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1, 2008

Lingam's Devil Curry



一句话,很棒!

换掉它!

很感慨,
问了身边许多朋友,
投不投票?
大多都未注册。。。

大家都忙于课业,
要读好书并没有错,
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
为什么当初进大学时总是战战兢兢?
为什么有人即便有3.8也进不了大学?
为什么马大身为国际大学,连上网都要自己掏腰包买broadband?

这就是因为政策不够透明,
我们大学入学标准真的公平吗?
我们投诉校园设施不好,真得有人听吗?
还是你还以为,进了大学,就要感谢政府?给你机会。。。

不是这样的,
我们感谢政府,当它对每个族群都公平,
我们感谢政府,当它懂得提升人民生活素质,
如果它只是懂得让人民活在百物涨价,
活在不公、贪污底下,
换掉它!

Tuesday, February 19, 2008

就在马来西亚

在电邮里发现这样一个有趣的邮件:

在哪里你可以看到全世界最烂的工程部长 - 马来西亚
原因:沙美维鲁只有中六的学历,国会大厦经过接近一亿的装修,还是经常漏水。政府医院发霉,高速公路有裂痕,最要命的是签了那些不知所谓的大道合同,赔死我们。更要命的是,他到现在还是工程部长!


在哪里可以看到超人般的部长 - 马来西亚
原因:我们的首相阿杜拉 - 回教系毕业,但是可以同时作为财政部长,国家安全部长及首相,还有时间在南马大水灾发生时去澳洲为自己弟弟的nasi kandar店开幕。

在哪里可以看到不卫生的卫生部长 - 马来西亚
原因:身为医生的卫生部长和卖花女在酒店开房,口交。或许我们的卫生部长的老婆没有和黄燕燕副部长讨教,如何穿性感的睡衣,绑住卫生部长的心?

在哪里可以看到最成功的教育部长 - 马来西亚
原因:他的孩子都在澳洲读书

在哪里可以看到最会演戏的贸工部长 - 马来西亚
原因:AP 事件没完没了,拉姑流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后,没事!

在哪里做议员最爽 - 马来西亚
原因:能够从火车闸看守员,做到巴生议员,再盖了一个千万皇宫,还请埋普罗大众一起去他的house warming.老查的钱哪里来?没关系,吃他两支 satay再说!

在哪里可以找到最善忘的人民 - 马来西亚
原因:未详,或许马来西亚的土壤上有着一种神秘物质,会让人民记忆消退,继续投票给那些没有用的贪官污吏.

MalaysiaBoleh!

(我不要做善望的人民,你呢?)

大选愿望

2月17号,有个平面媒体记者访问我,
对于大选有什么愿望。
我简单回答:
媒体自由。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
有没有人关心,
这样的一个课题。

但是我真的打从心底认为,
媒体,尤其平面媒体(因为大马使用网络的人毕竟不普及),
是让大家知道真相,
是教大家分析国情,
的主要管道。

如果还继续受压于出版及印刷法令,
还继续自我设限,
又怎么可能启迪民智,
扮演第四权?

很遗憾,今天看到了一则这样的消息:

中文报担忧大选后秋后算帐
东方南洋开始缩紧言论尺度


杨凯斌 | 2月15日 下午4点09分

本届大选刚掀开序幕,但是中文报章却有紧缩言论尺度的现象,或掀起一股寒蝉效应。这是因为一般预料,华裔及城市选民在本次大选中将会猛吹反风,导致中文报章担心可能会不小心踩到“地雷”,成为国阵败选的代罪羔羊,并在大选后遭到秋后算帐。

为此,《东方日报》及《南洋商报》已经不约而同采取防范措施,紧缩言论尺度,包括订下大选指南要求记者遵守或是关闭报章的专栏。


东方:停止炒作华小增建、吹反风

据悉《东方日报》日前已经发出10点大选新闻及评论的内容选材指南给该报记者,“以避免受到无谓资讯的拖累,使本报受困”。

这10点《2008年大选新闻作业指南》包括:

