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8, 2008

他妈的..Maxis Broadband #%&/!

之前就已经听过别人对maxis 的批评。。
这一次自己第一次用,
真的是心里骂了千百句粗口,
不能忍受,
单单开一封email开了二十分钟,
refresh五六次。。。
到现在还没开到!!!

我现在虽写着部落阁,
却还等着那封电邮。。。

真的是他妈的..Maxis Broadband #%&/!

Monday, May 12, 2008

新系列
点滴回忆。在马大

睡觉前想了一想,
还是把新部落阁的文章挪回现有部落阁,
原因无它,
容易打理,
不易分心。

姑且把它介绍成新系列,
点滴回忆。在马大
也不错!



那之前的earnyeedebate.blogspot,
delete了~哈

点滴回忆。在马大(21)~
聪涵 . 我



不止一次人家说我们长得很像,
连我自己的亲身妈妈都说像。

时常在比赛后,
评判会问我们是不是姐妹,
我都会说“我姓段,她姓黄,怎么会是姐妹?”

我倒不用紧,
长得像世界最佳是我的荣幸,
如果我有她那般总结能力就好咯!

我曾到过聪涵家,
然后我问她爸:
“Uncle,很多人说我们很像,你觉得呢?”
Uncle立即回应:“哪里会?”

哈!我想他女儿在他眼里肯定是独一无二,
我这种丫头怎么能跟他们家扯上关系呢?

不过无意间看到这张照片,
勉强有一点点像啦。。。

点滴回忆。在马大(20)~
模仿





新愿景杯,
我们叫它作“联赛”,
虽不算是什么大赛,
但马大一样重视这个比赛。

听说颖知上了五场,全胜!
我就可怜咯,上了三场,只胜一场。
马大输的比赛我都有贡献,哈!
不过还好,
我没有连累大家拿不到冠军。。。

我们四人拍的那张照片,
是故意学01年那一班学长,
在国际赛事上胜了冠军,
刊登在报章的照片。

我想,那时,
是模仿,也是目标。

点滴回忆。在马大(19)~
会员大会



哈,看得出这是一张怎么样情况下派的照片吗?
雪芬、欣怡、聪涵、业健。
不是组队打比赛,
而是互相对抗竞选辩论队副主席一职。

那时竞争激烈,
副主席最后落在聪涵手上!

我呢,是财政!哈!

点滴回忆。在马大(18)~
欢乐Kukup之旅



那一次的旅行,
听说原本只限教练团,
说要庆祝勋亮从英国回来,
看来他人缘不很好,
最后没有足够教练而开放给小瓜。
(其实是教练工作忙啦!)

不是什么豪华之旅,
打打麻将,唱唱歌,
再来由筹委(勋亮、艳欣、彩珍)主持游戏。
上面看到的片段,
就是临时分组对抗喊口号。

宇晖组,哼!(比中指)
聪涵组,哼!(比中指)
精英队,Yeah~(比胜利)

很简单的口号,
很简单的手势,
但是直截了当,
我果然还是个很有创意的人~

点滴回忆。在马大(17)~
12月31日,相约2005

传说马大最有办事效率的地方就是此地。
此地位于东姑礼堂对面,
俗称2005。(根据年份而定,每年名字都换一次。。)
说它有效率不是盖的,
每年新年前夕,此年份肯定准时更换!
如果你迟了一步,
就看不见2005,换了2006。

马大生总有个传统,
每年12月31日就得到此地拍照留念。
所以这一天你都可以看到很多不同团体,朋友群会聚集这里,
大家都会很有纪律轮流跟年份拍照。
这成了大家new year eve比做的事~

那一年辩论队算最有创意,
拿了好多七彩的标语,
变成了“辩”色龙~

其中有张相片,
象征了八个辩手争夺全辩六个参选名额,
雪琴手握“辩”字,
证明被她抢到了,
很可爱,很好玩,
我想的,爽!


