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2, 2008

野猫求食记

我一直都很讨厌猫,
尤其猫的眼睛总是看起来很邪恶。

我也一直是个冷血的人,
不管什么人来跟我募捐,
叫我买东西做慈善,
我都会断然拒绝。
毫不留情。

可是今天,
在我和朋友吃晚餐的时候,
一只老猫,
(我说它老,是因为它看起来真的像历经沧桑,经过岁月无数次洗礼的猫)
它默默坐在我椅子旁,
等我“施舍”一些食物给它吃。

这种经验我不是没有,
我也像往常一样
不管它、
不看它、
反正它等不到就会走的。。。
我是这样认为的。

一大盘饭
吃了一半,
它仍然默默的等。
半碗饭,
再吃剩一半,
它还在等。。。

心里想:
死猫,还不死心!

不管,继续吃。

就在这时,
有人轻轻碰了我的腿,
谁拍我?
一看,
那只猫原来已经竖立起身子,
将它的其中一只前腿伸向我
轻轻碰我一下,
示意它饿了。

那一刻,
怎么可能忍心再让它等?
于是也只好将剩余的一些肉、菜
丢给它吃。

真的是好一只
乞食的猫!
它那对沧桑的双眼,
我到现在都不能忘记。。。

Monday, December 15, 2008

国际山庄一游~


人家土崩,
我们都不懂是来采访,
还是来游玩,
幸好有个志同道合的新闻记者,
跟前我一样是第一次来。。。

也幸好星洲摄影记者好心,
成为了我们的导游,
哈!

我是娱乐记者!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以记者身份出席
娱乐新闻发布会。。。
真的不的不承认自己是个娱乐白痴,
人家艺人上台,
我就一直在记样子和名字。。。

Saturday, December 6, 2008

看见克林顿!!!
















哈哈,工作所需,又是官方媒体,
所以在工作时遇见他。
好彩早些时候弄了个相机在手,
毕竟我的手提电话没有什么好相机。。。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见他啦,
第一次相见是在香港蜡像馆,哈哈,
感觉他真人比较瘦咧。。。
可能是没有以前那样好吃好住!

Monday, November 17, 2008

想问潘永忠教授

作为外人的我们,
看到新纪元风波演变至今,
无一不感到心痛。

我很认同,
新纪元的校风
的确和其他一般校园不一样,
我跟同事说,
新纪元学生一般比较有社会sense。
不像国立大学的,逆来顺受。

所以,
我的确怀疑,
极有可能当上院长的潘永忠教授,
能不能维持这一路以来的新院特色?

昨天,
学生家长要求潘永忠教授
在风波未解决以前,
别来上任。
今天,
我没听到或看到潘永忠教授的反应。

我想问,
潘教授立场是什么?
你会发文告吗?
如果连立场都不清,
文告也不会,
难怪家长、教职员、学生
都不放心。。。

Wednesday, October 15, 2008

支持“违法”组织

民政党常年代表大会刚过,
我有幸参与。
其中当然也听了几位领袖的演说。

最为“大胆”的就属我们的拿督陈莲花,
内容直接冲向国阵成员党。
马来西亚没有谁是寄居者,
我们不要玩弄种族主义的领袖,
当时凯里应该还没离开现场。

接着马袖强、许子根
演说也围绕着国阵改革的目标。
三人不约而同都表示,
政府应该检讨内安法令,
释放内安法令扣留者。

可是今天内政部长赛哈密宣布
兴权会属于违法组织,
因为它扰乱公共秩序。

看来陈莲花、马袖强、许子根
也太不象话了,
怎么可以叫政府释放扰乱国家安全的扣留者呢?

诶,你自己也算是政府
怎么政府总是自相矛盾?

不过无论如何,
赛哈密政府
跟民政党政府,
我支持民政党政府多一点。。。

Thursday, September 18, 2008

916 天晴

‘916天晴’这是某报章当天的头条,
我想这对国阵任何人都是件好事。

可是我国政治局势是不是就此放晴?
国阵是否就此放心?
我看未必。

我出席了民联政府所主办的
马来西亚日万人集会。

8点10分,
雪州州务大臣卡立出现在现场,
当时台上没有任何主持人,
可是现场观众会自动全体起立,
并给予卡立热烈掌声。

这让我感到震惊。
如果马哈迪或阿都拉来,
会不会有如此受众的掌声?

当林吉祥问在场的两万人,
大家要不要916,
现场的回应是热烈的,
甚至“nine one six” 的声浪还一度掩盖了林吉祥的演讲。

当然,
大家都关注,
安华会不会在现场有要事公布,
不过坦白讲,
他还是老调重提,
“我们有足够的议员”
“最适当的时刻,就是会见首相后。然后和平地权力转移”

虽没有很大的惊喜,
但是你会感觉到,
916就算没有发生,
也没关系。
因为人民求变的心态已经大于一切,

人民渴望916,
却也不完全在乎到底政权转移在不在916。
人民讨厌汽油涨价,
却已不在乎到底安华能为我们降低多少。

因为大家真正不能忍受的,
是巫统的无能!
巫统的无赖!

总之有一天,
巫统倒台,
不管
在哪一日
哪一时,
大家还是会感觉痛快。

你说,
阿都拉真的可以感觉天晴吗?

Sunday, September 14, 2008

请联署“释放郭素沁,废除内安法令”请愿书

我从报纸上看到,
郭素沁的妈妈说
人家绑架至少还有要求赎款的消息,
怎么政府绑架了她的女儿,
却毫无消息。。。

各位,
如果你心里有一点同情这个妈妈的;
如果你也觉得政府太过分;
如果你也认同内安法令是用来保护陈云青是废话;
如果你也认为内案法令侵犯人权,

请你,
花少许时间,
签署这份请愿书。


“释放郭素沁,废除内安法令”


你不用走上最前线,
你绝对不可能被抓!

只希望你,
面对施政不公时,
千万不能保持沉默!

Saturday, September 13, 2008

国家安全?还是国阵安全?

每一次,有人问国阵议员,
为什么还要内安法令?

他们总是说,
当国家安全受到威胁时,
内安法令还是需要的,
并保证说政府不会滥用。

但是这一次,
继兴权会领袖无审讯扣留后,
阿都拉又再次动用内安法令。。。

可是有哪一次?
国家有不安全?

究竟哪一次?
人心惶惶?

真正目前最没有安全感的,
最心慌慌的,
是害怕政权转移的国阵!

为什么要使用一条恶法,
来保障自己的政治利益?

