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2, 2008

点滴回忆。在马大(12)~
全辩.猷荃

全辩筹备过程中,
我生了一场大病,
已经忘了这场病跟选拔时的那一场是不是同一场,
总之就是很辛苦,很辛苦。。。

那时马大学生诊所去了好几次,
吃药像吃糖,完全没有起色。
买Panadol一定要买active fast的,
吃后只能顶两小时,
两小时后又变得要死不死。

很辛苦!
很怕冷!

直到有一天,身为队长的雪琴,
打给了我们的“队医”猷荃:
“我们有个辩手病得很严重,烧一直不退。。。”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猷荃。

猷荃带着我跟雪琴,
来到了北京同仁堂,
依稀记得医师说我身子寒,
叫我不要吃冷食,不要喝冷饮。
猷荃帮我付了医药费,听说很贵。
那次看病后,病就好了。。。

很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就要他破费,
直到今天,看到猷荃
都回想起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看,我在筹备中随时都要喝药。)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