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6, 2011

选委会随口up,记者当秘籍

当我看到今天一些媒体报纸,
打上选委会“准备修宪接纳点墨”、
“承认点墨比生物识别系统问题少”等标题和内容时,
我不得不说,媒体的报道真是太“将之完美化”了。

当然,我不是说我们的媒体报导错误,
新闻里的内容完全属实,
所有摘录的对话,也的确是Abdull Aziz说的,
但是。。。要怎么说呢?总之,就是感觉“美化”了。

我昨天也在选委会汇报会现场。
整个汇报会约3个小时(印象中某媒体说的),
我只待了约一个小时多或两个小时就离开了,
所以我所知道的肯定不如其他媒体多,
但是凭着我在上半场汇报会的印象,
我要说,选委会主席简直就是在Bullshit.
(那真的是我的第一感觉。。。不好意思。)

从他一踏进汇报会现场,
一副“我听说今天主要是向国外媒体汇报”的模样,
再加上现场投映的ppt。
我的感觉就是,汇报会的主要目的,
就是要反击所有Bershi的指控和诉求,
希望借此机会,重塑选委会乃公平和独立的形象。

可是,他的整个汇报,
又是如此地。。。差!

“轻浮”、"saiko"、"吹水"就是我能想到的形容词,
整个演讲过程,他的言语用词,虽然不时逗得记者哄堂大笑,
但是令人感觉非常不专业。
例如:
“他们说有两个很相似的名字,前面这位记者,你叫什么名啊?”
“Mastura....你们应该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Mastura啦~”
“也有人叫kampung baru啦~”
“有一百多岁的选民?要知道,没有死亡证明书,我们不能随便乱删除选民的。。。”
“警察军人有两个证件号码,有时候登记时,忘了删除原来的。。。”

注:以上说词全是依我印象中而记录的,
内容可能跟现场说的有出入,
但是重点不是他说了什么,
而是他的整个言语用词、态度,
根本就不是一个选委会主席应有的,
他的态度让人觉得,
他丝毫不觉得选民册出现可疑选民是件很严肃的事,
也没有郑重表达选委会在这类人为疏忽的错误上怎么改进,
就只是“有时候。。。是酱的”来敷衍了事。

至于媒体所报道的“考虑点墨或生物识别系统”一事,
更是。。。我不知道要用什么字眼来形容
有些“过分诠释”,但又没有那么严重。

Abdul Aziz一开始就有透露,
Bersih投诉那么多,
所以他们就推出了一个更好的biometric system。
然后提及点墨制,就诸多推搪,
“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点墨的。。。有人皮肤敏感。。。”
可是他又不敢直接说反对点墨制,
于是就说“我们会考量”。

于是记者就顺着问:“那到时会提呈国会?”
他也“随意”回答,“我们会探讨,看那个比较好,或者两个同时进行。。。”
我听了简直要吐血!

试想想,你投票后,
走到一个柜台,
“小姐,你要点墨,还是scan finger print?”

这样的选委会,
我真得要说,我对他们彻底失望。
他们连“假扮中立”都不会。

会特意写这篇感想,
是因为觉得很“感慨”,
看他讲是一回事,读新闻又是另一种感觉。
要说记者写错了吗?又不是。
可能要怪记者文笔太好,竟然将如此“saiko”的话,
写成了堂堂一个主席推动改革的宣言,
而且有的还上头版。

我从友人面子书的帖子看见类似
“bersih成功推动选委会改革”的感言,
要跟大家说,
如果你在现场,
你就会感觉到,
他真的是“在up”罢了,
千万不要认真听。









Wednesday, February 2, 2011

新年数来宝2011

恩怡自创数来宝,一年一首不会少。
但是今年忘记了,还好欣怡向我要。
想想今年真是糟,东西起价钱变小。
纳吉短讯更好笑,一个大马骗选票。
我的家人更烦恼,淹水制水一起到,
新年不能到处跑,只好在家火气冒。
虽然现况很糟糕,还是祝你财运高,
求求大家行行好,来年快让国阵倒!

*哎哟,差点就忘记了,还好欣怡传简讯问我,不然忘了我一年一度的数来宝呢!

Tuesday, December 14, 2010

第二次到台湾

2007年,我第一次抵达台湾,当时背负着神圣的任务,全程投入辩论,势要夺冠。依稀记得十几天的旅程,有百分之九十都呆在世新大学里,连群英宴我都没去!(注:当时第二天我当主辩,萧大教练用软势力“逼”我留在宿舍背稿,而他也留在宿舍陪我。不知是陪我还是“监督”我。=P

所以从那时起,就告诉台湾,我会回来的!不过,即便马大有机会第二次出征到台湾比赛,我都无法圆梦,原因无他,钱不够用!(当然,我也未必有资格带队... ...)