本来我也不赞成跳槽,
但这一刻,
这一个政府是不能要的了!

Friday, September 12, 2008

大扫除

衣服很多,
一直都希望,
自己有个大衣橱,
不过,
很犹豫,
毕竟,
这个房间可能住不过两年,
所以不敢买。
可是,
看到凌乱的衣服,
又心烦,
最后,
来个大扫除,

厕所洗了;
风扇摸了;
垃圾丢了;
地板扫了;
也摸了;

少穿的衣服都收了起来,
眼不见为净。
有穿的就折好,
现在房间看起来没那么凌乱,
心满意足!

很舒服~

Monday, September 8, 2008

阿末伊斯迈的烂反驳

阿末伊斯迈“华人寄居论”
最近越演越烈。
尽管在百般压力之下,
阿末还是坚持自己所说的只是独立前的状况。

首先,
这个反驳很烂!
为什么?
因为他是抄人的。。。

那一天首相在主持了国家财政会议后,
被记者问及此事,
首相尝试为他辩护,
说他不是故意的,
然后说那只是独立前的状况。

之后,
就一直听到他沿用这个反驳。。。

不过其实想深一层,
这个反驳好啊!
阿末说他只是说独立前华人是寄居者,
没有说独立后也是啊?

言下之意那时可能各族权益不一样,
现在都独立超过50年,
情况早已跟当时不同。

如果有什么媒体朋友见到阿末
记得问问他,
独立后华人是否还是寄居者咯~

Saturday, August 30, 2008

欢送


这几个月来,
都有在安亲班里教小朋友做功课。

五年级,
不大不小,
已经很会讲话。

"Miss Tuan, you side for who?
if you side for Mdm XX, you side for BN,
if you side us, you side for DAP."

我问为什么不能选PKR或PAS?

"Cannot la!
PJ got DAP and BN only..."

连小孩都这样区分
难怪国阵在大选狂输。

“老师,你有孩子吗?”
我答有!
“叫什么名?”
我念出他校服前的名字。
他愣了一下,
一阵不好意思。。。

相处的时间不长,
也没特地和他们打成一片。
连要离开也没强调。

就那一天,
聊着聊着,
"Today is my last day!"
女生们huh的叫了出来,
我还惊讶,
通常安亲班时不时换个老师他们应该很习惯。

我也没太在乎,
就在要走时,

“老师,等多一下,我们有东西给你!”

原来几个女生在知道我是最后一天时,
就开始用有限的资源,
为我做卡片!

哎哟~
害我都不好意思。
不过心还是很warm!!!


Wednesday, August 20, 2008

毕业



我毕业得很匆忙,
不管是大学或辩论。

拿着毕业照让教练看时,
俊仁说我笑得很别扭,
拿文凭拿得一幅“不好意思,我不配!”的样子。

不过无论如何,
能够脱离读书、功课、考试,
的确令人开心。

还有,
从今天起,
叫我“马大教练”!

哈哈!

Monday, August 18, 2008

最后一夜

那一晚, 心里一直哼着这首歌。。。

踩不完 恼人舞步
喝不尽 醉人醇酒
良夜有谁为我留 耳边轻语柔

走不完 红男绿女
看不尽 人海沉浮
往事有谁为我诉 空对话灯愁

我也曾陶醉在两情相悦 像飞舞中的彩蝶
我也曾心碎于黯淡离别 哭倒在露湿台阶

红灯将灭酒也醒 此刻该向它告别
曲终人散回头一瞥
嗯。。。最后一夜

Wednesday, July 30, 2008

女人?累人?

学运到马大宿舍派发讲座传单,
听说主讲人有马华策略分析与政策研究员陈绍谦,
公正党霹雳州迪遮区州议员郑立慷,
以及隆雪华青副秘书吴仲顺。

有马华,有YB,也有社会人士,
传达的也是健康讯息。

可我所看到的新闻告诉我,
有个华裔女生拿了他们的传单后,
即刻打电话报告宿舍官员,
宿舍官员更无理对待学运的同学们。

广东话说:
“好就话女人,唔好就话累人”

形容这个女生真的是恰到好处!

小题大做,大惊小怪,
看到学运好像看到恐怖分子。

人家只是派发传单,
你不喜欢就丢掉,
就如平时推销员派发传单,
我们即便知道不会看,也意思意思拿一拿,
可是怎么会有人看到推销活动,
还会特地报告官员?

可见此女生脑袋早已被洗得干干净净,
宿舍说有外人就得报告,
殊不知自己将近20岁,
好命都可以当人家的妈妈,
还不会分辨这些人是好人坏人。

可悲可悲。。。

Thursday, July 17, 2008

好笑!

我习惯每晚回家都会上网看新闻。
今晚也不例外。

其中《当今大马》有一篇关于安华被捕的新闻。
里头引述了内政部长赛哈密的一段话,
解释为何安华不能被保释,

“安华今晚应该不会获释,因为这是一项很严重的指控,
有很多事情需要调查,警方必须全面彻查。”

奇怪,
根据警方的讲法,
安华是因为被列为鸡奸嫌疑犯才被捕的。
为什么这会是“很严重的指控”???

鸡奸,很严重!
要出动十辆警车。

好笑~

Tuesday, July 15, 2008

也是会担心。。。

我国政治局势,精彩!
我不否认。

308、不信任首相动议、
916夺权、石油涨价之争、
鸡奸、谋杀。。。

都牵涉赫赫有名的政治人物。

很精彩,但也开始担心,
毕竟,在马哈迪时代后,
马来西亚格局已经变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不管是制度、司法、警察。
我没信心。

手机新闻短讯传来安华可能被捕消息,
这个曾经被马哈迪整个半死的老人,
会不会又像当年一样,
顶着个“黑眼圈”?

真的会担心。。。

但其实也有一线生机,
如果安华手上真的拥有多个事件的证据,
这可能可以帮助他。

毕竟这是马来西亚,
谁有证据,就可以让对方服服帖帖。。。

Saturday, June 28, 2008

谁要谁好看?

中央政府突然宣布展延槟城两大发展计划,
令人不得不怀疑这是否与政治报复有关。
曾经,每一次大选,选民都在恐吓中投票,
你不投我,华裔就没有力量!
你不投我,就不让你发展!
你不投我,513就会重演!

选民是吓大的。

这一次,也不知道选民吃了什么豹子胆?
尽然不再被恐吓,
投下了反对票。
虽然突然换了几个州政府,
大家也有点始料不及,
不过相信选民也不害怕,
做不好你的下场也不会好看!