点滴回忆。在马大(16)~
十辩回忆录

筹备十辩,
志伟用他那台Motorola手机,
偷偷拍了很多相片,
虽然像素不是很好,
但所有画面都是大家最自然的一面。。。

点滴回忆。在马大(15)~
全辩.我画宇晖





没受过什么画画训练的我,
可以画到这样,
也算传神啦!

点滴回忆。在马大(14)~
12月31日:恩怡可怜日



翻阅志伟为全辩筹备过程所拍的照片当中,
发现了一张自己在白板上吐怨言的照片,
题目为:恩怡可怜日

内容是:
-原以为可以吃火锅,但最后沦落到讨论一整天。
-原可以穿美美去Malam Gemilang,但又没有$美美的衣。
-原想吃Curry Tom Yam,但Kolej竟不让Canteen开档,最后沦落吃RM2.80。
-不小心早到,想看报纸,又忘记带,最后沦落看辩论稿
-从Kolej到SR,有忘记带雨伞,晒到要死。
-讨厌穿有领的衣,偏偏今天被逼要穿,热得要死。

哈哈,现在看回,
自己当天还真的很倒霉。
由于那一天是新年前夕,又是辩论队拍照日,
原本大家讨论说要不要拍了照就去吃火锅庆祝,
但最后为了不拖慢进度,
讨论照旧,所以才会有以上第一句的怨言。

那一天,也刚好是宿舍晚宴,
我因为为了省钱不买晚装,
决定缺席,所以有了第二句怨言。

宿舍有个好吃的Curry Tom Yam,
但由于校长Open House,
所有档口竟然禁止当口开档营业,
害我没东西吃,
只好叫队友打包。。。

没带报纸,又忘了带伞,
穿着辩论队又黑又热地队衣,
一个人早到讨论地点,
没有事做,就在白板上发泄,哈!

点滴回忆。在马大(13)~
全辩.冬至

筹备过程中,
巧遇吃汤圆之日子。
无家人在身边,很是可怜。。。

于是我又有了诡计,
每人发一封信息给教练,
但署名给其他人,
表达大家想吃汤圆的欲望。。。

我记得我是负责发给勋亮,
但署名是给雪芬,内容大概如下:
“雪芬,你在家里好吗?我在这里很可怜,
没有汤圆吃,如果教练会主动带汤圆给我们吃就好咯!”

当时勋亮还笨到回我
“Are you wrong sent to me?”

那时这个诡计很快被俊仁拆穿,
因为当时他正与其中一个教练在一块儿,
刚好两人同时受到类似的信息,
直到我们在耍他们。。。

不过这个诡计是成功的,
因为当晚晓蕙有带汤圆来探我们~~
好好吃!!!


(晓蕙带来的豆奶汤团,好好吃!)

点滴回忆。在马大(12)~
全辩.猷荃

全辩筹备过程中,
我生了一场大病,
已经忘了这场病跟选拔时的那一场是不是同一场,
总之就是很辛苦,很辛苦。。。

那时马大学生诊所去了好几次,
吃药像吃糖,完全没有起色。
买Panadol一定要买active fast的,
吃后只能顶两小时,
两小时后又变得要死不死。

很辛苦!
很怕冷!

直到有一天,身为队长的雪琴,
打给了我们的“队医”猷荃:
“我们有个辩手病得很严重,烧一直不退。。。”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猷荃。

猷荃带着我跟雪琴,
来到了北京同仁堂,
依稀记得医师说我身子寒,
叫我不要吃冷食,不要喝冷饮。
猷荃帮我付了医药费,听说很贵。
那次看病后,病就好了。。。

很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就要他破费,
直到今天,看到猷荃
都回想起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看,我在筹备中随时都要喝药。)

点滴回忆。在马大(11)~
全辩八强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大赛的筹备,
很恐怖,因为看到雪琴绍谦他们都很厉害,
很怕自己跟不上。。。

不过自己还蛮听话的,一直跟着时间表筹备。
雪琴那时是队长,她叫我对辩就对辩,
要技术训练就训练,
当时很怕自己连累学长的筹备,所以一直积极配合他们。

那时的训练对我来说真的是超级恐怖,
“现在一人出一个架构”
明明什么都不会,
我还是会硬硬出一个。。。

那是最怕他们叫我出炮弹。
有一点小聪明的我,
早注意筹备的时间表,
紧记炮弹落在星期几,
然后在准备炮弹的前几天,
教练晚上来时,口里时不时吐出好的问题,
就把它抄下来。。。

到了出炮弹的那一天,
雪琴说要出炮弹,
然后我就很自豪地说:
“我早就抄了很多!”