省吃俭用多年,台湾旅游热潮都掀了几番,人人都四处背包旅行,而我终于在时隔3年后,才正式完成给自己许下的承诺。

我告诉自己:我是来弥补当初的遗憾的!所以... ...


我不再住连床褥都没有的宿舍,



我住在西门町!



2007年每天呆在课室里,



现在每天穿梭在城市间。



2007年它还叫“大中至正”,



如今叫做“自由广场”。



2007年中正纪念馆在装修,我连进都没进去。



如今我和蒋介石拍照、



看士兵步操、



还看日本漫画展!



当初匆匆走过的台北动物园,



现在有了熊猫。



然后看了无数的花朵,(士林官邸菊花展)



还有花博。


不过还是有遗憾的... ...


二二八纪念馆竟然... ...



装修!

Sunday, September 26, 2010

我是冠军,哈哈!



我知道这很好笑,但是你们先别笑嘛。。。
在这里做老师真的很不简单,出张memo给你就说要派老师去歌唱比赛。。。
于是我就这样被摆上台。。。
然后就拿了第一名,哈哈哈哈哈哈!
很好笑hor。。。

第一名有奖杯一座,和200块钱,
当作拿OT啦~

Sunday, July 4, 2010

赞成慕尤丁:一定要有反对党思维


最近惹上反华争议的副首相慕尤丁日前于巫统班台谷区部会议上呼吁当地代表,要有反对党思维,随时准备做出牺牲,才能重夺巫统在308大选所失去的议席。“我们必须像反对党,如果你认为自己是政府,那么你就是政府,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反对党,那么你就愿意随时牺牲并勇于面对挑战。”

此外,慕尤丁也强调,巫统必须采取积极行动,回到草根去说服选民,因为民联正通过网络散播许多谎言玷污巫统,使人民对巫统失去信心。

慕尤丁这番苦口婆心的劝告,可说是对一半,错一半。巫统的确应该为下一届大选下野做好准备,随时接受人民的唾弃,毕竟马来西亚在国阵执政50年来的江河日下,也的确是时候让国阵当当反对党。

而且慕尤丁在言论中也已经不由自主地承认了,拥有反对党思维,才懂得为人民牺牲,这也间接承认了我国反对党为民奉献的精神,否则副首相又怎么会呼吁党员们向反对党看齐呢?其实慕尤丁本身也知道,在我国成为在野党,实在没什么好处,为民请愿的反对党必须随时面对执法单位的问话、调查、甚至是扣留,而且在参与请愿活动中被水泡车和催泪弹镇压更是司空见惯。所以唯有像反对党,你才懂得怎样接受和面对眼前的挑战。

所以,巫统领袖和党员们,的确应该听从副首相的劝告,用对抗恶势力的反对党思维,来服务人民,才不至于沦落为争权夺利,或为了获颁发政府工程、党政不分的滥权贪官。

不过,慕尤丁认为民联通过网络欺骗选民的说法则大错特错。殊不知网络虽充斥着真真假假的资讯消息,真理终究可以驳倒谬论。就比如当初的内政部“内安法令民调”造假事件,最终仍然可以通过网络揭发来告知网民民调激增的可疑之处。所以就算该民调显示有大部分人支持保留内安法令,却无法改变人民要废除内安法令的决心。

而且要不是网络这玩意儿,我们又怎么可能通过平面媒体,揭发和监督政府的胡来?就是通过网络,反对党才可以拿着成功集团通知大马交易所的收购建议书,迫使政府解释本身毫不透明的施政方式。就是通过网络,我们才得知原来发布两份截然不同宣誓书的私家侦探巴拉另有苦衷。

所以慕尤丁认为有人正散播着谣言污蔑巫统,真是自欺欺人。慕尤丁本身作为我国政府第二把交椅人物,反而应该尽快通过合法合理手段,解决种种被网络揭发的施政不公。

*此稿也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

Sunday, June 27, 2010

好一部赌球闹剧


细细回味我国赌球合法化这个课题的演变,真不得不说它和港剧的高潮迭起不相上下,剧中人物的情绪与立场转变让人出乎意料,实在满足了观众追看剧情的基本欲望。

首先,在世界杯开打前就已有消息传出,我国著名企业大亨陈志远将赶上世界杯热潮,让大马子民有机会合法赌球。而这项传闻也在5月12日获得证实,成功集团当时声称将收购重新获颁发赌球执照的爱胜阁公司的70%股权,成为大马唯一拥有赌球执照的集团。

此后,反对声连连,除了在野党声讨政府不曾咨询国会下议院就仓促通过赌球合法化之外,许多非政府组织也和在野党联手成立“人民反赌球运动”(Gerakan Rakyat Membantah Judi)准备和政府在这项课题上展开战役。

