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30, 2008

会过去的。。。

人真的会有走投无路的时候。。。

我一向很怕添建,
(说怕,其实倒不如说是因为心里太敬佩这个“万本书”)
觉得跟他承认我是读电脑的会很丢脸,
因为自己的电脑知识真的是太烂了,
怎么可以让老师发现有这样的一个学生,
竟然在马大里虚度了两年多!!!

早前跟俊仁拿了他的电话,
万一thesis有什么三长两短可以求救,
但是我希望不用去找他。。。

但是,
但是。。。
那一天我真得不行了,
于是拿起了手提,
给了个简讯他,看看他在不在学校。

他很热心地为我解释。
临走前,我说:
“添建,很辛苦阿!”
他轻轻的回我一句:
“别担心,回过去的。。。”

哈,看来他也曾经有过这样一段辛苦的岁月,
只是我肯定他比我勤劳很多很多很多。。。

我现在正等着过去的那一天。。。

Tuesday, March 18, 2008

我成了落汤鸡。。。

真的是他妈的 @#/^%!&

现在沦落到时常要待在学校做system也就算了,
沦落到时常要走路搭巴士也就算了,
今天从学校回时竟然还跟我下大雨!!!

真的是他妈的 @#/^%!&

本以为换了把新雨伞,
走路也可以轻快些,
至少不用害怕猛烈的太阳,
怎知它根本抵挡不了大雨的侵袭,
我的双腿、裤管、鞋子全湿了!!!

真的是他妈的 @#/^%!&。。。。

Tuesday, March 11, 2008

迈向两线制

2008,3月8号,
我段恩怡,把我人生头两张选票,
投给了火箭。

没有什么特别感动,
心里只想着马来西亚应该壮大两线制,
所以我是投党不投人。

***************************************

投票前几天,
大家还互相讨论,
“不怎么可能否决三份二啦,反对党怎么算都不过二十席”
“念群赢一万票?那就换政府咯”
“刘镇东应该是做炮灰。。。”

大家都不敢太乐观,
毕竟依稀记得施明得说过,
马来西亚要做到像台湾这样政治醒觉,
还要多五十年。

***************************************

可是,一夜之间,
惊喜连连,
反对党不只成功否决三份二,
还执政五州!

心里最痛快时,
是看到三美维鲁败北那一刻,
再一次痛快时,
是看到前雪州州务大臣基尔流泪的时候。

这条水,说要零反对党,
这一次自己就成了反对党,
如果真的零反对党他就失业了~

***************************************

可能很多人还不能适应,
突然之间在野的变在朝,
在朝的变在野,
但是其实这不就是正在迈向两线制的开始吗?

改变,总得有一个过渡期,
如果这一次执政的做得不好,
下一届再换掉他,
这就是人民当老板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