那一天,
我被绍谦封为“当天最佳”!

点滴回忆。在马大(10)~
全辩选拔.大病一场

这应该是我人生的第一场选拔赛,
那时大家很有纪律,整个假期都没什么回家,
一直把选拔赛当作正式赛事一样筹备。

假期宿舍是不能住人的。所以我们几个一年极生,
都投靠宇晖,住在他姐姐家,
每天早上就出发到马大。

那时候很多人生病,先是颖知,后是雪芬,
大家都轮流生病。。。
自己的抵抗力还不错,一直都健健康康。

就在选拔赛前几天,竟然中马票,
轮到我生病!!!
很辛苦啊!
我还记得,没什么吃东西。
身体忽冷忽热,
有一晚在宇晖姐姐家,住了一碗面,
吃了两口就吐出来了,可怜。。。

选拔当天更惨,整个人像虚脱一样,
而且我那队还被排到蛮后面的,
毫无力气地坐在MP3外,坐也不是,躺也不是。
心里还一直挣扎,不如不打了,回去睡觉。。。

不过还是撑到了,
那时队友是业健欣怡,
希望没有连累他们,哈!

点滴回忆。在马大(9)~
全辩.第一次的尴尬

我第一次接触全辩,是人家告诉我,他们看到有关辩论的宣传单,是要面试的。(他们也不知道那是全辩,而不是辩论组)。朋友说:如果你要参加辩论的话,就到全辩去面试。那时我就一个人来到了全辩筹委前,拿了表格,正要填上个人资料,咦?!奇怪,为什么要填上你要进什么组别?宣传组、总务组、辩题小组。。。就是不见任何有关训练参加比赛的小组???

后来大胆询问之下,筹委很耐心地跟我解释,全辩不是辩论组,它是一个华文学会特别活动,是办比赛,而不是训练辩手参加比赛,参加全辩做筹委的人,都不能参加比赛。。。

“Huh...可是我想辩论...”
“那你应该联络辩论组。而不是全辩...”

就这样,我把空白的表格还给筹委,失望而归...哈!很傻。

点滴回忆。在马大(8)
辩论营.集训的第一步

辩论营,热闹咯!营员多,学长多,教练多。

那一年,是辩论队很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在Raub举行,
第一次有黑白大赛,
第一次有EPD训练。。。

还记得,在呈现的那一个环节,我呈完稿后,文豪有点凶凶地说:
“你知道你自己要说什么吗?”
我点头。
“那你还一直看稿?!”
然后我被逼重新在不能看稿的情况下,呈现多一次。

那一年,很多学长一直都陪着我们,
佑强,康祥,志伟,宇晖,宝诗。。。
勋亮又才从英国回来不久,
辩神当时还不会忙到要死,
还可以煮菜给我们吃。。。

没什么娱乐,一有空就拍照,
所以照片很多。。。
就让照片说出我们集训的故事吧!


点滴回忆。在马大(7)~
友谊赛.新加坡

这里一定要特地写一写到新国立大学的友谊赛之旅。印象太深刻了,不是因为辩题怎么样, 而是整个旅途只有“惊险”两个字可形容。。。

那一大早清晨,嘉钱、雪芬和我因为大家都是住在靠近的宿舍,相约一起走到马大图书馆前的巴士站,要与其他人集合出发到新加坡。我们大概是约八点要集合,所以七点左右我们就已从宿舍出发。

我们三人算是最早到车站的。接着陆陆续续其他人也到了,大家都拖拖拉拉,并不是很准时。到了八点,人都还没到齐。这时传来了了惊人的消息,云峰出来了,但忘记拿护照又转回头,绍谦聪涵从十二宿舍来也有问题,会迟!大伙儿都决定不等了,先搭德士到Pudu车站。但是早上八九点的德士都不愿载人到Pudu,原因是早上塞车!