所以,我相信。。。
或者说我希望阿都拉不会如此愚笨,
以为用回老伎俩就可以吓坏选民,
以为人民真的会相信投了反对党就没得发展。。。

我告诉你,
这没有用。

州政府频频高调支持发展计划,
让人民觉得一切只欠东风,
等着中央的批准而已。

如果中央还在自以为是,高高在上
吊高来卖。。。
只会被视为阻碍。
而以后,
要去除这个阻碍,
当然不是投票求它,
而是投票换掉它,
让愿意批准计划的人当中央政府。。。
就不会有只欠东风的问题。

如果展延发展计划真的如反对党所说的,
是一种对选民的报复,
要让选民好看,
我想,
选民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用选票恐吓你!

到时是谁让谁好看,
真让人期待!

Wednesday, June 25, 2008

请记住他们的嘴脸。。。

日前我国国会首次开先例,以安全为由而限制记者活动范围。
这项继限制记者人数后,再次无理地限制媒体不能在国会走廊自由采访,
招惹各媒体的不满,以致媒体们不说二话即刻杯葛国会议厅外的所有记者会。

看到这样的一个新闻,
第一反应是:
国会傻了啊!

再从夜报追踪此新闻,
发现记者们真的是怒气冲冲。

其中一篇由光明夜报记者所披露的心声,最为我所认同。
文稿中透露,两位巫统议员在所有议员都要求开放国会走廊时,
竟然不削地说:
“没有必要讨论,太浪费时间”

文稿的结论更令人觉得痛快。
这位仁兄告诉读者,
既然这两位巫统议员对“媒体禁足令”不足为提,
请大家记住他们的嘴脸,
这两幅自私自利的嘴脸。。。

可见,那些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国会议员多么令人讨厌~

本人认为,这两位巫统议员真是不知死活,
他们还以为事到如今,我们的媒体还会像当初一样,
对他们唯命是从?唯唯诺诺?逆来顺受?
他们真的是傻了!
得罪了无冕皇帝,忘了媒体是第四权,
而这个第四权背后撑腰的有我们越来越聪明的人民百姓!
而人民是政府的老板!

我现在期待的是看这两位高傲的巫统议员会受到媒体怎样的“宽待”?
当然,结束以前不会忘了提醒各位,
请记住他们的嘴脸,
他们的嘴脸是:


利拉耶辛莫哈末卜艾

Thursday, June 5, 2008

百物涨价心忧忧

我是个学生,
快要踏入社会工作,
但还未正式踏入以前,
就已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屋租、
担心车油、
担心给不到家用、
更担心存不到钱。

我也有理想,
希望在自己土生土长的国家好好奋斗,
但在这一刻,我想起爸爸的建议:

“倒不如去新加坡试试,马来西亚怎样可以赚钱?”

这个政府太恐怖了,
他们坐官车、住官邸;
他们有眼睛,却睁眼说瞎话;
他们说政府很辛苦,却只是在为党争辛苦;
他们说以民为本,却处处针对人民。。。

皇冠城事件如此,
物价调涨也如此,

这一刻,
恨不得,
大选。

换掉这个只会起物价,
不会起薪水的政府!

Wednesday, June 4, 2008

“新家”

不知不觉,搬进新房间已半个月,
来不及回味搬家的过程,
因为我是马大有史以来第一个半夜十二点搬家的人,
可见,多么匆忙。

没有固定工作的我,很穷。
但很谢谢宝诗给我的床褥与衣架,
这让我省了至少一百元。

也要谢谢文彬宇晖,
半夜十二点用小小两辆车把我一箱箱的行李搬过来。
这至少也省了两百元搬家费。

当然要谢谢伟翔,
虽然开始很不习惯maxis broadband,
但如今一切还算顺利。

再来就是谢谢晓蕙,
一直对她家的冰箱虎视眈眈,
以后可以在早上喝到美味的鲜奶也拜她所赐。

我的小小房间,
是有很多人的帮助,
才“形成”,
如今,很舒服、很安静,
绝对是一个完美的私人空间~

Sunday, May 18, 2008

他妈的..Maxis Broadband #%&/!

之前就已经听过别人对maxis 的批评。。
这一次自己第一次用,
真的是心里骂了千百句粗口,
不能忍受,
单单开一封email开了二十分钟,
refresh五六次。。。
到现在还没开到!!!

我现在虽写着部落阁,
却还等着那封电邮。。。

真的是他妈的..Maxis Broadband #%&/!

Monday, May 12, 2008

新系列
点滴回忆。在马大

睡觉前想了一想,
还是把新部落阁的文章挪回现有部落阁,
原因无它,
容易打理,
不易分心。

姑且把它介绍成新系列,
点滴回忆。在马大
也不错!



那之前的earnyeedebate.blogspot,
delete了~哈

点滴回忆。在马大(21)~
聪涵 . 我



不止一次人家说我们长得很像,
连我自己的亲身妈妈都说像。

时常在比赛后,
评判会问我们是不是姐妹,
我都会说“我姓段,她姓黄,怎么会是姐妹?”

我倒不用紧,
长得像世界最佳是我的荣幸,
如果我有她那般总结能力就好咯!

我曾到过聪涵家,
然后我问她爸:
“Uncle,很多人说我们很像,你觉得呢?”
Uncle立即回应:“哪里会?”

哈!我想他女儿在他眼里肯定是独一无二,
我这种丫头怎么能跟他们家扯上关系呢?

不过无意间看到这张照片,
勉强有一点点像啦。。。

点滴回忆。在马大(20)~
模仿





新愿景杯,
我们叫它作“联赛”,
虽不算是什么大赛,
但马大一样重视这个比赛。

听说颖知上了五场,全胜!
我就可怜咯,上了三场,只胜一场。
马大输的比赛我都有贡献,哈!
不过还好,
我没有连累大家拿不到冠军。。。

我们四人拍的那张照片,
是故意学01年那一班学长,
在国际赛事上胜了冠军,
刊登在报章的照片。

我想,那时,
是模仿,也是目标。

点滴回忆。在马大(19)~
会员大会



哈,看得出这是一张怎么样情况下派的照片吗?
雪芬、欣怡、聪涵、业健。
不是组队打比赛,
而是互相对抗竞选辩论队副主席一职。

那时竞争激烈,
副主席最后落在聪涵手上!

我呢,是财政!哈!

