
我因为为了省钱不买晚装,
决定缺席,所以有了第二句怨言。

宿舍有个好吃的Curry Tom Yam,
但由于校长Open House,
所有档口竟然禁止当口开档营业,
害我没东西吃,
只好叫队友打包。。。

没带报纸,又忘了带伞,
穿着辩论队又黑又热地队衣,
一个人早到讨论地点,
没有事做,就在白板上发泄,哈!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