看着一辆又一辆的德士司机向我们摇头 ,我们开始慌了,到底赶不赶得上巴士?

最后,好不容易一个司机愿意载我们,Bangsar竟然塞车,司机问我们几点的巴士,我们所告诉他的时间吓了他一跳!他建议我们在Bangsar LRT Station下车,转搭轻快铁会更快,于是我们转搭轻快铁,那时宇晖已打来说巴士要开了,叫我们要快,但是轻快铁的速度不由得我们控制。。。

最后,巴士真的不能等,宇晖叫巴士在经过LRT时载我们一程,所以那一天我们是在Pasar Seni 上车的。尴尬死了,全车人因为我们而迟开车。

上了车后才发现,还有一车人还没到!!!他们直接坐德士Sg Besi Tol,更厉害!一直到了Sg Besi,他们上车了,才算真正人齐。。。

点滴回忆。在马大(6)~
友谊赛.那一段成长的日子

训练,就从友谊赛开始。
最有印象的是,特地做了个国际护照到新加坡打友谊赛
所以我,尚元,聪涵的护照号码是连在一块儿的。
当时我的队友包括了后特、嘉钱、佑强。。。

打过公教,输!
对手厉害得不得了!

打过尊孔,输!
那时还是在星洲打表演赛,丢脸死了!

那时其它人也一样,去哪儿打表演赛就输到哪儿~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的战斗力都没有输,
于是,我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成长。。。

所以现在当有中学生问我有关辩论时,我都会说
“不要小看自己是中学生,马大时常都被中学生打败的。”
哈!

点滴回忆。在马大(5)~
第一届中华杯.那一段我不在的日子

打校辩时可以说是无天无日,全情投入。我还记得半决赛前一晚我跟雪芬在宿舍lobby改稿到凌晨四点。于是打完校辩,我们很快的就有了共识,是休息的时候了。。。

我们跟宇晖说,接下来的中华杯选拔我们不打了,要赶功课。当时学长们都极力“阻止”我们休息,差不多每一天都可以接到宇晖或晓蕙的电话。当时我们觉得烦,“只是不打一场比赛罢了,何必逼人太甚?”最后,我们的固执让我们少打一场比赛。

现在成了别人学长的我,终于明白当初为何晓蕙宇晖死缠烂打。因为校辩过后,总会有很多人为忙功课而离开辩论队,一去不回。

后来听说选拔赛顺利进行了。
再后来听说他们拿冠军了。。。




整个过程我都没有参与,如今回想起来,虽然谈不上什么遗憾,但幸庆自己最后乖乖归队(我们真的兑现诺言,中华杯后就回来),不然这三年来我就只是一个资讯工艺系的学生罢了。

点滴回忆。在马大(4)~
校辩.婕组

婕组,就是我们校园辩论赛的组名,欣欣想的。
(斯斯文文的名字,果然欣欣是中文系的)

宇晖,就是我们校园辩论赛的领队,欣欣抽的。
(真是他妈的!#%@/!&*)

我不会忘记宇晖第一次跟我们筹备的时候,他强迫我们玩“物品联想”来自我介绍。。。
我们那时候快要疯了,离比赛的时间并没有很长,这个学长他到底在干嘛?

那时初赛的题目是“赖活不如好死”。
我们的架构大概就是“好死的精神”。
那时三辩的盘问问题有一题是“请问对方,你是要赖活一下子,还是要赖活一辈子?”
还记得锦添还赞这题问题好,让我好飘飘然,因为问题是我想的。
(虽然宇晖日后有抢功劳说是他想的,但大家不要被他骗!)