点滴回忆。在马大(18)~
欢乐Kukup之旅



那一次的旅行,
听说原本只限教练团,
说要庆祝勋亮从英国回来,
看来他人缘不很好,
最后没有足够教练而开放给小瓜。
(其实是教练工作忙啦!)

不是什么豪华之旅,
打打麻将,唱唱歌,
再来由筹委(勋亮、艳欣、彩珍)主持游戏。
上面看到的片段,
就是临时分组对抗喊口号。

宇晖组,哼!(比中指)
聪涵组,哼!(比中指)
精英队,Yeah~(比胜利)

很简单的口号,
很简单的手势,
但是直截了当,
我果然还是个很有创意的人~

点滴回忆。在马大(17)~
12月31日,相约2005

传说马大最有办事效率的地方就是此地。
此地位于东姑礼堂对面,
俗称2005。(根据年份而定,每年名字都换一次。。)
说它有效率不是盖的,
每年新年前夕,此年份肯定准时更换!
如果你迟了一步,
就看不见2005,换了2006。

马大生总有个传统,
每年12月31日就得到此地拍照留念。
所以这一天你都可以看到很多不同团体,朋友群会聚集这里,
大家都会很有纪律轮流跟年份拍照。
这成了大家new year eve比做的事~

那一年辩论队算最有创意,
拿了好多七彩的标语,
变成了“辩”色龙~

其中有张相片,
象征了八个辩手争夺全辩六个参选名额,
雪琴手握“辩”字,
证明被她抢到了,
很可爱,很好玩,
我想的,爽!


点滴回忆。在马大(16)~
十辩回忆录

筹备十辩,
志伟用他那台Motorola手机,
偷偷拍了很多相片,
虽然像素不是很好,
但所有画面都是大家最自然的一面。。。

点滴回忆。在马大(15)~
全辩.我画宇晖





没受过什么画画训练的我,
可以画到这样,
也算传神啦!

点滴回忆。在马大(14)~
12月31日:恩怡可怜日



翻阅志伟为全辩筹备过程所拍的照片当中,
发现了一张自己在白板上吐怨言的照片,
题目为:恩怡可怜日

内容是:
-原以为可以吃火锅,但最后沦落到讨论一整天。
-原可以穿美美去Malam Gemilang,但又没有$美美的衣。
-原想吃Curry Tom Yam,但Kolej竟不让Canteen开档,最后沦落吃RM2.80。
-不小心早到,想看报纸,又忘记带,最后沦落看辩论稿
-从Kolej到SR,有忘记带雨伞,晒到要死。
-讨厌穿有领的衣,偏偏今天被逼要穿,热得要死。

哈哈,现在看回,
自己当天还真的很倒霉。
由于那一天是新年前夕,又是辩论队拍照日,
原本大家讨论说要不要拍了照就去吃火锅庆祝,
但最后为了不拖慢进度,
讨论照旧,所以才会有以上第一句的怨言。

那一天,也刚好是宿舍晚宴,
我因为为了省钱不买晚装,
决定缺席,所以有了第二句怨言。

宿舍有个好吃的Curry Tom Yam,
但由于校长Open House,
所有档口竟然禁止当口开档营业,
害我没东西吃,
只好叫队友打包。。。

没带报纸,又忘了带伞,
穿着辩论队又黑又热地队衣,
一个人早到讨论地点,
没有事做,就在白板上发泄,哈!

点滴回忆。在马大(13)~
全辩.冬至

筹备过程中,
巧遇吃汤圆之日子。
无家人在身边,很是可怜。。。

于是我又有了诡计,
每人发一封信息给教练,
但署名给其他人,
表达大家想吃汤圆的欲望。。。

我记得我是负责发给勋亮,
但署名是给雪芬,内容大概如下:
“雪芬,你在家里好吗?我在这里很可怜,
没有汤圆吃,如果教练会主动带汤圆给我们吃就好咯!”

当时勋亮还笨到回我
“Are you wrong sent to me?”

那时这个诡计很快被俊仁拆穿,
因为当时他正与其中一个教练在一块儿,
刚好两人同时受到类似的信息,
直到我们在耍他们。。。

不过这个诡计是成功的,
因为当晚晓蕙有带汤圆来探我们~~
好好吃!!!


(晓蕙带来的豆奶汤团,好好吃!)

点滴回忆。在马大(12)~
全辩.猷荃

全辩筹备过程中,
我生了一场大病,
已经忘了这场病跟选拔时的那一场是不是同一场,
总之就是很辛苦,很辛苦。。。

那时马大学生诊所去了好几次,
吃药像吃糖,完全没有起色。
买Panadol一定要买active fast的,
吃后只能顶两小时,
两小时后又变得要死不死。

很辛苦!
很怕冷!

直到有一天,身为队长的雪琴,
打给了我们的“队医”猷荃:
“我们有个辩手病得很严重,烧一直不退。。。”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猷荃。

猷荃带着我跟雪琴,
来到了北京同仁堂,
依稀记得医师说我身子寒,
叫我不要吃冷食,不要喝冷饮。
猷荃帮我付了医药费,听说很贵。
那次看病后,病就好了。。。

很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就要他破费,
直到今天,看到猷荃
都回想起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看,我在筹备中随时都要喝药。)

点滴回忆。在马大(11)~
全辩八强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大赛的筹备,
很恐怖,因为看到雪琴绍谦他们都很厉害,
很怕自己跟不上。。。

不过自己还蛮听话的,一直跟着时间表筹备。
雪琴那时是队长,她叫我对辩就对辩,
要技术训练就训练,
当时很怕自己连累学长的筹备,所以一直积极配合他们。

那时的训练对我来说真的是超级恐怖,
“现在一人出一个架构”
明明什么都不会,
我还是会硬硬出一个。。。

那是最怕他们叫我出炮弹。
有一点小聪明的我,
早注意筹备的时间表,
紧记炮弹落在星期几,
然后在准备炮弹的前几天,
教练晚上来时,口里时不时吐出好的问题,
就把它抄下来。。。

到了出炮弹的那一天,
雪琴说要出炮弹,
然后我就很自豪地说:
“我早就抄了很多!”

那一天,
我被绍谦封为“当天最佳”!