1)旧议题如:华小增建、吹反风的现象等,即不再吸引读者,又对报馆有损,停止炒作。

2)勿鼓吹换政府或否决国阵三分二多数议席。

3)言论版非本报重点,反而应著重更多新闻报道,务必留意其敏感性,避免对政府、政策的过度批判。

4)反对党新闻应当适度报道,但版面安排尽量不夸大或太前。

5)反对党谩骂式新闻,宜大刀阔斧删节。

6)新闻可靠性为第一要素,评估“有问题”的报道时,必须确保手上握有确凿的实证。

7)照片应用须加倍用心,注意其中讯息有否“太刺激”。

8)图片说明注意用字遣词。

9)提名前对候选人或选区的臆测性报道,仍可持续进行;提名日后,宜转变为选情分析问政。

10)朝野政治人物见报率,建议为65:35。


南洋关闭雪隆版《无事不谈》专栏

至于《南洋商报》则因为大选来临,而下令关闭雪隆版的《无事不谈》专栏,其中一名专栏作者就是民主行动党中委、雪兰莪州双溪槟榔区州议员邓章钦。不过其他知名度较低的行动党人士,如张念群的专栏仍不受影响。

据悉《东方日报》主要是因为受到出版准证仍未获国安部更新,而采取这项自我设限的的做法。其报章封面仍刊登着去年的出版准证号码,即PP13061/12/2007。

消息透露,预料《东方日报》的准证在大选投票之前都不会被更新,等同“留校察看”,并指此举是为了抑制《东方日报》近日来针对大选所作出的系列“出位”臆测性报道。

政坛传闻,曾有马华领袖拿着《东方日报》报章向国阵高层投诉说,《东方日报》针对蔡细历性爱光碟呈辞的报道,恐怕将会掀起马华的党争。

据悉《东方日报》的这项大选新闻及评论的内容选材指南,主要是针对报章的评论和言论版作者。有者分析,《东方日报》素来比较受关注的“名家”和“龙虎阵”专栏的批判尺度已经大大减弱,在整个大选期间预料不会有什么看头,更举例之前一度不看好执政党选情的撰稿人如何启斌的笔锋,也开始突然转向为国阵护航。

Sunday, February 3, 2008

致大马公民的公开信

作者:杨映波


尊敬的大马公民,

我们生存在一片美丽丰裕的国土。这五十年来我们有些成就,也有值得我们庆幸和骄傲的地方。

可是,好多严重的人为问题也产生了。

我们不再感到安全,因为罪案屡屡,警方好像束手无策。我们缺乏各种自由,如宗教,言论,和教育自由。我们生活逐渐困难,虽然国家资源丰富。经过半世纪的发展和奋斗,每人都已获得真正的平等了吗?资源的取用和分配公平吗?我们的社会公正吗?司法公正吗? 有冤时能伸吗?有话能说吗?不满时能抗议吗?加上贪官当道,钱使推磨,欲诉无门,像个什么社会?

种种病症,必有病源。其一,病入膏肓的贪污,加上鸵鸟式的无睹。其二,制度缺乏透明和制衡。其三,新闻和言论的封锁。再者,执政者不正,当权者滥权。又者,司法远离公正廉明四个字。可不悲哀?

再这样下去,下一代怎办?

很明显的,必须改革了!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政府,更好的国会。

单靠埋怨政府是不够的。国会议员是我们选的,要嘛只能怪自己。

所以,我恳求大家采取以下行动:

(a) 和家人,同事,及朋友讨论改革国会的需要。

(b) 在将来临的大选,前往投票,投于改革。

(c) 请勿认为手中仅一票而无法影响大局。

(d) 请勿认为政客一般黑,投谁都一样。也请勿保持自扫门前雪的态度。

(e) 影响和鼓励你的家人,同事,及朋友在将来临的大选,前往投票,投于改革。

投票是一个重大的责任,不是儿戏;每一票都代表民主和君国之别。我们在批评政府之时,自己应当先尽责。

也让我们想想自己和他人的儿女,让我们仔细看着他们那些充满希望和期待的眼神。无数的幼小的他们,无法投票,只能把他们的前途托付于我们。我们对后代的责任,不仅是当前的抚养而已。为了大家的后代,我们有责任把票投于改革。

在大选投票过后,我们还需要继续监督我们的国会议员,确保他们实行诺言,向人民交代。

改革不是白日梦,改革是社会历史的必经路。但是,改革不能凭口,而要靠每个人的行动,要靠奋斗。

让我们为了那无数的无暇的眼神而行动吧!

谢谢!


( 本文摘自当今大马《读者来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