这项运动获得了民联政府全力支持,雪州八打灵再也和槟城更成了首个全面禁止赌球活动的地方政府和州属。吉打和雪兰莪也紧随在后,势必和中央政府抗衡到底。中央政府在消息公布后的首2个星期里,还对这项反赌球运动不闻不问,只有区区一个马华雪州公共投诉局主任汤木,促请民联不要立下州政府和中央政府搞对抗的先例。而成功集团主席陈志远也在6月5日宣布将捐出5.25亿令吉,来舒缓反对赌球合法化的声浪,不过同样不讨好。

一直到6月8日,赌球合法化消息传出的大概1个月后,首相纳吉才表示,原来政府不曾发出赌球执照,一切尚在收集意见中。财政部副部长林祥才也呼应首相的说法,表示政府仅是发出“批准信”而已。

剧情就在这里急转直下,陈志远也开始看着煮熟的鸭子快要飞走了。本来只是赞成与反对的争论,开始涉及金钱的亏损。首相这么一讲,成功集团的股价立即狂泻19%,持股的民众看来也只能喊冤。

成功集团是否涉及发放假消息,误导投资者?赌球执照到底发了没?这就是该剧中悬疑之处。

正当观众还在思考政府要如何诠释和包装赌球合法化来说服群众接受赌球合法化时,前首相马哈迪和马华也加入战围,力挺赌球合法有助抑制地下赌球运动。新闻、通讯及文化部长莱士雅丁更声称赌球合法等于承认非回教徒权益。
而另一边厢,柔州和砂州巫统却出乎意料地和国阵政府唱反调,表示反对赌球。到底赞成还是反对,观众此时还是一头雾水。

终于在6月25日的巫统最高理事会上,纳吉宣布巫统议决取消发放赌球执照。在马来西亚,巫统等于政府,政府等于巫统,它们党政不分,反正最终大结局显示政府已经无限期展延发出赌球执照。

结局一出,大家终于松了口气,闹剧终于看完了。不过,谁说不会有下集呢?毕竟,陈志远那一单还没有解释清楚呢?

*此稿也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

Wednesday, June 9, 2010

如果宣誓就任的是再益


在过去两场补选中胜出的两名候选人,即诗巫国会议员黄和联以及乌鲁雪兰莪国会议员卡马拉纳登,终于在本月7日走马上任。对于民主行动党砂拉越主席黄和联首次踏足国会,民联议员可说是势气大增,毕竟能在身为国阵“定期存款”的东马取得胜利,诗巫奇迹依然令人津津乐道。这也就是为什么当黄和联在议长班迪卡阿敏前宣誓时,民联议员都感到兴奋无比,纷纷拍打桌子示意支持黄和联。

反观较黄和联早一步宣誓的卡马拉纳登,就没有获得国阵议员多大的支持。这也再一次证明了把卡马拉纳登送进国会,根本就是多余。如果当场宣誓的是公正党乌雪候选人再益依布拉欣的话,我想此次国会复会将更具意义。

首先,至少再益不会如卡马拉纳登那般“失礼”,连到国会的穿着都会出问题。稍有留意的人都会发现,针对卡马拉纳登宣誓出任国会议员的主要新闻,都围绕在卡马拉纳登花了400令吉,在国会买了件大衣。这和黄和联首日到国会即表明自己已经提呈多项于补选期间承诺争取的权益课题相比之下,实在是有点丢脸。

其实早在乌雪补选期间,卡马拉纳登因为不熟悉国内政治而频频说错话,就早已让人发现,这个因为乌雪巫统反对让国大党署理主席巴拉尼维出征补选,而以黑马姿态成为候选人的新兵,实在不适宜成为人民代议士。他不止在补选期间,因为发表“我们都是土著权威组织”以及“多数人已经忘记兴权会”等言论而让对手捉紧痛脚,直到补选后期,对手对他发出的多项指控,如:他是否属于和丰幽灵选民,他也无法回应,仅能以“我想专注选举… …不想评论”来回应媒体。而在拜票过程中,他也被叮嘱“多握手,少说话”。这样的人民代议士,除了让乌雪人民在补选前后获得大量政治糖果之外,往后还能做些什么实质改革,实在令人怀疑。

而如果当初乌雪人民可以将再益送进国会,那么一切将大不同了。再益政治立场鲜明,拥有丰富的从政经验。如果7日首先宣誓的是再益,可想而知他必然将继续在国会里。捍卫原有废除内安法令的立场,也懂得如何对抗巫统,刺破“一个马来西亚”谎言,不分种族地为乌雪人民进一步解决土地问题。

虽然事与愿违,事实终究是卡马拉纳登成功以“小刀锯大树”的姿态,打败了再益,并以1725张多数票成为乌雪国会议员。但是不管左看右看,卡马拉纳登仍然是把“钝刀”,因为真正砍掉再益让他败选的,是国阵肮脏的竞选手段以及银弹攻势,卡马拉纳登无论如何都只能说是搭上了幸运的列车,渔翁得利而已。

*此稿也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