点滴回忆。在马大(10)~
全辩选拔.大病一场

这应该是我人生的第一场选拔赛,
那时大家很有纪律,整个假期都没什么回家,
一直把选拔赛当作正式赛事一样筹备。

假期宿舍是不能住人的。所以我们几个一年极生,
都投靠宇晖,住在他姐姐家,
每天早上就出发到马大。

那时候很多人生病,先是颖知,后是雪芬,
大家都轮流生病。。。
自己的抵抗力还不错,一直都健健康康。

就在选拔赛前几天,竟然中马票,
轮到我生病!!!
很辛苦啊!
我还记得,没什么吃东西。
身体忽冷忽热,
有一晚在宇晖姐姐家,住了一碗面,
吃了两口就吐出来了,可怜。。。

选拔当天更惨,整个人像虚脱一样,
而且我那队还被排到蛮后面的,
毫无力气地坐在MP3外,坐也不是,躺也不是。
心里还一直挣扎,不如不打了,回去睡觉。。。

不过还是撑到了,
那时队友是业健欣怡,
希望没有连累他们,哈!

点滴回忆。在马大(9)~
全辩.第一次的尴尬

我第一次接触全辩,是人家告诉我,他们看到有关辩论的宣传单,是要面试的。(他们也不知道那是全辩,而不是辩论组)。朋友说:如果你要参加辩论的话,就到全辩去面试。那时我就一个人来到了全辩筹委前,拿了表格,正要填上个人资料,咦?!奇怪,为什么要填上你要进什么组别?宣传组、总务组、辩题小组。。。就是不见任何有关训练参加比赛的小组???

后来大胆询问之下,筹委很耐心地跟我解释,全辩不是辩论组,它是一个华文学会特别活动,是办比赛,而不是训练辩手参加比赛,参加全辩做筹委的人,都不能参加比赛。。。

“Huh...可是我想辩论...”
“那你应该联络辩论组。而不是全辩...”

就这样,我把空白的表格还给筹委,失望而归...哈!很傻。

点滴回忆。在马大(8)
辩论营.集训的第一步

辩论营,热闹咯!营员多,学长多,教练多。

那一年,是辩论队很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在Raub举行,
第一次有黑白大赛,
第一次有EPD训练。。。

还记得,在呈现的那一个环节,我呈完稿后,文豪有点凶凶地说:
“你知道你自己要说什么吗?”
我点头。
“那你还一直看稿?!”
然后我被逼重新在不能看稿的情况下,呈现多一次。

那一年,很多学长一直都陪着我们,
佑强,康祥,志伟,宇晖,宝诗。。。
勋亮又才从英国回来不久,
辩神当时还不会忙到要死,
还可以煮菜给我们吃。。。

没什么娱乐,一有空就拍照,
所以照片很多。。。
就让照片说出我们集训的故事吧!


点滴回忆。在马大(7)~
友谊赛.新加坡

这里一定要特地写一写到新国立大学的友谊赛之旅。印象太深刻了,不是因为辩题怎么样, 而是整个旅途只有“惊险”两个字可形容。。。

那一大早清晨,嘉钱、雪芬和我因为大家都是住在靠近的宿舍,相约一起走到马大图书馆前的巴士站,要与其他人集合出发到新加坡。我们大概是约八点要集合,所以七点左右我们就已从宿舍出发。

我们三人算是最早到车站的。接着陆陆续续其他人也到了,大家都拖拖拉拉,并不是很准时。到了八点,人都还没到齐。这时传来了了惊人的消息,云峰出来了,但忘记拿护照又转回头,绍谦聪涵从十二宿舍来也有问题,会迟!大伙儿都决定不等了,先搭德士到Pudu车站。但是早上八九点的德士都不愿载人到Pudu,原因是早上塞车!

看着一辆又一辆的德士司机向我们摇头 ,我们开始慌了,到底赶不赶得上巴士?

最后,好不容易一个司机愿意载我们,Bangsar竟然塞车,司机问我们几点的巴士,我们所告诉他的时间吓了他一跳!他建议我们在Bangsar LRT Station下车,转搭轻快铁会更快,于是我们转搭轻快铁,那时宇晖已打来说巴士要开了,叫我们要快,但是轻快铁的速度不由得我们控制。。。

最后,巴士真的不能等,宇晖叫巴士在经过LRT时载我们一程,所以那一天我们是在Pasar Seni 上车的。尴尬死了,全车人因为我们而迟开车。

上了车后才发现,还有一车人还没到!!!他们直接坐德士Sg Besi Tol,更厉害!一直到了Sg Besi,他们上车了,才算真正人齐。。。

点滴回忆。在马大(6)~
友谊赛.那一段成长的日子

训练,就从友谊赛开始。
最有印象的是,特地做了个国际护照到新加坡打友谊赛
所以我,尚元,聪涵的护照号码是连在一块儿的。
当时我的队友包括了后特、嘉钱、佑强。。。

打过公教,输!
对手厉害得不得了!

打过尊孔,输!
那时还是在星洲打表演赛,丢脸死了!

那时其它人也一样,去哪儿打表演赛就输到哪儿~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的战斗力都没有输,
于是,我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成长。。。

所以现在当有中学生问我有关辩论时,我都会说
“不要小看自己是中学生,马大时常都被中学生打败的。”
哈!

点滴回忆。在马大(5)~
第一届中华杯.那一段我不在的日子

打校辩时可以说是无天无日,全情投入。我还记得半决赛前一晚我跟雪芬在宿舍lobby改稿到凌晨四点。于是打完校辩,我们很快的就有了共识,是休息的时候了。。。

我们跟宇晖说,接下来的中华杯选拔我们不打了,要赶功课。当时学长们都极力“阻止”我们休息,差不多每一天都可以接到宇晖或晓蕙的电话。当时我们觉得烦,“只是不打一场比赛罢了,何必逼人太甚?”最后,我们的固执让我们少打一场比赛。

现在成了别人学长的我,终于明白当初为何晓蕙宇晖死缠烂打。因为校辩过后,总会有很多人为忙功课而离开辩论队,一去不回。

后来听说选拔赛顺利进行了。
再后来听说他们拿冠军了。。。




整个过程我都没有参与,如今回想起来,虽然谈不上什么遗憾,但幸庆自己最后乖乖归队(我们真的兑现诺言,中华杯后就回来),不然这三年来我就只是一个资讯工艺系的学生罢了。

点滴回忆。在马大(4)~
校辩.婕组

婕组,就是我们校园辩论赛的组名,欣欣想的。
(斯斯文文的名字,果然欣欣是中文系的)

宇晖,就是我们校园辩论赛的领队,欣欣抽的。
(真是他妈的!#%@/!&*)

我不会忘记宇晖第一次跟我们筹备的时候,他强迫我们玩“物品联想”来自我介绍。。。
我们那时候快要疯了,离比赛的时间并没有很长,这个学长他到底在干嘛?