当时雪芬是二辩,对辩手。她跟颜志伟对辩后,我跟欣欣互望,然后一起惊叹:
“哇,好厉害!”

这一场比赛很难忘,那时大家都很嫩~


点滴回忆。在马大(3)
校辩.雪芬

跟雪芬并不算死党,中六时她坐我隔壁,是我的班长。她有她一班要好的死党,我有我一班要好的死党。当大家一同被派进马大,同系又同宿舍,突然就很相依为命。

我对辩论有兴趣,她一直都知道。她很牙荐嘴利,我也知道。当我跟欣欣一起达到共识要一人各自找多一名队友加入我们的校辩队,我第一个就想起她,她虽然没什么经验,但胜在牙尖嘴利,于是找了个机会,放学回宿舍时就趁机问她。。。

我还记得那时我手上拿着一把蓝色的雨伞,用它当作麦克风,“访问”雪芬:

“雪芬,你要和我一起参加校辩吗?”
“Huh。。。。”她犹豫。
“我找不到人。。。”我哀求。
“好咯,如果你真得找不到人就算我咯!”

就这样,雪芬第一次辩论就献给了我~
所以我常说我是伯乐,找到这匹千里马~

点滴回忆。在马大(2)~
校辩.欣欣.

偶然遇到同乡的朋友,她告诉我她宿舍有个中文系的朋友也在寻找队友参加校辩。于是就在她的帮忙下,我得到了欣欣的电话。心里想说让小萍不知把我派去那一队,还不如自己主动组队,至少还可以让自己先过目一下我的队友。

联络上了欣欣,这个女孩很积极,看来应该是很好合作的,心里也沾沾自喜朋友并没有介绍错。

“看来我们需要见一面谈一谈怎样组队。。”欣欣展现其领导风格。
“可以呀,你要几时?”我当然没问题。
“下个星期的辩论表演赛你会去吗?我们那儿见好了”
“。。。好吧!。。”

其实那时根本没想过要去表演赛,虽然人人都说胡渐彪会来,但其实对辩论界还算陌生的我并没有去看渐彪的冲动,但是为了方便欣欣,去看看也好。就这样,我跟欣欣相约在Perdanasiswa Auditorium外的RHB machine旁,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点滴回忆。在马大(1)~
校辩.晓萍

来到马大校园,心里就想接触辩论队,
一心认为既然在中学有了相关经验,就不要荒废。
可是又住在山上(十宿舍离马大中央好远),
就只好托友人帮忙留意。

“恩怡,我看到辩论迎新的宣传单了!”
“可是迎新通常是玩玩游戏破坡冰,我想直接参加辩论训练的。。。”
那时的我还真不象话,就这样放弃了参加家庭日的机会。

“恩怡,宿舍有校园辩论赛的传单了!”
于是,望着宣传单上的两个名字:
邹宇晖 012-xxxxxxx
陈晓萍 012-xxxxxxx
我那晚就打给了小萍。
(注意:晓萍这个人很重要,是她把我骗进辩论队的)

“喂,我想请问一下有关辩论队的详情。。。”
“哦,我们现在有校园辩论赛。。。”
“可是我没什么辩论的朋友,能不能直接参加辩论班?”
“ei...辩论班之前都是要参加校辩先的。。。”
“huh...”

就这样,我误以为校辩是进辩论队的先决条件。
于是就把名字一短信方式寄给晓萍,
让她帮我找队友。。。
#/$%#^!

Saturday, May 10, 2008

点滴回忆。在马大

WoOooOooOooow~!!!

我的新部落阁~



其实一早就想写一写自己的大学生涯,
可是稍微回忆一下,
就不难发现大部分都是跟辩论有关,
所以就开始为我的辩手生涯作个整理。

辩手跟空姐一样,
职业生涯都很短


我的名言。。。

现在细细回味,还真的发现有许多,
很好笑,很傻,很难得的经验。

但是不容易写,
所以目前还在一点一点将它完成。

http://earnyeedebate.blogspot.com

欢迎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