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9, 2007

遗传


我一直都相信是她把“矮小”这个特征遗传给我。

这一次回家,感觉非常不一样,
家里多了一个和蔼可亲的外婆。
她口操潮州话 ,我会说广东话,
我们俩鸡同鸭讲。


听妈妈说, 她到我们家住了好几个月,都不舍得回怡保。
这样好啊!证明她喜欢我们的家啊!

邀她拍照,她看了后,会说:
“哎哟,皱了,皱了。。”

要她给我们看她登记的照片,她又说:
“哎哟,现在皱了,皱了。。”


看她年轻的照片,也是美人一个,
虽然把“矮”遗传给我, 不过也同时把“美”遗传给我,
所以我一点都不怪她,哈!

Monday, July 23, 2007

喜欢


超喜欢这张照片!

旁人看来或许只是一张挤满人头的照片,
可每一次我自己看时,看到的却不只是喜悦,
而是喜悦背后有人支持、有人关爱、
有人废寝忘食、
有人连夜不睡。。。

这些人,有的是别人的爸爸妈妈、
有的是生意上的大忙人、
有的是学业上的懒惰虫、
也有的是课业上的优秀生,

他们也许有着家人的支持,
也许可能被家人责骂浪费时间,

但是什么把这些不同背景、不同领域、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朋友联系在一起,
为的却是同一个目标,
我都从这张照片看出来了。。。

Tuesday, July 17, 2007

亚太杯的成长

就如雪琴的简讯:
“上一届亚太,我们还有泪;这一届亚太,我们载誉而归!”
感触满满,不能形容。

上一届,教练勇敢安排我们几个还是一年级的小瓜被宇晖一个算是大哥带着参赛(虽然他也不过二年级生)。
那时,在旁的人都不削马大,怎么派一班小孩子出来玩?
面对当时其他队伍,要嘛xx系四年级生,要嘛xx系硕士研究生,我们突然显得很渺小。
一路从初赛打进复赛,再从复赛打进半决赛,刚开始我也不相信我们能一步一步接近冠军杯。
我从不敢把冠军当作目标,到开始有野心,想要勇闯决赛,让吴总可以从吉隆坡到现场支持。(他承诺如果我们进决赛, 就从马来西亚赶过去)。

半决赛,输了。
在舞台上我还表现自然,但回去检讨那一刻,就哭了。。
当时还不明白,甚至怨恨,评判到底要什么?

猷全说:“我们还是要坚持我们对辩论的认知,但也要接受评判的要求。不能让评判的裁决影响我们对辩论的热情。”

从此以后,就明白了。
辩论是世界上最说不来的“运动”。
足球进一粒有一分,打平还可以加时;
演讲咬字要清,肢体语言要好,声音越动听,越有机会获奖。

但是辩论不同,你可以因为呈现好而得分,也可以被批评只有呈现,没有内容!
你可以在台上把对方打得死死,以为赢了;然后评判说论点太霸道,你输!
甚至还有可能论点很好,但是评判说有论点,但没有刻画,感觉不到!
更难以置信的是,你讲完所有论点,评判说有某个点出来得太迟,输!

不同评判有不同要求、不同评分标准。
不到公布,绝不要以为自己可以赢。

所以在场上,你只能竭尽所能,冲!
你不会知道在场上到底进了多少球,也不会知道对方到底还有多少“活口”。。。

这一届,也一样。
虽然地点换了、时间换了、连赛制也换了,但辩论始终一样,还是一个说不来的“运动”。
新的赛制,让我们更难拿捏。
评判说:“你们太过防卫性!”
奇怪,不防卫难道让对方踩进来?
他说:“真金不怕红炉火,让他踩一踩又如何?”

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冠军是我们。
开心,不是因为个人荣誉,是团队的付出有了回报。
喜悦,不是因为打败对手,而是当别人说马大拿冠军,实至名归!

马大赢过,风光过。也输过,输到一败涂地。

我们知道,输比赛并不可怕,输掉信心与毅力才会真正把马大打死!
不过,我们不会让步,认真看待每一场比赛是我们的精神。

加油,我的队友。共同进退,迎接未来挑战!



Cool Slidesho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