那时初赛的题目是“赖活不如好死”。
我们的架构大概就是“好死的精神”。
那时三辩的盘问问题有一题是“请问对方,你是要赖活一下子,还是要赖活一辈子?”
还记得锦添还赞这题问题好,让我好飘飘然,因为问题是我想的。
(虽然宇晖日后有抢功劳说是他想的,但大家不要被他骗!)

当时雪芬是二辩,对辩手。她跟颜志伟对辩后,我跟欣欣互望,然后一起惊叹:
“哇,好厉害!”

这一场比赛很难忘,那时大家都很嫩~


点滴回忆。在马大(3)
校辩.雪芬

跟雪芬并不算死党,中六时她坐我隔壁,是我的班长。她有她一班要好的死党,我有我一班要好的死党。当大家一同被派进马大,同系又同宿舍,突然就很相依为命。

我对辩论有兴趣,她一直都知道。她很牙荐嘴利,我也知道。当我跟欣欣一起达到共识要一人各自找多一名队友加入我们的校辩队,我第一个就想起她,她虽然没什么经验,但胜在牙尖嘴利,于是找了个机会,放学回宿舍时就趁机问她。。。

我还记得那时我手上拿着一把蓝色的雨伞,用它当作麦克风,“访问”雪芬:

“雪芬,你要和我一起参加校辩吗?”
“Huh。。。。”她犹豫。
“我找不到人。。。”我哀求。
“好咯,如果你真得找不到人就算我咯!”

就这样,雪芬第一次辩论就献给了我~
所以我常说我是伯乐,找到这匹千里马~

点滴回忆。在马大(2)~
校辩.欣欣.

偶然遇到同乡的朋友,她告诉我她宿舍有个中文系的朋友也在寻找队友参加校辩。于是就在她的帮忙下,我得到了欣欣的电话。心里想说让小萍不知把我派去那一队,还不如自己主动组队,至少还可以让自己先过目一下我的队友。

联络上了欣欣,这个女孩很积极,看来应该是很好合作的,心里也沾沾自喜朋友并没有介绍错。

“看来我们需要见一面谈一谈怎样组队。。”欣欣展现其领导风格。
“可以呀,你要几时?”我当然没问题。
“下个星期的辩论表演赛你会去吗?我们那儿见好了”
“。。。好吧!。。”

其实那时根本没想过要去表演赛,虽然人人都说胡渐彪会来,但其实对辩论界还算陌生的我并没有去看渐彪的冲动,但是为了方便欣欣,去看看也好。就这样,我跟欣欣相约在Perdanasiswa Auditorium外的RHB machine旁,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点滴回忆。在马大(1)~
校辩.晓萍

来到马大校园,心里就想接触辩论队,
一心认为既然在中学有了相关经验,就不要荒废。
可是又住在山上(十宿舍离马大中央好远),
就只好托友人帮忙留意。

“恩怡,我看到辩论迎新的宣传单了!”
“可是迎新通常是玩玩游戏破坡冰,我想直接参加辩论训练的。。。”
那时的我还真不象话,就这样放弃了参加家庭日的机会。

“恩怡,宿舍有校园辩论赛的传单了!”
于是,望着宣传单上的两个名字:
邹宇晖 012-xxxxxxx
陈晓萍 012-xxxxxxx
我那晚就打给了小萍。
(注意:晓萍这个人很重要,是她把我骗进辩论队的)

“喂,我想请问一下有关辩论队的详情。。。”
“哦,我们现在有校园辩论赛。。。”
“可是我没什么辩论的朋友,能不能直接参加辩论班?”
“ei...辩论班之前都是要参加校辩先的。。。”
“huh...”

就这样,我误以为校辩是进辩论队的先决条件。
于是就把名字一短信方式寄给晓萍,
让她帮我找队友。。。
#/$%#^!

Saturday, May 10, 2008

点滴回忆。在马大

WoOooOooOooow~!!!

我的新部落阁~



其实一早就想写一写自己的大学生涯,
可是稍微回忆一下,
就不难发现大部分都是跟辩论有关,
所以就开始为我的辩手生涯作个整理。

辩手跟空姐一样,
职业生涯都很短


我的名言。。。

现在细细回味,还真的发现有许多,
很好笑,很傻,很难得的经验。

但是不容易写,
所以目前还在一点一点将它完成。

http://earnyeedebate.blogspot.com

欢迎欢迎~

Monday, April 21, 2008

倒数两星期

倒数两星期,
如果一切顺利,
如果没什么冬瓜豆腐,
我应该可以毕业。。。

问了身边很多人,
人人都说要好好把握读书生活,
可是我还是质疑,
有谁会去怀念考试、功课、Assignment、Presentation,
还有那令人噩梦连连的Thesis?

我不留恋,
倒数两个星期,
求上帝保守
一切顺利,
不要再让我读IT了。。。

Sunday, March 30, 2008

会过去的。。。

人真的会有走投无路的时候。。。

我一向很怕添建,
(说怕,其实倒不如说是因为心里太敬佩这个“万本书”)
觉得跟他承认我是读电脑的会很丢脸,
因为自己的电脑知识真的是太烂了,
怎么可以让老师发现有这样的一个学生,
竟然在马大里虚度了两年多!!!

早前跟俊仁拿了他的电话,
万一thesis有什么三长两短可以求救,
但是我希望不用去找他。。。

但是,
但是。。。
那一天我真得不行了,
于是拿起了手提,
给了个简讯他,看看他在不在学校。

他很热心地为我解释。
临走前,我说:
“添建,很辛苦阿!”
他轻轻的回我一句:
“别担心,回过去的。。。”

哈,看来他也曾经有过这样一段辛苦的岁月,
只是我肯定他比我勤劳很多很多很多。。。

我现在正等着过去的那一天。。。

Tuesday, March 18, 2008

我成了落汤鸡。。。

真的是他妈的 @#/^%!&

现在沦落到时常要待在学校做system也就算了,
沦落到时常要走路搭巴士也就算了,
今天从学校回时竟然还跟我下大雨!!!

真的是他妈的 @#/^%!&

本以为换了把新雨伞,
走路也可以轻快些,
至少不用害怕猛烈的太阳,
怎知它根本抵挡不了大雨的侵袭,
我的双腿、裤管、鞋子全湿了!!!

真的是他妈的 @#/^%!&。。。。

Tuesday, March 11, 2008

迈向两线制

2008,3月8号,
我段恩怡,把我人生头两张选票,
投给了火箭。

没有什么特别感动,
心里只想着马来西亚应该壮大两线制,
所以我是投党不投人。

***************************************

投票前几天,
大家还互相讨论,
“不怎么可能否决三份二啦,反对党怎么算都不过二十席”
“念群赢一万票?那就换政府咯”
“刘镇东应该是做炮灰。。。”

大家都不敢太乐观,
毕竟依稀记得施明得说过,
马来西亚要做到像台湾这样政治醒觉,
还要多五十年。

***************************************

可是,一夜之间,
惊喜连连,
反对党不只成功否决三份二,
还执政五州!

心里最痛快时,
是看到三美维鲁败北那一刻,
再一次痛快时,
是看到前雪州州务大臣基尔流泪的时候。

这条水,说要零反对党,
这一次自己就成了反对党,
如果真的零反对党他就失业了~

***************************************

可能很多人还不能适应,
突然之间在野的变在朝,
在朝的变在野,
但是其实这不就是正在迈向两线制的开始吗?

改变,总得有一个过渡期,
如果这一次执政的做得不好,
下一届再换掉他,
这就是人民当老板的权力~

Thursday, February 21, 2008

Lingam's Devil Curry



一句话,很棒!

换掉它!

很感慨,
问了身边许多朋友,
投不投票?
大多都未注册。。。

大家都忙于课业,
要读好书并没有错,
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
为什么当初进大学时总是战战兢兢?
为什么有人即便有3.8也进不了大学?
为什么马大身为国际大学,连上网都要自己掏腰包买broadband?

这就是因为政策不够透明,
我们大学入学标准真的公平吗?
我们投诉校园设施不好,真得有人听吗?
还是你还以为,进了大学,就要感谢政府?给你机会。。。

不是这样的,
我们感谢政府,当它对每个族群都公平,
我们感谢政府,当它懂得提升人民生活素质,
如果它只是懂得让人民活在百物涨价,
活在不公、贪污底下,
换掉它!

Tuesday, February 19, 2008

就在马来西亚

在电邮里发现这样一个有趣的邮件:

在哪里你可以看到全世界最烂的工程部长 - 马来西亚
原因:沙美维鲁只有中六的学历,国会大厦经过接近一亿的装修,还是经常漏水。政府医院发霉,高速公路有裂痕,最要命的是签了那些不知所谓的大道合同,赔死我们。更要命的是,他到现在还是工程部长!


在哪里可以看到超人般的部长 - 马来西亚
原因:我们的首相阿杜拉 - 回教系毕业,但是可以同时作为财政部长,国家安全部长及首相,还有时间在南马大水灾发生时去澳洲为自己弟弟的nasi kandar店开幕。

在哪里可以看到不卫生的卫生部长 - 马来西亚
原因:身为医生的卫生部长和卖花女在酒店开房,口交。或许我们的卫生部长的老婆没有和黄燕燕副部长讨教,如何穿性感的睡衣,绑住卫生部长的心?

在哪里可以看到最成功的教育部长 - 马来西亚
原因:他的孩子都在澳洲读书

在哪里可以看到最会演戏的贸工部长 - 马来西亚
原因:AP 事件没完没了,拉姑流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后,没事!

在哪里做议员最爽 - 马来西亚
原因:能够从火车闸看守员,做到巴生议员,再盖了一个千万皇宫,还请埋普罗大众一起去他的house warming.老查的钱哪里来?没关系,吃他两支 satay再说!

在哪里可以找到最善忘的人民 - 马来西亚
原因:未详,或许马来西亚的土壤上有着一种神秘物质,会让人民记忆消退,继续投票给那些没有用的贪官污吏.

MalaysiaBoleh!

(我不要做善望的人民,你呢?)

大选愿望

2月17号,有个平面媒体记者访问我,
对于大选有什么愿望。
我简单回答:
媒体自由。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
有没有人关心,
这样的一个课题。

但是我真的打从心底认为,
媒体,尤其平面媒体(因为大马使用网络的人毕竟不普及),
是让大家知道真相,
是教大家分析国情,
的主要管道。

如果还继续受压于出版及印刷法令,
还继续自我设限,
又怎么可能启迪民智,
扮演第四权?

很遗憾,今天看到了一则这样的消息:

中文报担忧大选后秋后算帐
东方南洋开始缩紧言论尺度


杨凯斌 | 2月15日 下午4点09分

本届大选刚掀开序幕,但是中文报章却有紧缩言论尺度的现象,或掀起一股寒蝉效应。这是因为一般预料,华裔及城市选民在本次大选中将会猛吹反风,导致中文报章担心可能会不小心踩到“地雷”,成为国阵败选的代罪羔羊,并在大选后遭到秋后算帐。

为此,《东方日报》及《南洋商报》已经不约而同采取防范措施,紧缩言论尺度,包括订下大选指南要求记者遵守或是关闭报章的专栏。


东方:停止炒作华小增建、吹反风

据悉《东方日报》日前已经发出10点大选新闻及评论的内容选材指南给该报记者,“以避免受到无谓资讯的拖累,使本报受困”。

这10点《2008年大选新闻作业指南》包括:

1)旧议题如:华小增建、吹反风的现象等,即不再吸引读者,又对报馆有损,停止炒作。

2)勿鼓吹换政府或否决国阵三分二多数议席。

3)言论版非本报重点,反而应著重更多新闻报道,务必留意其敏感性,避免对政府、政策的过度批判。

4)反对党新闻应当适度报道,但版面安排尽量不夸大或太前。

5)反对党谩骂式新闻,宜大刀阔斧删节。

6)新闻可靠性为第一要素,评估“有问题”的报道时,必须确保手上握有确凿的实证。

7)照片应用须加倍用心,注意其中讯息有否“太刺激”。

8)图片说明注意用字遣词。

9)提名前对候选人或选区的臆测性报道,仍可持续进行;提名日后,宜转变为选情分析问政。

10)朝野政治人物见报率,建议为65:35。


南洋关闭雪隆版《无事不谈》专栏

至于《南洋商报》则因为大选来临,而下令关闭雪隆版的《无事不谈》专栏,其中一名专栏作者就是民主行动党中委、雪兰莪州双溪槟榔区州议员邓章钦。不过其他知名度较低的行动党人士,如张念群的专栏仍不受影响。

据悉《东方日报》主要是因为受到出版准证仍未获国安部更新,而采取这项自我设限的的做法。其报章封面仍刊登着去年的出版准证号码,即PP13061/12/2007。

消息透露,预料《东方日报》的准证在大选投票之前都不会被更新,等同“留校察看”,并指此举是为了抑制《东方日报》近日来针对大选所作出的系列“出位”臆测性报道。

政坛传闻,曾有马华领袖拿着《东方日报》报章向国阵高层投诉说,《东方日报》针对蔡细历性爱光碟呈辞的报道,恐怕将会掀起马华的党争。

据悉《东方日报》的这项大选新闻及评论的内容选材指南,主要是针对报章的评论和言论版作者。有者分析,《东方日报》素来比较受关注的“名家”和“龙虎阵”专栏的批判尺度已经大大减弱,在整个大选期间预料不会有什么看头,更举例之前一度不看好执政党选情的撰稿人如何启斌的笔锋,也开始突然转向为国阵护航。

Sunday, February 3, 2008

致大马公民的公开信

作者:杨映波


尊敬的大马公民,

我们生存在一片美丽丰裕的国土。这五十年来我们有些成就,也有值得我们庆幸和骄傲的地方。

可是,好多严重的人为问题也产生了。

我们不再感到安全,因为罪案屡屡,警方好像束手无策。我们缺乏各种自由,如宗教,言论,和教育自由。我们生活逐渐困难,虽然国家资源丰富。经过半世纪的发展和奋斗,每人都已获得真正的平等了吗?资源的取用和分配公平吗?我们的社会公正吗?司法公正吗? 有冤时能伸吗?有话能说吗?不满时能抗议吗?加上贪官当道,钱使推磨,欲诉无门,像个什么社会?

种种病症,必有病源。其一,病入膏肓的贪污,加上鸵鸟式的无睹。其二,制度缺乏透明和制衡。其三,新闻和言论的封锁。再者,执政者不正,当权者滥权。又者,司法远离公正廉明四个字。可不悲哀?

再这样下去,下一代怎办?

很明显的,必须改革了!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政府,更好的国会。

单靠埋怨政府是不够的。国会议员是我们选的,要嘛只能怪自己。

所以,我恳求大家采取以下行动:

(a) 和家人,同事,及朋友讨论改革国会的需要。

(b) 在将来临的大选,前往投票,投于改革。

(c) 请勿认为手中仅一票而无法影响大局。

(d) 请勿认为政客一般黑,投谁都一样。也请勿保持自扫门前雪的态度。

(e) 影响和鼓励你的家人,同事,及朋友在将来临的大选,前往投票,投于改革。

投票是一个重大的责任,不是儿戏;每一票都代表民主和君国之别。我们在批评政府之时,自己应当先尽责。

也让我们想想自己和他人的儿女,让我们仔细看着他们那些充满希望和期待的眼神。无数的幼小的他们,无法投票,只能把他们的前途托付于我们。我们对后代的责任,不仅是当前的抚养而已。为了大家的后代,我们有责任把票投于改革。

在大选投票过后,我们还需要继续监督我们的国会议员,确保他们实行诺言,向人民交代。

改革不是白日梦,改革是社会历史的必经路。但是,改革不能凭口,而要靠每个人的行动,要靠奋斗。

让我们为了那无数的无暇的眼神而行动吧!

谢谢!


( 本文摘自当今大马《读者来函》 )

Monday, January 28, 2008

走上街头为什么

又一次集会者被捕,从公正之行,公选盟递交备忘录,到兴都权益大集会,反通膨集会,政府与警方强硬的行为无一不让人心寒。

我国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说过:“我国是民主国家,不是对抗的国家,我们是要民主(democracy)不是要示威(demonstration)。

但是尊贵的副首相,您可用心想过,为什么有冷气房不坐,人民却要在烈日下走上街头?
为什么大学生有书不读,有机不打,还要冒着随时上听证会的危险,走上街头?
为什么妇女不是在家穿好透视装,喷好香水,服侍丈夫,而是要冒着被镇压的危险走上街头?

慰安妇走上街头是为了让日本政府正视历史,
2007 香港七一大游行的主题是“争取普选,改善民生”
缅甸僧侣走上街头,也是为了不再活在腐败军权底下。
美国人反战示威,不也是要让布什不再草菅人命?

不管是历史或现实都一再告诉我们,人民会走上街头,就是当政权有问题的时候。他们对抗,是因为他们不要物价随时上涨,薪水却十年如一日。他们对抗,是因为他们不要活在一个没有安全可言的社会;活在一个任人鱼肉的社会。有什么理由市议会可以拆除人民的房子,但贪官的沙爹屋、皇宫可以开宴会,上头条;有什么理由口口声声民主国家,但还是有人不经审讯就被扣留。

如果生活安好,没有贪污,没有不公,我想谁也不想走上街头。

Saturday, January 26, 2008

名侦探柯南


WooW~ 这就是本人最自豪的收集品













以前小时候常看漫画,
小叮当,老夫子,IQ博士。。。
唯独柯南让我有“占有”的冲动。

不知不觉,已经收集了60 集。
这一次大扫除,
重新把它排列整齐,无比自豪!

但不好意思,不外借~ 哈!

Tuesday, January 8, 2008

火车头烤面包


这就是鼎鼎大名,居銮火车头烤面包!!!
Kluang Station模仿的就是它。
说它好吃吗?
我也不会形容,反正它出名就是了。
有谁到居銮,我带他去吃。

Wednesday, January 2, 2008

巍峨南峇山

我不是一个喜欢做运动的人。
我最常做的运动就是搭巴士。
(搭巴士一般要走很多路,很耗力气)

这一次,在居銮。
我除了赖在家里看电视,
当然也会找找旧同学。

也不只是那个不知死活的竟然建议去爬山!
而且,

是早上七点半!!!



就这样,跟着两个壮男,
一个高妹。
就来到居銮最出名的山--南峇山

仔细一想,
自己大概自中六后,
就不曾来过了。

所以为了纪念那么久才来一次南峇山,
当然要拍照留念


看!两个鬼马的男生在南峇山跳来跳去!



壮男就是壮男,
他竟然还能倒立!
不能耍杂技的女生为了要上镜
当然就只能站后面咯!







去南峇山总要到它的吊桥去拍照。













变了许多呀!
增加了许多运动设施。
每样都试一试,
体力还不错。













脑充血对身体有益??













久未驾车的朋友应该练一练。

总结一下,多么健康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